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请稍后..

金准人工智能 新兴市场企业推动全球数字革命

发布日期:
2018-10-04
浏览量:
135993

前言

当今世界是一个高度数字化的世界。来自新兴市场的企业正运筹帷幄,系统全面地抢占数字经济中不同领域的市场份额。数字消费与数字化应用在这些国家的消费者中日渐普及且发展迅猛——远超发达国家。新兴市场企业与消费者合力,成为全球数字革命的推动引擎。被我们称之为“全球挑战者”的100家新兴市场企业最能直观地体现出数字化发展趋势。这些企业利用数字技术,为创新设立新标准,与跨国公司在全球范围内展开角逐。

事实上,自从BCG首次揭示来自发展中经济体(这些市场常常被忽视)的大型企业所取得的成就以来,这些企业无论从规模上还是业务成熟度上都发展迅猛,成功“晋升”到世界一流跨国公司的行列。新挑战者们则已接替他们的位置,并根据自己的愿景、战略、能力和独特的竞争优势来开展业务,从而塑造着全球经济。

今天,越来越多的全球挑战者同时也是数字化领域的领头羊。实际上,他们正快步赶超成熟市场同行,逐步树立起自身的领导地位。其中一些企业是数字技术的创新者——他们将新发明推向市场,基于新科技建立主要业务,从成熟市场的竞争者手中分一杯羹。其它企业则在技术运用方面推陈出新,力图在较为传统的行业中开发推广新产品、新服务,或者直接颠覆制造、交付产品及服务的传统方式。金准人工智能专家将在下文中,探讨这些企业如何取得成功,如何使得新兴市场成为全球数字经济增长和前进的动力。

一、新兴市场助推数字化进程

尽管近年来经济时有波动和震荡,但新兴市场仍是一块生机蓬勃的商业宝地。就增长而言,过去十年来,新兴市场企业的发展速度在大多数行业中已超过成熟市场同行(参阅图1)。这种增长的一个主要推动力就是数字经济,尤其体现在对电子商务和数字服务与日俱增的消费需求。基于BCG根据Forrester Research和eMarketer(一家美国市场研究公司)预测的分析,金准人工智能专家所确定的新兴市场上有超过22亿在线消费者,其中约5.5亿人在2016年内至少拥有一次网购经历。

 

新兴市场企业正运筹帷幄,系统全面地抢占数字化相关领域的市场份额。

此外,十年前起,在线消费者比例一直以惊人的速度上升(参阅图2)。例如,在巴西,联网消费者使用互联网购物(至少某一个步骤借助了互联网)的比例占购物总量的56%。大约70%的印度消费者通过访问互联网,做出明智的购买决策。金准人工智能专家预计印度的互联网渗透率将从2016年的近25%上升到2025年的55%或以上,届时印度的网民数量可能达到8.5亿(参阅BCG于2017年3月出版的聚焦报告“The New Indian:The Many Facetsof a Changing Consumer”,以及2015年12月出版的文章“Shopping in Brazil:The Influence and Potential of Digital”)。根据艾瑞咨询的调查(一家专注于在线受众监测和消费者洞察的研究咨询机构),中国消费者的移动交易数量是美国消费者交易数量的50倍以上(参阅BCG于2016年7月出版的信息图《五大趋势推动中国消费经济转型》)。

这不仅仅关乎消费者。新兴市场企业正运筹帷幄,系统全面地抢占数字化相关领域的市场份额(参阅图3)。例如,他们在全球互联网软件和服务收入中所占份额从2007年的7%上升至2016年的32%。科技行业的各个板块也显现出类似势头,在同期十年间,电信设备企业的收入份额从5%增至21%,保持同样势头的还有半导体及半导体设备(从23%增至34%),电子设备及元件(从32%增至44%)。MSCI新兴市场指数中的科技公司占比从2008年到2016年跃升三倍,如今十大指数成分股中有八家是专注于科技或数字化的企业。自2011年以来,新兴市场的MSCI全球信息技术指数远超过了其工业和金融指数。非科技类公司也正在应用数字技术以改善运营,克服其在新兴市场面临的诸多物理、金融以及商贸方面的业务障碍,涉及地理、物流以及基础设施等方面。请参照以下案例:

印度一家个人护理公司——戈德瑞消费品公司(Godrej Consumer Products)应用先进的分析技术来制定更好的销售决策,并通过技术赋能学习来打造尖端销售队伍。

印度太阳药业有限公司(Sun Pharmaceuti-cals)推出了一款史无前例的移动应用程序,为医生和患者架起沟通的桥梁。

智利葡萄酒生产商Viña Conchay Toro是拉丁美洲最大的葡萄酒生产商,推出了一款名为Renato的聊天机器人,该机器人依靠人工智能打造了一个“虚拟侍酒师”来与客户互动。

在2016年和2017年,超过40%的“独角兽企业”(私募和公开市场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初创企业)位于新兴市场;超过三分之一的独角兽企业(220家中有77家)来自新兴市场——这相当于全球100家最大独角兽企业的三分之一,且占其市值总和的41%(这100家企业中,有25家来自中国,8家来自其它国家)(参阅图4)。

近30%的新兴市场独角兽企业在电子商务领域表现活跃,其中10%的企业提供按需服务(解决客户在新兴市场面临的业务障碍),20%以上的企业专注于互联网软件和服务、金融科技、医疗保健和网络安全。金准人工智能专家观察到一个事实,有两个地区:中国的东海岸和美国的西海岸,都已成为数字世界的重心,并且在颠覆和重塑传统产业的竞赛中正面交锋,角逐领导地位(参阅BCG于2017年11月出版的文章“The New Digital World:Hegemony or Har-mony?”)。当下,这种竞争在东南亚市场最为激烈(参阅下文“为东南亚的增长做好准备”)。

科技的影响力已举足轻重,新兴市场未来经济的数字化发展有望增强。


为东南亚的增长做好准备。

对于来自东西方的科技巨头和投资者来说,东南亚市场可谓炙手可热;他们都希望在此开疆辟土,原因在于这一市场正在蓬勃发展。谷歌和淡马锡控股公司的报告显示,2017年东南亚互联网经济的价值约达500亿美元(在线用户合计3.3亿)——到2025年将达2000亿美元。该报告预测,东南亚地区的电子商务总交易额将从2017年的约100亿美元猛涨至2025年的近900亿美元。市场研究网站eMarketer预计,截至2020年,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和泰国的移动广告支出将超过20亿美元。

经济的快速增长和人们的超高期望催生了多个细分领域的高交易量。例如,2017年5月,美国和亚洲投资者向Sea有限公司(Sea是东南亚SoutheastAsia的首字母缩写;该公司原名为Garena,由腾讯投资)注资5亿美元,以扩大其在线购物部门Shopee的规模。在此不久之前,阿里巴巴拿下了另一家东南亚网购公司Lazada的控股权,该公司最近通过收购新加坡在线百货零售店RedMart,将业务扩展到日杂零售行业。2018年3月,阿里巴巴宣布计划在Lazada额外注资20亿美元,并希望由其创始人之一来担任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去年7月,亚马逊在新加坡推出了“PrimeNow”服务,使数以万计的商品都能在两小时内被送达。

目前,在线打车服务市场蒸蒸日上。在“theSea”投资的前一周,印度尼西亚打车服务公司Go-Jek从腾讯公司获得了12亿美元的融资;谷歌同样对其进行了投资。今年3月,优步宣布将要把其在东南亚的业务出售给该地区共享出行界的佼佼者——新加坡的Grab公司,并获得Grab公司27.5%的股份。日本软银集团拥有优步15%的股份,是Grab的投资方之一,中国的滴滴出行也是Grab的投资方。

在金融科技方面,阿里巴巴旗下的蚂蚁金服已在泰国、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和新加坡进行投资。

所有这些交易及竞争定位的成效仍有待考察,但交易很可能会继续进行下去。

二、2018年全球挑战者

初看2018年全球挑战者百强名单,它与前几年的名单有诸多相似之处(参阅图5)。四家公司荣誉晋升为全球领导者,17家新企业榜上有名。这是一个多元化的组合,囊括了所有主要区域和众多经济板块,十分具有代表性。

 

BCG使用定量和定性两个标准来评选全球挑战者。候选企业必须拥有至少10亿美元的年收入、超过1000名员工以及超过其国内市场GDP或行业平均水平的增长率。息税前利润率必须等于或超过行业平均水平。企业还必须具备强大的国际影响力——国际销售额达10%以上或国际并购交易额达5亿美元以上;全球挑战者还必须拥有成为一个真正全球化企业的雄心壮志。诚然,我们也破格选出那些发展迅猛、影响力极强并且朝着这些目标奋进的企业。100家全球挑战者中约有三分之二符合全部标准;几乎所有全球挑战者都符合三个及以上标准。

2018年全球挑战者百强名单中有来自10个国家的17个新成员,其2015年至2016年的平均增长率为20%:

世界最大的垂直整合乳品公司Almarai(沙特阿拉伯)。该公司在国际市场上表现活跃,目前37%的收入来自国外市场。

全球鞋类和服装公司Alpargatas(巴西),在国外市场的销售额占其总销售额的41%。

Arca Continental(墨西哥)是拉美第二大瓶装公司,其44%的收入来自国外市场。

比亚迪(中国)是一家电池和汽车制造商,也是全球规模最大的电动汽车生产商。沃伦·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拥有比亚迪25%的股份——支持比亚迪“建立你的梦想”的理念。

Cielo(巴西)是支付处理领域的领导者,占领了国内市场50%以上的行业交易量。2016年,Cielo推出了新一代销售点开放平台Cielo LIO,该平台将销售信息与商家管理系统集成在一起。

非洲领先的水泥生产商Dangote水泥公司(尼日利亚),业务遍及10个国家。2017年,Dangote通过电子商务平台Jumia推出了在线订购服务。

IHH Healthcare(马来西亚)是东南亚领先的私人医疗保健供应商。该公司还拥有土耳其最大的私营医疗保健供应商Acibadem Healthcare和印度的Continental Hospitals。IHH在10个国家开展业务,其国外市场收入占总收入的80%以上。

全球第二大微灌公司Jain Irrigation Systems(印度)业务遍及126个国家。作为农业物联网应用领域的先驱,该公司几乎一半的收入都来自高科技产品。

晶科能源(中国)是“硅基组件超级联盟”(Silicon Module Super League) 成 员之一,该联盟由全球六大晶体硅光伏组件供应商组成。晶科拥有强大的国际地位,其61%的收入来自中国以外的市场。

LC Waikiki(土耳其)是土耳其时装零售市场的领导者,业务遍及38个国家。

MercadoLibre(阿根廷)是拉丁美洲最受欢迎的电商平台,在19个国家拥有1.75亿用户,其海外市场的收入占其总收入的68%。

美的集团(中国)在电器制造领域具有强大竞争力,40%的收入来自国际市场。该公司一直是一个活跃的跨境买家。 除了在2016年12月以50亿美元收购德国库卡公司之外,它还收购了Servotronix、Eureka和东芝等其他国际公司的家电业务。

OPPO(中国)在中国和印度都是行业领导者,业务遍及以亚洲国家为主的21个国家。在过去的两年中,OPPO的收入在中国市场经历了爆炸性增长(年增长率达120%),现在是中国和印度领先的智能手机生产商之一。

Safaricom(肯尼亚)是肯尼亚领先的移动网络运营商,也是非洲领先的移动交易平台。Safaricom是肯尼亚第一家年盈利超过10亿美元的公司。

天齐锂业(中国)是全球领先的锂电产品供应商,主要经营锂矿资源开发、勘探和下游锂精炼等业务。天齐锂业为欧洲、亚洲、美洲和大洋洲的客户提供各种高品质锂产品。

潍柴动力(中国)是一家立足国际的柴油发动机、重型机械和建筑设备制造商。该公司几乎一半的收入来自国际渠道。

宇通客车(中国)是中国领先的内燃机和电动客车生产商,分别占有30%和17%以上的市场份额。宇通最近开始向古巴出售电动巴士。

此外,2018年还产生了四位“荣誉晋升者”:沙特阿拉伯SABIC、阿里巴巴、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和腾讯(参阅“全球舞台的数字创新”章节中关于阿里巴巴和腾讯的介绍)。

2.1数字化影响力与日俱增

进一步观察,时代无疑正处在变革之中。BCG采用一贯的定性和定量标准来甄选全球挑战者。今年的榜单出炉后,金准人工智能专家就对比评估了每家企业在当下和五年前的数字化能力,以及他们将数字化和科技作为其商业模式加以应用的成效。我们划分了三类企业:数字原生企业(即数字原生代)、数字应用者(数字技术成为其商业模式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以及传统企业(可能会发起数字化项目的企业,但数字化对其当下商业模式而言不太重要)。在2018年的榜单中,近60%的公司不是数字原生企业就是数字化程度高的企业;而相比2012年,仅有17%的企业大量应用数字技术。从以下领域就可见一斑:

1) 工业品和制造业:应用工业4.0技术,应对全球供应链再平衡以及新兴市场制造中心劳动力价格上涨的现状。

2) 消费品:电子商务、全渠道销售和分销,填补了许多城市现代贸易渠道不足的局面。

3) 科技、媒体和电信:社会大环境讲求“移动先行”原则,为此打造的基础设施、硬件和软件使得个人电脑不再是主要的上网途径。

4) 能源:可再生能源和高效电网缓解了新兴市场大型城市的污染问题。

5) 医疗保健:数字医疗保健服务有助于解决医疗资源有限的问题,也利于控制日益严重的流行病,如糖尿病。

6) 金融服务:在消费者没有信用卡及信用记录的市场上投放金融科技产品和服务。此外,两位荣誉晋升者——阿里巴巴和腾讯都是数字巨头,他们在中国本土以及其它市场的地位和影响力可与亚马逊和Facebook等西方数字领军企业相匹敌(参阅下文的“新兴市场的数字领袖”)。

2.2先进数字技术发展的三大途径

全球挑战者主要以三种方式提升数字化能力:积极投资内部创新和产品研发;寻求合作,踊跃加入数字生态系统或创建自己的数字生态系统;通过并购和私人投资,从创业公司和新技术中获取数字化能力。这三种方式均成效显著。

内部创新与研发。全球挑战者和新兴市场企业奋起直追,在内部数字化创新和研发方面加大投资力度,从而使其在总体上,即使未能超越但也至少追平了发达国家的技术领先地位。华为,作为荣誉晋升者,从2012年到2016年间,每年申请4,000到6,000项独家专利——比许多首屈一指的西方科技企业至少高出两倍。在研发方面,华为用时5年,完成了从通信设备行业追随者到领军者的蜕变,收入和市场份额翻了一番。印度的塔塔咨询服务公司(TCS)利用其内部孵化中心开发出Ignio,一个基于云计算的自动化认知模型,这个模型依托人工智能平台,为TCS及其客户攻克了多项信息技术上的难关。

土耳其最大的企业集团科奇财团(Koç Holding)正在其多个子公司推进数字化发展,其中几个迅速成长为工业4.0技术的领军者。例如,电器制造商Arçelik是科奇财团旗下的子公司,已成功搭建一个共享创意平台,以激发聚焦设计的思维。与此同时,Arçelik快马加鞭谋发展,领域涉及通信协议、云安全、数据分析、机器人以及与数字化、物联网相关的人工智能技术开发。Arçelik的Atölye4.0数字工厂就应用了先进的自动化工具、人工智能、数字孪生体、图像处理、移动技术以及协作机器人。合作伙伴关系与数字生态系统。许多新兴市场参与者正与其它企业携手共筑数字生态系统。腾讯作为荣誉晋升者,也是全球市值第五大的公司,通过利用基础广泛的数字生态系统为用户提供全面的增值服务,在社交媒体领域实现了其超群绝伦的规模与参与度(请参阅下一章节“新兴市场的数字领袖”)。阿里巴巴旗下的蚂蚁金服通过与商户、银行和其它金融科技公司合作,创建了全球智能支付生态系统。小米公司则打造了一个专注于家电、医疗保健和娱乐的大型智能家居生态系统。MercadoLibre的在线用户达1.75亿,在拉丁美洲电商界独占鳌头,其建立的是一个集支付解决方案、信用评级和广告宣传为一体的生态系统。

并购与私人投资。领先的新兴市场参与者把目光投向了战略性投资,力图扩张业务或加速开发新能力。这些投资中很多都考虑到了科技因素—换言之,他们利用并购或投资,联合两家科技企业或一家掌握某些技术或技术创新能力的非科技型企业。放眼全球,自2012年以来,收购科技公司的非科技行业收购方占比增长了9个百分点,占所有科技并购交易的70%(参阅BCG于2017年9月出版的文章“The Resurgent High-TechM & A Market place”)。

自2013年以来,全球挑战者已经完成了约2,400笔收购或投资,其中约16%的交易是针对数字原生企业。但还有许多交易涉及数字技术或高级功能的收购。例如:

全球挑战者利用传统资产和数字资产来创造卓越的价值。

1) 印度的JainIrrigation公司收购了澳大利亚的Observant,该公司致力于开发农场信息管理平台及应用程序。

2) 美的集团收购德国机器人制造商库卡(KUKA)。

3) 中联重科收购了德国的m-tec公司,该公司专注于提升建筑流程的速度以及节约成本。

4) 马来西亚的亚洲航空公司收购了TuneMoney,该公司利用包罗万象的数字银行解决方案为寻求效益的客户提供服务。

5) 天齐锂业收购了Windfield51%的股权,该公司是全球最大的锂矿生产商TalisonLith-ium的母公司。

BCG的研究表明:过去四年来,数字化合资企业的数量增长了近60%,涉及许多新兴市场的企业。

2.3世界一流的绩效

全球挑战者持续利用传统资产和数字资产来创造卓越的价值。他们的业务扎根全球市场,既能满足本地客户需求,又能服务于全球客户。他们打造了极具影响力的品牌以吸引和夯实不断扩展的客户基础。优质的人才队伍为客户提供了高品质的产品和服务,行之有效的运营模式创造了连战连捷的记录。全球挑战者将创新作为当务之急,而创新的基础就是他们广泛深入的专业知识。

就长期(2000年至2016年)股东总回报而言,100家BCG全球挑战者的表现令其全球竞业者、标准普尔500指数和MSCI新兴市场指数公司望尘莫及(参阅图6)。最近几年(2011年至2016年),新兴市场的经济环境更加多样化,挑战者的股东总回报指数(以及MSCI新兴市场指数)均受到影响,但即使在这段时期,挑战者在其它指标上的收入增长仍在不同领域领跑其同行,营业利润率保持了较高水平,均数为10%(参阅图7)。拖累全球挑战者(和其他指数公司)表现的一大因素是大型能源企业业绩下降,这主要由于油价下跌所致。

2.4数字技术助力发展

展望未来,我们相信全球挑战者已精准定位,懂得如何运用其数字资产和技术优势,充分把握新兴市场的诸多特征并从中获益。比如,新兴市场还在经历全球范围内独一无二的高人口增长和经济增长,全球挑战者大可凭借其高效率和基于价值的生产力来开疆辟土。

以消费者为中心的企业更容易接触到熟悉数字化、接受新科技的消费群体,并且这个群体规模还在扩大。许多发展中国家的决策部门和监管机构正着手为数字创新营造更宽松的监管环境,这促进了数字化人才的发展、数字生态系统内的协作以及经济增长。例如,巴西中央银行(Bacen)已经与巴西银行(BancodoBrasil)、Caixa等银行、微软等高科技领域龙头企业联手,建立了一个创新池,以助力巴西金融体系中的金融科技发展。印度则宣称自己在金融科技发展的道路上一马当先。

以上种种因素促成了全球挑战者得天独厚的发展条件,他们继续在本土市场遥遥领先、大放异彩,同时也试图撼动成熟市场企业在国际上的领先地位。

三、新兴市场的数字领袖

事实证明,许多全球挑战者都是实力超群的全球竞业者。一个主要原因是:绝大多数新兴市场具有一定挑战性,而全球挑战者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锤炼了自身的商业模式和能力。其他企业认为理所当然的优势(比如良好的物流和基础设施),常常给企业设置了巨大障碍。越来越多的新兴市场企业正在寻求数字技术的帮助,以克服或规避这些障碍。当这些公司着手从本土市场向外扩张时,他们会利用数字工具和专业知识在国际市场上挤走对手,为自己谋得一席之地。

3.1数字化的四个特点

金准人工智能专家对全球挑战者应用数字技术情况的分析呈现出四个共同特征:

1) 他们使用工业4.0和服务4.0等新兴技术来提高生产力、优化核心业务。

2) 他们专注于数字化的客户体验,提供个性化的服务、强化客户参与度,希望与客户建立长期合作关系。

3) 他们追求商业模式创新,涉足全新的数字商业领域,建立新模式以打破现有的价值池。

4) 他们将某些需要数字技术支持的职能(如分析和卓越研究中心)嵌入到组织中。许多企业也将加速数字化转型作为整个组织的战略。

3.1.1提升生产力和核心业务

向工业4.0转型是一个全球现象,新兴市场企业常将这一趋势作为他们在全球价值链中争取更大增值份额的机会。新兴市场企业面临着特殊的挑战,为此他们制定了适合自身发展的解决方案。为了规避新技术通常需要的大量资本支出,他们采用了不同方法,比如利用数据相关技术(如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来提升速度和效率。他们还在本土投资创新生态系统(囊括供应商、公共实体和人才资源),以减轻对发达国家技术和能力的依赖。

中国经济正在经历一场重大转型——从依靠低成本、劳动密集型生产的发展方式迎来工业4.0时代,即物联网、信息物理系统和自动化控制等技术的天下。中国政府发布的《中国制造2025》旨在激励企业在不同领域实现突破,提升国际竞争力。许多中国企业正通过全球并购来获取新技术。2016年,中企跨境并购交易额近2000亿美元,其中涉及科技公司的交易就占到20%(参阅BCG于2017年6月出版的报告《2017年企业并购报告:技术引领全球并购风潮》)。

中国电器制造商美的集团是全球挑战者之一,同时也是工业4.0的先驱者。自2015年起,美的在五个国家完成了至少五笔收购交易,以充实其技术基础并提升竞争力。收购德国库卡让美的集团成功进军日新月异的机器人领域。2017年2月,美的收购了Servotronix,受益于该公司在运动控制方面的领先技术,美的在其工厂进一步实现了自动化生产。美的集团副总裁胡自强接受彭博社(Bloomberg)采访时表示:“我们希望将人工智能技术应用于机器人及其它应用。我们前途无量,大有可为。”

摩洛哥OCP集团正在投资一个合作伙伴生态系统,以拓展其研究能力和工业4.0技术。OCP于2014年组建了穆罕默德六世理工大学,该校专注于矿业和化学领域的研究和教学,以此进一步推动摩洛哥的发展,也为OCP集团输送了专业的技术人才。该大学还提供了一个平台,与其它机构开展更广泛的合作。OCP与世界各地的大学长期合作,包括麻省理工学院、哥伦比亚大学、巴黎HEC商学院以及巴黎高等矿业学校(Mines Paris Tech)。

OCP还与IBM(数字转型)、杜邦(环境足迹)和Jacobs(技术工程)等一流国际公司成立了合资企业。它正在构建自己的工业4.0能力:用机器人实现手工生产流程自动化;用物联网提升工厂效率;用先进的分析技术来改进生产、推动流程创新。

全球挑战者密切关注数字化参与度高的客户和消费者,这一举动既推动了经济增长又促进了创新发展。

3.1.2参与客户旅程

全球挑战者密切关注数字化参与度高的客户和消费者,这一举动既推动了经济增长又促进了创新发展。小米公司是数字原生企业,它把精益运营与线上分销结合起来,成长为智能手机市场的领导者。廉价的在线媒体是小米公司的主要营销工具,高度数字化的客户参与和快速的市场渗透使小米在中国以外的其它新兴市场迅猛扩张。小米在一年内就成功打入印度市场,与行业领导者并驾齐驱。

印度的Mahindra Group是Mahindra&Ma-hindra和Tech Mahindra的母公司。它正针对多家子公司的客户群体,开发新颖的数字互动形式。一个新的酒店应用程序破土而出,创下的预定量占其公司酒店和度假村预订总量的35%。一个面向农民的基于人工智能技术的咨询门户在投入市场三个月内,下载量就达到20万。共享经济欣欣向荣,该公司顺势推出了两个创业公司:Trringo,被称为“拖拉机版Uber”;还有Smart Shift,一家小型商用卡车共享平台。巴西食品公司BRF正在试行区块链技术,以追踪供应链上的产品,辅以网上信息资源,让客户可以对其产品“追根溯源”。

3.1.3新模式带来新突破

打破常规已不再是成熟市场独有的现象。即使在相对年轻的市场中,初来乍到的企业也可凭借新技术和新能力超越现状。以RelianceJio为例,这是一家移动网络运营商(Reliance Industries的子公司)。

Reliance Jio在2015年12月推出测试版服务,并从此彻底颠覆了印度的移动电信市场。Jio不受传统2G和3G网络技术的限制,投资打造了先进的LTE移动网络,该网络利用卓越的sub-GHzLTE频谱(一个高度纤维化的塔台网络)、数据分析和先进的自动化技术,覆盖了印度85%以上的人口(实现了城市区域全覆盖)。Jio还建立了一个极低成本的网络(基于其拥有部分所有权的塔台而非租用的塔台),因此成本不及竞争对手的一半。这种高质量的移动网络让Jio占据了15%左右的市场份额。Jio每月承载约17亿千兆字节的数据业务量(世界上最高的速度),其价格也是世界最低——每兆字节0.05卢比。

数字化全球挑战者将新能力嵌入到整个组织中。

3.1.4嵌入“数字驱动器”

数字化全球挑战者不局限于应用技术,他们也在整个组织中嵌入新的技术赋能能力。例如,马来西亚的亚洲航空公司(AirAsia)通过多种方式利用技术来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比如,亚航采用的高级分析技术可以提升收益管理、辅助定价决策。此外,基于云计算的效率解决方案有助于确保飞机的高利用率并精简运作。亚航的线上平台绕开了昂贵的旅行社或实体店,搭建出一个精益化分销体系。亚航是2002年该地区首家不需要纸质机票的航空公司,85%的预订直接通过其官网。以上诸多“数字驱动器”使亚航成为全球成本最低的航空公司之一,每个可用座位公里成本仅为3.4美分,低于地区竞争对手和全球其它廉价航空。

在印度,戈德瑞消费品公司(Godrej Con-sumer Products)利用嵌入式技术来转变快消品业务的销售方式,其一流的技术及先进的分析方法被用以制定更明智的销售决策。该公司还通过技术赋能学习来建设尖端销售队伍。配置给整个销售团队的设备均装有大量可以辅助他们提升绩效的应用程序。这些“数字驱动器”带来的影响比比皆是。Godrej凭借更加高效的客户服务,促使销售额显著增长。该公司还通过数字化功能实时追踪分销商的库存,以便更好地规划未来的生产。销售经理和企业高管可以随时查看实时线上销售情况和采购报表。信息资源变得更丰富,销售团队的业绩也因此蒸蒸日上。Godrej还拥有一站式计费系统,可简化与分销商的交互流程,由此设立唯一标准。

3.2加速数字化转型

全球挑战者常常将数字化视为一个全押命题。他们试图通过全公司的努力以及共同的使命感来加速数字化转型。企业将出类拔萃的人才安排到涉及数字化工作的领导岗位,望其踵事增华。Mahindra集团就经历了一个全集团范围内的数字化转型之旅,主要依靠三大支柱:改善客户体验、加速商业模式的数字化转型、积极评估崭露头角的新兴技术。

对于全球挑战者而言,新兴市场是一块生机勃勃的试验田。佼佼者们将其当作实现雄心勃勃的全球化目标的跳板。正如BCG在过去出版的文章中所强调的那样,在本土市场和国际市场锤炼出的竞争优势——例如人才、组织以及上市模式已被证明是企业的制胜法宝。但随着全球化模式的转变和数字经济的扩张,即使最强大的老牌企业也需要制定数字化战略并建立数字化能力。他们应当立足实际、着眼未来,相机而动、刻不容缓。

  • 目录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