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请稍后..

中国银行业分析报告

发布日期:
2018-06-11
浏览量:
62041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越来越多的负面词汇开始围绕着银行:不良率攀升,业务创新不足,大幅的裁员、降薪、甚至高管出走都引起了业内人士不小的恐慌与危机感。

自3月份以来,已经有16家中资行被国际评级机构下调了评级展望,1家银行评级遭遇降级。

中资行如此大规模地被下调评级展望,显示了国际评级机构对于中国银行(3.870, -0.01, -0.26%)业的悲观情绪。评级公司均是在确认长期和短期评级的同时调整了评级展望,评级行为可以理解为:向关注评级的市场参与者提示相关机构的信用状况目前没有发生变化,但是未来一段时间内可能会发生变动。此外,评级展望的调整只是表明了国际评级公司的自身看法,对商业银行业务经营的影响相对有限,不必反应过度。

截至8月31日,A股25家上市银行2017年中报出炉完毕。中报数据显示,上半年25家上市银行合计实现营业收入19612亿元,实现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归母净利润”)7746亿元(平均日赚逾43亿元),同比增加近363亿元,增长4.92%。与此同时,25家上市银行合计实现利息收入25447亿元,同比增加接近1587亿元。目前来看,银行业盈利回升态势已经较为明确


一、2016年中国银行业概况

截至2016年底,我国银行业金融机构包括1家国家开发银行、2家政策性银行、5家大型商业银行、12家股份制商业银行、134家城市商业银行、8家民营银行、1114家农村商业银行、40家农村合作银行、1,125家农村信用社、1家邮政储蓄银行、4家金融资产管理公司、39家外资法人金融机构、1家中德住房储蓄银行、68家信托公司、236家企业集团财务公司、56家金融租赁公司、5家货币经纪公司、25家汽车金融公司、18家消费金融公司、1443家村镇银行、13家贷款公司以及48家农村资金互助社。截至2016年底,我国银行业金融机构共有法人机构4398家,从业人员409万人。

1、不同类新银行业机构

2016年不同类型银行业金融机构在总资产、总负债、所有者权益、税后利润、从业人员数和法人机构数等6个方面占总数的对比情况,详见下表:


(1)政策性银行及国家开发银行

两家政策性银行:包括中国进出口银行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

和一般商业银行比,政策性银行有国家信用的隐形支持,融资来源主要依靠债券市场发行政策性金融债,债券的风险权重为0,也就是银行购买政策性金融债不占用资本。


一家国家开发银行:国家开发银行(以下简称“国开行”)于1994年3月17日正式成立,由财政部拨款500亿元人民币作为注册资本金,其业务受中国人民银行监督。根据不同时期变更的经营范围,国开行发展可以划分为以下四个阶段:

· 政策性银行模式运行阶段(1994-1998年)

· 探索开发性金融模式阶段(1998-2008年)

· 商业化改革阶段(2008-2013年)

· “三步走”实现开发性金融机构定位(2013年至今)

2017年9月15日,银监会颁布《国家开发银行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明确国开行以开发性业务为主,辅以商业性业务,同时不得与商业性金融机构进行不正当竞争。

关于国开行发展历史的更多理解和《国家开发银行监督管理办法》内容的解读,详情参见法询金融此前《终于!国开行监管办法征求意见稿下发:定位以开发性业务为主,辅以商业性业务》一文。

需要注意的是,尽管国开行在09年1月1日已经转制成普通商业银行,但一直以来仍然被认为是政策性银行,尤其是其发行债券的风险权重,银监会官方确认为0;此后住宅金融事业部成立,承载着政府保障房任务和央行PSL的直接支持。



(2)国有大型商业银行

包括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农业银行和交通银行。从上表中不难发现,国有大型商业银行总资产占据银行业资产总量的40%左右。

从银监会监管设置上看,5家大型商业银行监管归属为银监会国有银行监管部,总体监管指标更加严格,比如资本充足率按照系统重要性银行额外增加1个百分比资本要求。

从股权机构上看,财政部与汇金公司以绝对优势控制了工农中建交五大国有大型商业银行。由于中央汇金与财政部为一致行动人,因此中央政府通过财政部控制着中国金融业的半壁江山。

而从人事控制权上看,银监会对国有大型商业银行人事任免有重要的影响。


(3)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

包括招商银行、中信银行、光大银行、华夏银行、浦发银行、兴业银行、民生银行、平安银行、广发银行、恒丰银行、渤海银行和浙商银行;多数在A股上市。股份制银行成为近年来同业和理财创新业务的领头羊,同时在互联网金融以及直销银行层面再次成为市场的领军力量。


(4)城市商业银行

北京银行、上海银行、南京银行、宁波银行、杭州银行、江苏银行和贵阳银行等7家已经在A股上市,哈尔滨银行、徽商银行、盛京银行、郑州银行、重庆银行、锦州银行、青岛银行和天津银行等8家已经在香港上市。不少城商行的总资产规模都超过了1万亿,甚至超越了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中的部分银行。

城商行主要改造自城市信用社,目前已经转型结束。城商行的监管规则在行政准入层面基本和股份制和国有大行一致,都适用《中资商业银行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银监会专设城商行部,监管包括民营银行和城商行在内的银行机构。

关于异地扩张方面,在2011年以前,部分城商行可以通过设立省外机构实现资产规模的扩张和业绩的提升,2011年以后,城商行不能跨省经营,这是限制其发展最大的约束,目前多数采取营销中心或同业中心的形式进行有限的异地客户维护或同业交流。


(5)农村商业银行

根据各银行2016年年报,重庆农商行、北京农商行、上海农商行、成都农商行和广州农商行等农商行总资产规模已经在5000-8000亿规模区间,青岛农商行与青岛银行、东莞农商行与东莞银行、广州农商行与广州银行等都是农商行总规模甚至超越当地城商行。

上市方面,江阴银行、张家港银行、无锡银行、常熟银行和吴江银行等5家银行已经在A股上市,而九台农商行、广州农商行和重庆农商行等3家农商行在港股上市。

相对而言,农商行资产规模普遍较低,受到的监管约束也最严格,比如将监管评级和能否投资非标以及各类资管计划挂钩,也只有农商行受到这样的约束。

此外农商行另一个中国特色的经营管理是省联社的强势管理模式。以下几种情况除外:

· 北京、上海、天津和重庆等几个直辖市的农商行已经基本实现了全辖区的合并整合,省联社转化为统一的农商行法人经营主体。

· 省联社整体转型农商行,但这种模式相对比较少,唯一采用这一模式的是黄河农商银行。

· 苏州东吴农商行(现并入苏州银行):并入城商行,脱离省农信系统,不受省联社管理

· 深圳农村信用社经银监会和广东省政府批准从广东省农村信用社体系中单列出来,独立改制组建深圳农村商业银行,不受省联社管理。但由于深圳是经济特区,经济政治地位较高,这种方法在全国不具有推广性。

除以上几种情况外,大部分省份农商行仍然是法人公司治理和省联社强势管理权并存。

省联社是2003年农信社管理体制改革的产物,农信社管理权由中央下放给省级政府,各省成立农信社省联社履行对农信社的行业管理职能,即省联社是后天通过行政力量改革生成的机制。各基层行、社出资设立省联社,由省联社来管理自己,作为股东的基层行、社不仅要向省联社上交管理费,还得让渡属于自己的管理自主权,比如人事管理、信贷管理、财务分配等多项权力。

近几年来,省联社和部分农商行的矛盾不断升级,例如,2016年,江苏省联社提名的常熟银行副行长人选,被该行超2/3董事联袂否决;2017年1月15日,安徽省联社和安徽桐城农商行在人事任免上同样矛盾不断。关于未来省联社的功能定位以及农商行相互之间有抱团取暖值得我们进一步探讨。


二、银行业主要指标资产负债总量

截至2016年底,银行业金融机构资产总额232.3万亿元,比年初增加33万亿元,同比增长15.8%,增速比上年同期增长0.1个百分点;负债总额214.8万亿元,比年初增加30.7万亿元,同比增长16%,增速比上年同期增长近1个百分点。从机构类型看,资产规模较大的依次为: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农村中小金融机构和城市商业银行,占银行业金融机构的份额分别为37.3%、18.7%、12.9%和12.2%。

1、存贷款情况

存贷款实现稳步增长。截至2016年底,银行业金融机构本外币各项存款余额155.52万亿元,比年初增加15.74万亿元,同比增长11.27%。其中,储蓄存款余额52.2万亿元,比年初增加3.48万亿元。本外币各项贷款余额112.06万亿元,比年初增加12.71万亿元,同比增长12.79%。其中,短期贷款余额37.1万亿元,比年初增加1.2万亿元;中长期贷款余额63.4万亿元,比年初增加9.6万亿元。

通过银行业金融机构存贷款和资产负债数据比较,我们不难得出:资产端方面,2011年-2016年期间,银行业贷款占其总资产的比重也不断下降。这和过去几年银行不断加大同业投资的投资力度,规避央行信贷额度管理以及规避部分银监会监管政策高度相关。但从2017年三三四检查开始,趋势开始扭转,根据2017年社会融资比例的数据看,贷款占总资产的比例有望提高。


2、资本充足率

自2013年起,我国商业银行开始正式执行《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截至2016年底,商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8%,较2015年年底下降0.11个百分点;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1.2%,较2015年年底上升0.11个百分点;资本充足率为13.3%,较2015年下降0.15个百分点。

从2013年以来的资本充足率变化趋势来看,银行业的资本充足率呈现上升的趋势。另外,在2012年6月和11月,中国银监会分别颁布《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及其过渡期的安排,对银行多项监管指标做出了相关安排。其中,关于资本充足率过渡期的安排具体如下表所示:

从这一数据来看,银行业平均资本充足率目前已经达标,压力相对较小。


3、资产质量

截至2016年底,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余额2.2万亿元,比年初增加2311亿元,较上年少增2978亿元;不良贷款率1.91%,比年初降低0.02个百分点。其中,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1.51万亿元,较2015年年底增加2378.3亿元;不良贷款率1.7%,基本与去年年底持平。但实际不良率存在低估,主要是不良资产的代持和隐藏仍然较为常见。尤其很多同业投资和表外理财的资产出现逾期,未来逐步通过表内消化增加不良处置压力。

另外,关于不良贷款和不良率的机构、行业和趋于分布具体见第二部分的附表10、11和12。


4、风险抵补能力

截至2016年底,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金余额2.7万亿元,拨备覆盖率176.4%,基本保持稳定;贷款波备率3.1%,比年初上升0.05个百分点。从机构类型来看,大型商业银行拨备覆盖率162.6%,股份制商业银行170.4%,城市商业银行219.9%,农村商业银行199.1%,外资银行250.2%,均符合150%的监管要求。

5、净利润

2016年,银行业金融机构实现税后利润2.1万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730亿元,同比增长3.6%;其中,商业银行实现税后利润1.65万亿元,同比增长3.54%。

截至2016年底,银行业金融机构资本回报率12.61%,比去年年底下降1.74个百分点;资产回报率0.96%,较去年年底下降0.1个百分点。商业银行资本回报率13.38%,比去年年底下降1.6个百分点;资产回报率0.98%,比去年年底下降0.12个百分点。


6、流动性

截至2016年底,银行业金融机构流动性比例为49.1%,较年初下降0.2个百分点。商业银行流动性比例47.6%,比年初下降0.5个百分点,流动性保持较高的水平。流动性比例数据在当前笔者认为重要性不强,其衡量的是静态合约层面的流动性,不考虑部分交易性资产,也不考虑部分压力情境下的非预期流出。所以普遍认为LCR流动性覆盖率更加重要(目前仅仅2000亿以上的银行才需要参考)。

银行业金融机构人民币超额备付金率为2.7%,较年初上升0.03各百分点。商业银行人民币超额备付金率为2.3%,比年初上升0.23个百分点。但目前从2017年最近几个季度看,备付率大幅度下降,都在1.65%水平。注意备付率是银监会的统计口径,是(存放银行超额存款准备金+库存现金)/存款余额;一般在分析资金面紧张程度,多数用超额存款准备金率,这个数据今年一季度和二季度都在1.3-1.4%水平。






三、2016年银行业核心数据

           银行业金融机构盈利性情况表(2011-2016年) 单位:百分比

原数据从2007-2016,限于篇幅,只截取近6年记录。


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情况表(2010-2016年) 单位:亿元、百分比


银行业金融机构流动性比例情况表(2011-2016年) 单位:百分比


商业银行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及准备金情况表(2011-2016年) 单位:亿元、百分比

原数据从2007-2016,限于篇幅,只截取近6年记录。


商业银行不良贷款分地区情况表(2016年) 单位:亿元、百分比


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情况表(2013-2016年) 单位:亿元、百分比

注:我国自2013年1月1日起施行《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以下简称“《新办法》”),原《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管理办法》同时废止,因此,自2013年第一季度起,表中披露的资本充足率相关指标调整为按照《新办法》计算的数据结果。

原数据从2010-2016,限于篇幅,只截取近4年记录。


现场检查情况表(2011-2014年) 单位:亿元、家、人、百分比

注:本表含分支机构数据。

原数据从2003-2014,限于篇幅,只截取近4年记录。



现场检查情况表(2015-2016年) 单位:万家、亿元、人、项、万人

注:银监会现场检查局成立后,根据《银行业监督管理法》和《中国银监会行政处罚办法》的有关规定,对原现场检查相关统计指标进行了调整和优化。因此,本表披露的指标和数据均相应地进行了调整。


银行业金融机构法人机构和从业人员情况表(截至2016年底) 单位:人、家


四、金准数据观点

国际评级机构下调

国际评级公司对于中资行的评级下调始于今年3月份。穆迪发布声明称,将中国25家非保险金融机构的评级展望由稳定下调至负面。这25家机构包括3家政策性银行、12家国内商业银行、3家处置不良资产的资产管理公司、3家金融租赁公司、3家证券公司及1家资管机构。

3家政策性银行分别为国家发展银行、农业发展银行和进出口银行。12家商业银行包括中国银行、工商银行(6.050, -0.05, -0.82%)、农业银行(3.680, -0.04, -1.08%)、建设银行(6.950, -0.08, -1.14%)、交通银行(6.160, -0.04, -0.65%)、招商银行(26.610, -0.45, -1.66%)、中信银行(6.100, -0.03, -0.49%)、浦发银行(12.470, -0.11, -0.87%)、光大银行、宁波银行(16.720, -0.11, -0.65%)、上海银行和广发银行。

上述银行的评级展望均由稳定下调为负面。而中国银行、工商银行、农业银行、建设银行的长期信用评级仍为A1,交通银行为A2,其余银行也都维持了长期信用评级。

穆迪对此表示,中国银行体系风险不断累积,主要反映在持续强劲的信贷增长;高且不断增加的杠杆扩大了企业部门受风险冲击的可能性,银行业资产质量的脆弱性也在增加。此外,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在更广泛基础上支持国有企业、金融机构的能力可能会弱于其此前评估,政府或有负债持续增长。此后,穆迪又将上述银行港澳子行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并维持其评级。穆迪解释,这是鉴于穆迪对上述银行的内地母行作出相同评级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