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请稍后..

路透社报告:不看广告的人减少 付费者增加

发布日期:
2018-05-04
浏览量:
79781

    

W020170627441744370244.jpg

    路透社研究所关于数字新闻的年度报告给人们带来了一些惊喜。

  美国最近推选出一位与众不同的总统。与此同时,为了顺应时代潮流,美国人在媒体消费中表现出的一些行为,如果算不上异乎寻常的话,至少与其它国家和地区的民众大相径庭。

  这是在上周四牛津的路透社新闻研究所发表的报告中反复出现的结果之一。路透社研究所的《2017数字新闻报告》对36个国家和地区的70000多人进行了数字新闻消费调查。(今年首次列入报告的国家和地区有:斯洛伐克、克罗地亚、罗马尼亚、台湾、香港、马来西亚、新加坡、阿根廷、智利和墨西哥)。

  该研究包括2017年初的一项舆观网(YouGov)的在线调查,接着是后续跟踪情况,涵盖的主题包括广告拦截、新闻的短信和语音应用,以及新闻分享习惯。路透社今年将关注焦点扩大到人们对新闻的信任和媒体两极分化方面。

  以下是这份报告中最有趣的一些发现:

  广告拦截趋势停滞不前

  2015-2016 年间人们最大的忧虑正在消散(尽管谷歌为Chrome浏览器建立了广告拦截插件,这一担忧可能卷土重来):报告发现,台式电脑的广告拦截插件的增长停滞不前,约占24%左右,“最重要的是,尽管恐惧在业内普遍存在,但没有蔓延到智能手机,只有不到10%(实际为7%)的手机安装了广告拦截插件,或者浏览器默认拦截广告……另一个令人感到欣喜的迹象是已有更多(约为43%)受访者同意在浏览特定的新闻网站时,暂时关闭广告拦截器。”

  而且,12%的人明确表示喜欢看广告。


    Alexa >苹果手表

  尽管处于早期发展阶段,但“亚马逊Echo之类的数字助理正在成为新闻的新平台,在美国和英国的市场份额已经超出了智能手表。”


    美国人仍然喜欢通过社交媒体获取新闻,但其它国家和地区的居民没有那种嗜好

  在美国接受路透社调查的人中,51%的人现在通过社交媒体获取新闻,比2016年增长了5%(大约比2013年翻了一番)。“在美国,三分之二(67%)的社交媒体用户也观看电视新闻,三分之二(66%)的人也访问主流网站或应用。”

  在所有接受调查的国家和地区中,三分之一(33%)18-24岁的人说,社交媒体是他们的主要新闻来源,比浏览在线新闻网站(31%)、电视新闻和印刷报纸(29%)的人数更多。

  尽管如此,“在美国和英国以外,利用社交媒体获取新闻的人口增速似乎正在趋于平稳。在大多数经济增长已经停止的国家和地区,例如葡萄牙(-4)、意大利(- 5)、澳大利亚(- 6)和巴西(- 6),增速都出现了明显的下降。”


    此外,在过去两年中,大多数国家和地区社交网络中的新闻分享和评论数量要么下降,要么持平。(一个例外是美国,两种数据都有所上升。)

  为什么会这样,特别是“戏剧性新闻俯拾皆是”的大背景下?这可能是由于在其它国家和地区,人们更多地增加消息应用程序。

  WhatsApp?在美国,不是很多

  在所有国家和地区的受访者中,有23%的人每周使用短信应用程序观看。最受欢迎的是WhatsApp(40%的人使用它的所有功能,15%的人只看新闻),其次是FacebookMessenger(36%使用全功能,8%只看新闻)。

  但是,各国的使用率有很大差异:“在马来西亚的受访者中,超过半数(51%)的人说他们某个星期会使用这款应用程序来分享或讨论新闻,但在美国这一人数只有3%”,而且,“传递的大部分新闻发生在亚洲和拉丁美洲”。

  在所有受访者中,78%的使用短信应用程序浏览新闻的人也使用至少一种社交网络来获取新闻。

  新闻应用能卷土重来吗?


    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几近停滞或毫无增长之后,我们看到几乎所有国家和地区的新闻应用程序都呈现出跳跃式发展。这很有可能是由于现有应用程序用户的使用更频繁了,而不是一些新安装量的激增。两个关键因素很可能在发挥作用:(a)更多的发布者启用了从搜索、社交和电子邮件到应用程序的深度链接;(b)因为出版商奉行忠诚度战略,并利用了新平台优势,导致移动通知大量增加。在应用程序使用量增长最大的国家和地区,例如美国、澳大利亚、韩国,移动通知的数量增长也最大,这并非巧合。

  苹果新闻也在重拾增长势头。

  在过去的一年,伴随Spotlight新闻的发布,用户可以在移动设备上以富媒体的形式订阅最喜欢的新闻发行商的产品,苹果新闻一直是最大的赢家之一。这两大功能似乎可以对使用量起到强力助推作用,一些出版商告诉我们,现在他们移动流量中的三分之一来自Spotlight应用或于此相关的小插件。


    年轻美国人正在为新闻付费

  研究人员追踪了每个国家和地区为新闻付费的人数。今年,其它国家和地区都没有什么变化,除了美国,这个数字已经从2016年的9%上升至2017年的16%,为在线新闻付费的18-24岁人口比例从2016年的4%上升2017年的18%。我们通过政治倾向比较,也能看到同样的结果:所有群体的付费人数都有一些增长,在左翼群体最为明显。


  为新闻付费的人数在其它国家和地区都没有什么变化。但在美国,这个数字已经从2016年的9%上升至2017年的16%。


    在所有被调查的36个市场中,愿意为此表态的美国人比例也是最高的,受访者说,他们为新闻付费的一个关键原因是,他们希望用资金支持新闻业(29%)。“这一数字是全球各国平均水平的两倍(13%),这也有助于解释为什么我们在去年看到了这样的变化。”

  也许与直觉相悖,但人们愿意为突发新闻付费

  该报告的作者警告说,“我们应该永远记住,大多数人仍不愿意为在线新闻付费。”(媒体援引35-54岁年龄组一位人士的话说:“这就好比是,哦上帝,我已经在电子设备上花了一千美元,你就不能给我点儿免费的东西吗?”)然而:

  有趣的是,在所有36个市场,当被问及对付费决定影响最大的因素是什么时,提到最多的是突发新闻(41%)和近期事件报道(38%)。综合不同新闻来源的深入分析(34%)和评论(29%)紧随其后。相对较少的人(23%)乐于为娱乐或有趣新闻内容付费。突发新闻的重要性也许令人吃惊,因为在大多数国家和地区,人们可以从一些免费节目中获知同样的突发新闻。这种推理促使一些出版商(如《伦敦时报》)停止向付费用户提供突发新闻。

  人们仍然对(新闻)视频说“不”

  去年这份报告中更令人惊讶的发现是,大多数人的确不喜欢从网络视频中获取新闻。情况仍然没变。

  (1)视频内容大多比较短。

  (2)在每一个平台上,大约一半的用户在一周内不看任何在线新闻视频。

  (3)在新闻网站上,只有少数视频被浏览,对于年轻的群体和社会媒体在媒体组合中占据更大地位的国家和地区,这一点尤其适用。


  尽管在线视频新闻曝光率较高,但我们发现,自从四年前我们开始跟踪这个问题以来,总体偏好变化不大。在所有的市场中,超过三分之二(71%)的人说他们大多通过文字浏览新闻,14%的人使用文本和视频。不存在明显的年龄差异;年轻人绝大多数也喜欢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