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请稍后..

银行业金融科技转型分析报告(下)

发布日期:
2018-11-25
浏览量:
77419

四、发展建议与前景展望

1、国际经验

以美国市场为例,互联网金融主要面临4个方面的挑战:

第一,金融机构的投资者在做出决策的过程中面对着海量的数据和信息,如何处理这些数据给投资方带来了诸多挑战;

第二,不同机构之间的贷款产品价格,甚至同一机构的不同贷款产品的价格都是不一样的,这些贷款产品的价格甚至是不断变化的,捕捉这种变化并不容易;

第三,如果要在不同的平台上构建不同数量十分巨大的贷款分析模型,就面临着大量的信息的汇总、追踪、监测,跟踪这些数据是非常困难的;

第四,分析和风险评估方面的工具并不总是靠谱,金融机构可以使用自己的工具来评估他们的投资组合和投资的产品,但很多时候他们使用自己的这些工具不能够获得更多的资产信息。

在低效率的背后,传统银行面临的一个主要障碍还是技术。国外的经验是银行与新兴金融科技企业加强合作,通过投资、兼并最终买下技术,或者寻找公司和合伙人以利用其新技术。

现在市场上合作大多是“功能性外包”。有些初创公司并不是提供金融问题的解决方案,而只是简单地在银行的数字平台或者产品上加上了一些功能,给银行带来更好的用户体验。比如Debitize、Digit等公司,都需要连接进银行系统的支票或储蓄账户才能操作。如高盛、摩根大通、花旗银行等均布局金融科技。


对于银行和Fintech公司来说,同类产品的合作方式简单来说有两种:第一种类似于摩根大通和OnDeck的合作,OnDeck不出资,根据每笔成功贷款的金额得到手续费和服务费,同时通过OnDeck的平台对银行的客户进行市场推广。一方面,这种合作方式可以帮助银行针对自己的客户进行差异化定价和产品设计,又不需要重新设计营销平台和服务,节约了成本;另一方面,这笔生意的利润或者亏损也都会记到银行的账上,银行为此要承担一定的风险,没有历史数据给模型的预测带来了难度,同时也可能给银行现有的产品带来侵蚀和冲突。从市场份额和放贷量上来讲,摩根大通达到了自己的目标——2015年中小企业贷款的放贷量上升了16%。

另一种合作的方式如花旗把Lending Club当做一个分销渠道。Lending club出资或者融资通过自己的平台进行放贷,而银行提供自己的客户资源帮助Lending club进行目标市场选择。这种情况下,Lending club自身或者其融资方承担风险,而盈亏不会体现在银行的账面上,但有极高的监管成本。

对银行来说,金融科技实验室也是发展创新业务和颠覆式金融技术的好方法。银行可以花很少的一笔钱来运营这些实验室并且可以用一个很好的价格来购买他们需要的最新技术。根据不同创业公司的业务类型区分,有些的业务模型是合作型的,比如大数据,消息处理,交易优化等。花旗银行去年在美洲地区发起了一个叫做“移动挑战”的项目,如今已经拓展到了全球范围。截止到日前,已经收到了来自全球超过2000个初创公司的申请。那些达到标准的创业公司可以获得花旗银行的帮助从而更好的完善他们的产品并且获得一份现金奖励。来自新加坡的星展银行今年在香港也发布了一个类似项目。在展示日之前,8个创业公司可以获得星展银行提供的办公场地。与此同时,埃森哲也在纽约、伦敦和香港建立了类似的实验室,合作银行包括美国银行、美林、巴克莱银行、瑞士信贷、德意志银行、高盛,汇丰银行、摩根大通和瑞士联合银行。


2、银行转型出路探讨

金融科技想要打造自己的优势需要做到以下几点:强化优越的客户获取模式;坚持低成本的业务模式;充分利用创造性的大数据分析能力;建立针对细分客群的独特价值主张;与现有体系合作共赢;开展充分的监管沟通和风险管控。

而对于银行所面对的挑战,银行无须过分关注金融科技业的个别“挑战者”,而应该更多地聚焦于这些挑战者代表的能力,继而在企业中培养或从外部购买这些对数字化未来至关重要的能力。具体来说,银行需要做到以下几点:全面地强化全行的数字分析和应用能力;根据客户需求整合无缝的客户体验;建立数字化营销能力;构建数字化流程精简成本;迅速应用下一代IT科技能力和开发模式;建立支持数字化变革的组织架构。


面对“金融科技”这个新风口,在借鉴国际实践和国内银行业面临的现实挑战的基础上,我国商业银行的转型之路应该包括几点:

充分利用已有客群优势。在应对金融科技企业的挑战时,传统银行数量庞大、服务稳定的物理网点与电话服务中心的搭配,是很多客户选择金融服务时,不可忽略的一大优势。银行需要把网点的定位从简单的业务办理、产品宣传、标准销售转移到定制化服务、产品研判和针对性销售上来。

重视移动端的投入与建设。银行业务的处理和内部办公的移动化使得移动端已经成为银行与客户互动的重要渠道。虽然开发银行自有的原生App是有效且必须的,但如想与现有客户保持密切联系,还需要借助各种三方平台、网页程序和轻应用。基于对应平台的场景与技术进行开发与适配,才能更好地接触和维护客户。

部署更为敏捷的云技术解决方案。一方面,受益于业务模式的快速变革和规模经营的实际需要,云技术的引入能极大地减轻银行自有 IT 团队的工作压力,使其能抽出更多资源和精力来维护关键的核心系统;另一方面,云技术的应用能使银行将相当多服务于前端销售的流程和功能,集中在同一个生态机制之内,而且能以相对低廉的价格,快速部署使用。银行完全可以采取核心业务私有云,非核心业务公有云的做法,来加快在云技术领域的步伐。之所以要采取混合云搭配的方式,主要是源于金融业对客户数据的高度敏感,以及客观的法规和监管要求的存在。

细分客户群,差异化竞争。针对不同长尾客群的需求,推出对口的产品和服务,使其个性化被规模化满足。国外发展得比较成熟的直销银行提供了一些可借鉴的思路,比如波兰的mBank,将目标客户定位在25~35岁的年轻人,强化客户最核心的银行交易功能。mBank推出储蓄产品、支票账户、按揭贷款、投资产品等四大类产品,致力于以低成本的方式为客户省钱,比如:为客户提供更高的储蓄产品利息,有星巴克、Levis等品牌商户提供的现金返还,更优惠的保险、基金等投资产品,根据交易的历史数据进行客户的贷款预审批等。

投资、孵化、收购金融科技企业。与一些知名的投资机构或金融机构组成联合体,共同投资或持股FinTech企业。对于银行来说,通过资本运作的方式,用好FinTech企业的技术,并通过外部合作的方式来加速银行自身的数字化改造,是一个非常值得借鉴的解决思路。

高层领导的重要性。一家成功的银行,离不开持有明确愿景和强大执行力的董事会成员以及条线高管。他们能清晰且坚定地向自己的管理层和员工,传达银行在FinTech领域的战略和想法;能在收购、投资一家FinTech企业后,妥善地处理好FinTech企业文化与银行现有文化的冲突;能快速、果断地处理业务进行中可能产生的各种风险,并推动银行全身心拥抱这一场全新的技术革命。

组建敏捷化、专业化、项目化团队。尝试轻型化的精干团队来推进特定项目的实施。大型银行虽然可以通过敏捷的小型项目团队,来隔离大型机构的体系弊端,推动自身的数字化改造,但也必须在领导层面给予这些团队足够的支持,并培养、赋予他们接受挑战的能力。

提高线上化的风险管理能力。现阶段国内多数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风控模式更多关注的是静态的风险预判,原因在于中小银行科技水平和风控能力相对较低、数据信息的数量和质量也存在缺陷。金融科技企业可以利用其资源和技术优势,开发基于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风险评估与动态风险监测,向各交易平台输出服务。另一方面,可以帮助金融机构加强跨平台的风险管控能力。通过提供多维度的跨平台交易记录等数据报告,帮助银行交叉核验投融资者的资质与潜在风险状况,降低风控成本和提高效率。

数据开放。第三方支付机构在科技与金融、线上与线下的跨平台性特征,使其积累的行业经验与用户数据更为多维度,可以通过最新的科技手段,对线上、线下的用户行为数据进行跟踪、分析、挖掘,将这些数据同银行的信贷等业务进行对接,便可以创造出新型的融资模式。

形成行业合力,共同探索和摸索行业的发展路径。通过建立银行联盟,实现联盟行间的信息、产品、资金、风控等资源共享,同时能够进行经验借鉴和互通有无,更好地满足客户金融需求,在金融科技浪潮中更好地拓展银行的潜在市场。


五、监管态度

对于金融科技的崛起,监管机构持谨慎态度,同时促进银行和金融科技公司的合作,积极推动大数据、云计算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发展,引导包括数字货币、征信体系等基础设施的搭建,为互联网交易型银行的发展打下技术根基。以维护市场公平秩序、保护金融消费者合法权益和促进金融健康发展为目标,以鼓励创新、防范风险、趋利避害、健康发展为原则,打造互联网交易型银行的新时代。

在中国,金融机构是牌照式监管。从监管的思路和趋势来看,越来越向传统的金融监管靠拢。从互联网金融监管历程来看,随着监管的日趋严格和明朗化,自查、整改的难度加大,各平台“监管套利”现象逐步减少,这对于转型中的传统银行来说是一个利好消息。

在严格风险控制的基调下 国家对金融科技的发展仍是大力支持态度

银监会2016年7月编制《中国银行业信息科技“十三五”发展规划监管指导意见》向社会各界公开征求意见。要求提升信息科技治理机制有效性,促进科技治理、风险管理与内部控制的相互融合;优化信息科技组织架构,建立协同高效的管理体系;创新科技人力资源管理模式,完善激励机制;改进科技规划管理模式,持续优化和完善信息系统架构。

在各金融科技领域也出台了相关文件,包括《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国发〔2015〕50号)《国务院关于促进云计算创新发展培育信息产业新业态的意见》(国发〔2015〕5号)《国务院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国发〔2015〕40号)等等。细分领域的指导思想包括:

深化科技创新,落实“互联网+”行动计划。紧跟新技术发展趋势,加强前瞻性研究,进一步深入开展虚拟化、云计算、大数据、移动互联领域的创新,积极尝试开展量子通信、生物特征识别、虚拟现实、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应用。服务实体经济,大力发展“互联网+普惠金融”。支持开展跨界合作,拓展金融服务场景,建立新的获客与活客模式,积极拓展互联网金融跨境、跨领域、跨行业的服务能力。

推进大数据应用,全面提升数据治理与数据服务能力。稳步拓展线上交易、电商平台、社交网络等互联网数据来源,整合司法、工商、财税等政府部门依法公开的信息,科学吸纳第三方征信机构信息数据,积极扩大信息来源,奠定大数据应用基础。尝试大数据精准扶贫,加强大数据风控,运用大数据更精确地评价客户信用,提升风险决策实时性,运用大数据技术将内控规则嵌入交易流程,更迅速地识别操作风险,预防、发现并及时阻断银行内外部的欺诈行为运用大数据改善银行经营管理,全面了解银行运营情况,及时优化业务流程,提高精细化管理水平,推动业务创新。

稳步开展云计算应用,主动实施架构转型。探索建立银行业金融公共服务行业云,构建私有云与行业云相结合的混合云应用。推动大中型银行云计算相关标准规范的制定,构建包括云基础、云资源、云服务、云安全等领域的云计算综合标准化体系框架,研究制定银行业云计算服务质量、计量、应用迁移,云计算数据中心建设与评估,以及虚拟化数据存储、弹性计算、评估测评等方面标准。逐步推进云计算安全体系建设,建立行业云平台,提升金融技术公共服务能力。此外,还包括加强组织领导、资源保障、评价考核、监管指导等。


金准数据认为,我国监管体系在严格控制风险之下对金融科技的创新保持支持态度对传统银行是有利的。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整合和市场筛选,未来可能会形成相对稳定的互联网金融生态。不同的机构根据各自的专长,经过一段时间的尝试之后,将向更加专业化、合作化的方向发展,这是未来真正意义上可持续发展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