加载中...请稍后..

健康养老行业深度研究报告(下)

发布日期:
2018-04-27
浏览量:
69710

老年大学

老年大学具有重要办学意义,潜在市场巨大 。首先有利于老年人社会交往的扩大与集体生活的重建。老年同样需要社会交往,老年大学可以使得兴趣相投的老年人得以聚集起来,构建一个同龄群体,从而扩大了老年人的社会交往。对于老年人的继续社会化无疑具有重要的作用。老年大学还有利于家庭的融洽与社区的和谐以及国家人力资源的持续供给。

我国老年大学在09年有40161所,10年达到49289所,11年又降至42991所,在校人数2010年587万,2011年495万。在2010年老年大学有着较大的增长,但是11年有所下降,原因在于缺少政策规范支持,社会重视不够,民办老年大学资金不足等多方面因素。



老年人口基数庞大,且养老和医疗保障逐渐完善,受到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和企业年金惠及的人数逐年增长。老年人自身对精神层面,交际交流,自身学习的巨大需求,多因素将驱动老年大学产业的巨大发展。

国际上老年大学存在多种模式,英法模式、美国模式以及日本模式等。



国内,虽然存在众多的老年大学,但是并没有形成较为稳定的运营以及办学模式,老年大学运营目前还停留在公益性质,也没有形成可作为行业示范类的盈利模式。



虽然老年大学近几年有一定的发展,但是问题也凸显,比如,供需矛盾突出,设施简陋、人才匮乏。



老年人电子产品

随着新时代的到来,老龄电子产品市场上,旧观念(公益+投入大+回报少)逐渐被新观念(潜力巨大)所替代,老年人电子产品即将步入发展的快车道。目前的现状是鲜有商家开发此细分老年人市场,高科技、新产品几乎放弃这块。

随着退休体制的完善,退休老人的收入正在增加,购买力增强以及年轻人孝敬老人电子产品。自身的观念从过去的单一储蓄逐渐向改善生活质量转变。政府出台了多项针对老年人的社会保证政策,这些将催生出巨大的市场。

以中国老年人总数为2亿人计算,空巢老年人家庭家电每5-10年需要更换一次, 每个家庭再次购买家电的预算为2万元,保守估计仅城镇空巢老年人家庭每年产生的家电需求规模就超过600亿元。光家电一项就存在如此巨大的市场,整个老年人电子产品市场窥一斑而见全豹。



老年电子产品市场,必须符合老年人特点。以家电为例,真正符合老年人需求的家电,除了应具备检疫操作、大字体、更清晰等特点之外,还要符合当今时代老年人的生理及心理特点。



市面上已经有些公司认识到这个问题,开始针对老年人消费特点和使用习惯开发设计的电子产品或者操作系统。

老年金融

以房养老

随着人口老龄化,推进以房养老能够减轻个人与国家养老负担,推进市场发展,刺激消费需求,从而维持社会稳定,所以国家要大力发展。我国也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文件来推动以房养老发展。



以房养老能够成功实施的前提是老年人拥有产权独立的住房,金融机构运作资金来源充足,房地产二级市场活跃。2005年城镇住房私有率为81. 62%,东、中、西部地区为别为82. 58%, 79.69%和81. 93%,到2008年我国居民住房自有化率达到87. 8%,这一数字超过了许多发达国家。

近年来,我国房地产二级市场交易量一直保持60%以上的增长速度。2012年与2011年相比,北京、上海、深圳、杭州等一线国内城市的二手房成交量同比增幅超过200%。房地产二级市场增长潜力巨大,发展空间广阔,逐渐走向成熟。我国存在以房养老成功实施的条件。



保险版以房养老,即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从去年7月开始试点至今已过去8个月,但目前市场上还没有正式推出过一款产品。

按照在整个以房养老过程中是否有组织参与的原则,可以将国内以房养老模式分为自发性以房养老和有组织性的以房养老。



目前,我国主要的“以房养老”模式包括北京、上海、南京、杭州模式但总体效果不理想,涉水以房养老业务的老年人比较少见。北京模式是“养老房屋银行”, 上海模式是“以房自助养老”, 南京模式是“租售换养”,杭州模式是“多项选择”。



国外以房养老模式比较成熟,以美国为例,住房反向抵押贷款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形成了三种不同的主要模式。



住房反向抵押贷款运作方式复杂,对我国目前的金融市场等方面都是个巨大考验。



老相关保险

截止2013年,我国基本养老保险资产GDP占比为5%,企业年金占比为1.1%,相比发达国家而言,我国的养老资产严重不足。同时,社会基本养老保险替代率低以及保障水平不够充分,为商业保险领域发展留下较大发展空间。

从太平、平安、国寿、长江、泰康5公司总体情况看,企业年金、受托管理资产逐年稳步增长,养老保险业务未来三十年将迎来人口的加速老龄化,建立统一的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制度,是十八大“全面建成覆盖城乡居民的社会保障体系”目标的重要举措,对改善民生,拉动消费具有重要意义。近几年来,国家对养老保险行业相关的扶持和指引政策相继出台,将成为商业养老保险领域的催化剂。



从太平、平安、国寿、长江、泰康5公司总体情况看,企业年金、受托管理资产逐年稳步增长,养老保险市场值得期待。



国内建立了国际普遍采用的三大支柱养老保障体系,包括强制性的社会基本养老保险、商业补充性的企业年金和个人年金。其中商业年金保险在各种因素促进下,是未来发展的重点。

各大保险公司都有相应的商业养老险,基本能分为四类,传统商业养老险,分红型养老险,万能型寿险,投资连结险。各公司产品之间的同质化程度较高,虽然在具体条款方面存在不同,但是总体差别不大。



我国商业养老保险市场上存在险种单一,产品同质性强,商业养老保险专业化程度低。



相关标的推荐

中国平安(601318):投资170亿元打造“桐乡平安养生养老综合服务社区”,未来将在环渤海、长三角、珠三角、西南部、海南岛等五个地区规划养生养老地产项目。

新华保险(601336):养老产业为重点布局领域之一,目前已有三个养老社区项目处于建设或规划中,待运营试点后,或有更大规模投资计划。

家政护理及其他服务

家政服务

近年来,我国十分重视第三产业发展,出台了支持家政服务、家庭服务业等第三产业发展的政策措施。



中国经济正式迈入“服务化”时代,意味着中国经济由工业主导向服务业主导加快转变,服务业将成为新常态下中国经济增长的新动力。其中家政服务业对促进消费、拉动内需具有重要作用,老年人对家政服务业具有巨大刚性需求,家政服务业将成为重要的增长点。



居民服务业投资额逐步增加,虽然增速放缓,也是由于我国从工业主导向服务业主导程度加深,边际效应递减所致。

截止2012年,家政服务业中已有近60万家企业、网点和连锁店,近2000万人在该行业就业,全国家政服务业的年营业额达到1600亿元。家政服务业中的就业总人数,仅次于安排农民工就业的建筑业。从业人员主要为女性。



我国家政行业简单可分为3种经营模式,员工制、会员制、中介制。



家政服务按内容可分为三个层次:一种是初级的”简单劳务型”服务,如煮饭、洗衣等;第二种是中级的”知识技能型”服务,如护理、营养等;第三种是高级的”专家管理型”服务,如高级管家的家务管理、社交娱乐的安排等。不同层次服务的多元化、专业化,给家政服务业带来广阔的发展空间。



政策方面,由于各地人民的生活理念、观念、习惯的碰撞,给家政人员很大压力,所以对外来家政工的管理、保护就更迫切,各地都出台了一些家政服务业政策。



家政服务业现状,概括起来,可以用“散、少、弱”三个字来体现。“散”即家政服务机构日趋散乱,“少”即从事家政服务业的人员偏少,“弱”即从事家政服务的人员素质偏低。由于我国家政服务业起步晚,发展不够完善,当前市场存在问题较多。



殡葬服务

据统计,截至2013年底,全国共有殡葬服务机构4382个,比上年增加26个,其中殡仪馆1784个,殡葬管理机构1063个,民政部门管理的公墓1506个。殡葬服务机构职工共有8.1万人,其中殡仪馆职工4.6万人。火化炉5743台,火化遗体468.9万具,火化率48.2%。

近几年,殡葬服务机构及职工数都有着一定的增长,相信随着殡仪服务市场进一步的放开,直接或间接从事殡仪服务的企业和从业人员队伍还将继续壮大。



作为养老环节的终点,生老病死最后一环,殡葬关系重大,殡葬行业是个潜在的投资热点。丧礼与安葬地是否“体面”,事关死者尊严,更关乎子女的现有地位和能力以及孝道,约有九成的民众还存在“入土为安”、“人死为大”的观念。人口数量增长及老龄化趋势加速死亡人数增加、火化率较为稳定,个人收入稳定增长以及人们殡葬意识的改变助推殡葬行业较快发展。



我国从1949年至今殡葬行业经历了4个阶段,从公墓公葬阶段到现在的新发展阶段。



殡葬行业产业链的中上端是殡仪馆,也是主要的市场份额占有者。产业链的中下端为墓地市场。附属产业和相关行业包括:造纸印刷、交通运输等11大行业。



虽然殡葬业伴随着养老产业的发展具有巨大发展潜力,但该行业也存在很多问题:运行成本高昂,基本殡葬盈利水平有限,行业不规范等。



我国养老产业链的痛点

居家养老健康管理信息化

居家养老非常强调信息化管理,对于老年人健康状况的监测是居家养老的难点也是重点。健康管理的信息化是远程医疗的基础,老者在家中定期通过监测仪器将自己的健康数据通过网络或移动设备上传至社区或企业的管理中心,在那里有专门的平台储存和分析老者的健康状况,并由医生做出相应诊断。老者的心血管系统、血糖、血压、病史及用药史等指标都会通过该渠道在管理中心建立个人健康档案,从而为服务中心提醒老年人就医、服药等提供数据支持。同时在出现紧急状况需要急救时,也可以第一时间调取健康档案,给予最及时合理的救护服务。但该系统的建立也同样需要重视隐私信息安全及这类信息科学合规的使用。



在我国居家养老是养老的主要模式,而目前现实情况是可用来监测老年人健康状况的家用医疗器械普及率非常低,更没有实现数据上线汇集,健康管理的模式更多停留在通过社区门诊或医院体检获得健康数据,这样的方式不仅缺乏便利性,也不能及时发现病情并建立起健康档案进行长期跟踪。

医养结合不充分

养老地产缺乏医疗资源:目前我国没有专门的大型综合性医护服务提供商,很多养老地产缺乏专业的养老照护团队支持,或者自建仅能提供简单日常生活照顾的服务团队,这并不能满足老年人的医疗照护需求。以万科进军养老地产领域的首个项目“万科幸福汇”为例,其开盘去化率达83%,虽然引入了亲和源等专业养老服务机构,但仍未解决医疗护理服务的来源问题,缺乏医疗资源是当下很多养老地产面临的难点。

居家养老缺乏一体化的远程医养提供商:9073模式决定了居家养老是国内养老的主体形式,即使是养老产业走在前列的江苏和广东都缺少能汇集居家老人健康信息、进行健康管理的远程医养提供商。目前做的较为成功的安康通虽然有15万收费用户,也仅仅提供了紧急呼叫服务,并不能像Natali一样收集客户健康数据,由医生在后台监控给出提醒服务并上门照护。

中医养老是我国养老产业一大待挖掘特色:我国中医养护理念已成为国人养生理念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医“不治已病,治未病”的病前干预也非常符合养老的产业特点。尤其是对糖尿病、高血压、高血脂、腰颈椎病等老年病都有很好的养护方法,无论从膳食、理疗、汤药膏药的调养方面都能给予养老指导,相信未来中医养老将很受中老年人的欢迎。

专业化护工缺乏

如前所述,2013年我国失能老人(包括半失能)数量达到4200万人,失能老人与护工比在6:1-10:1之间,而养老护理员不到百万,缺口在300万至600万人。而且多数护工来自农村或经济不发达地区,文化程度和综合素质较低,具备高素质的专业化护理人员极度缺乏。虽然国家已开始规范护工行业,但是人才输出量始终不能满足日益增长的养老需求。

养老院入住率低

地理位置决定入住率。目前我国养老机院不是按养老院分类、性质补贴,而是按老人补,这使得老人用脚投票,地理位置比较偏的和设施不够好的,床位空置率很高达到40%-50%。而位于主城,附带医疗资源的公办养老院床位紧俏,床位入住率达到120%-150%。

民营养老院硬件落后,服务质量达不到接纳失能老人水平。标准的养老院建设不仅需要配套的疗养床、多功能便池、助行器等生活器械,还需要有专业的护理人员对失能老人进行24小时的照护服务。以上海市2012年公办和民办新增养老床位为例,公办新增床位2023张,耗资80809万元;民办新增床位3132张,耗资34858万元。平均公办和民办的养老床位成本分别为39万和11万元。民办养老院资金投入水平显然不如公办养老院,硬件设施和服务水平都无法与公办养老院相比,这便出现国内多数民办养老院不愿接受失能老人入住的现象。而恰恰是失能老人才需要入住养老院,能自理的老人更多会选择居家养老。这导致民办养老院出现入住率低,无法盈利的局面(能自理的老人由于提供的服务有限,对民办养老院来说是不赚钱的)。

缺乏长期照护险,老年人负担能力低

目前市场上老人普遍能接受的养老院入住收费在2000元/月以下,而实际上养老院照护一位失能老人的成本在4000-5000元,这导致了供需之间的矛盾。养老刚需现实存在,而老人由于支付能力有限无法负担标准的养老服务,大部分养老机构因为固定成本高无法实现盈利最终倒闭。日本在上世纪也遇到同样的问题,为此国家推行护理保险制度解决了这一问题。在日本个人只需要支付养老服务费用的10%,其他部分由保险公司负担。日本国民在45岁起开始缴纳养老护理保险,年满65岁起可以“免费”享受养老服务,这大大提高了老年人的支付能力。我国缺乏类似的养老护理险种,是未来亟待解决的支付环节问题。



养老产业相关推荐标的

目前国内养老产业具有代表性的标的集中于医药、地产、金融、计算机、金融等领域,我们筛选了相关的标的工投资者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