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请稍后..

金准人工智能 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新兴经济体发展报告(三)

发布日期:
2018-07-10
浏览量:
79766

第 5 章 国际贸易

经历 2016 年的低迷增长后,2017年新兴经济体的国际贸易增长明显回升。这一方面得益于新兴经济体经济的强劲复苏,另一方面也得益于外需的加速增长。与此同时,新兴经济体内部贸易联系有所强化,但保护主义对贸易增长的负面影响仍不可忽视。

5.1 贸易增长强劲且更趋平衡

2015 年和 2016 年全球货物贸易额连续两年出现负增长,全球贸易实际增长率与全球经济增长率之比屡创金融危机后的新低。2017 年 4 月,世界贸易组织(WTO)发布的《贸易统计与展望》报告显示,2015 年和 2016 年全球货物出口总额分别下降13.5%和 3.3%;扣除价格因素后,2016 年世界货物贸易量较 2015 年仅增长 1.3%,并且连续 5 年低于全球经济的实际增速。进入2017 年,全球贸易的实际和名义增速均出现回升。2017 年 9 月,WTO 将 2017 年的全球贸易实际增速预期由此前的 2.4%上调至3.6%。在此背景下,受内外因素的推动,E11 贸易增长的动能不断增强,贸易增速明显回升。

5.1.1 贸易增速明显回升

2016 年以来,E11 按贸易额计算的对外贸易增长速度先抑后扬,呈现明显复苏向好态势。IMF 数据显示,2016 年 E11 货物贸易总额为 80,255.58 亿美元,较 2015 年减少4,952.61 亿美元。其中,出口额为 43,239.01亿美元,较 2015 年减少 3,092.37 亿美元;进口额为 37,016.57 亿美元,较 2015 年减少1,860.24 亿美元。2016 年中国货物贸易总额为 37,260.55 亿美元,保持全球第一地位;排在第二位的美国货物贸易总额为36,428.77亿美元。2017 年上半年,E11 货物贸易总额达到 42,730.31 亿美元,较 2016 年同期增加4,826.29 亿美元。其中,出口额为 22,704.30亿美元,较2016年同期增加2,220.50亿美元;进口额为 20,026.02 亿美元,较 2016 年同期增加 2,605.79 亿美元。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数据显示,2016 年 E11 服务贸易总额达到17,040.13 亿美元,较 2015 年减少 276.42 亿美元。其中,出口额为 6,755.85 亿美元,较2015 年减少 160.39 亿美元;进口额为10,284.29 亿美元,较 2015 年减少 116.03 亿美元。2016 年中国服务贸易总额为 6,607.40亿美元,保持世界第二位;排在第一位的美国服务贸易总额为 12,570.21 亿美元;德国排在第三位,为 5,860.30 亿美元。2017 年上半年,E11 服务贸易总额达到 8,777.18 亿美元,较 2016 年同期增加 623.47 亿美元。其中,出口额为 3,394.03 亿美元,较 2016 年同期增加130.30亿美元;进口额为5,383.15亿美元,较 2016 年同期增加 493.17 亿美元(见表 5.1)。



从贸易增速来看,E11 对外贸易总体增速在经历2016年的下降后在2017年迅速回升。在货物贸易方面,2016 年 E11 名义增长率为-5.8%,较同期世界货物贸易增长率低 2.9 个百分点。其中,出口额和进口额分别下降 6.7%和 4.8%。2017 年上半年,E11 货物贸易总额大幅上涨,较 2016 年同期增加 12.7%,比同期世界货物贸易增长率高4.1个百分点。其中,出口额和进口额较 2016 年同期分别增加10.8%和 15.0%。在服务贸易方面,2016 年E11 名义增长率为-1.6%,降幅较 2015 年收窄 4.7 个百分点。其中,出口额较 2015 年下降 2.3%,进口额较 2015 年下降 1.1%。2017年上半年,服务贸易总额较 2016 年同期增加7.6%,扭转了 2016 年同期的下行趋势。其中,出口额较 2016 年同期增加 4.0%;进口额较2016 年同期增加 10.1%。

分国别来看,2017 年上半年 E11 各经济体的货物贸易额较 2016 年同期均出现不同程度的增加。尤其是对沙特阿拉伯、俄罗斯、巴西、印度尼西亚和南非等油气和原材料出口国而言,大宗商品价格的回升带动出口贸易强劲回暖。IMF 数据显示,在 E11 中,2017 年上半年沙特的货物出口额增幅较大,为 32.5%;其次为俄罗斯、南非、巴西和印度尼西亚,分别较 2016 年同期增加 29.2%、23.3%、20.2%和 18.7%。在货物进口方面,在 E11 中除沙特阿拉伯同比增幅下降 13.8%外,其他国家均有所增长。其中,俄罗斯同比增幅最大,为27.1%;其次为印度和中国,同比分别增长24.3%和 17.7%。在服务贸易方面,在 E11 中,2017 年上半年除沙特阿拉伯、韩国和土耳其同比增长率有小幅下降外,其他各国均有所上升。其中,俄罗斯同比增幅最大,为 18.2%;阿根廷、南非、墨西哥和印度紧随其后,分别增长 14.7%、14.1%、11.5%和 10.9%;沙特阿拉伯、韩国和土耳其同比分别下降 2.4%、1.5%和 0.2%;中国同比上升 8.7%。

5.1.2 贸易份额止跌上扬

2016 年,E11 的货物和服务贸易在世界贸易中的份额变化延续 2014 年以来的下降趋势,但进入 2017 年后,这一势头开始扭转。在货物贸易方面,E11 对外贸易总额占全球贸易的份额回升缓慢。IMF 数据显示,2016年 E11 对外贸易总额占全球贸易的份额为25.1%,较 2015 年下降 0.8 个百分点,其中进口份额为 22.9%,较 2015 年下降 0.5 个百分点;出口份额为 27.3%,较 2015 年下降 1.0 个百分点。2017 年上半年,E11 的货物贸易份额较2016年小幅增加0.2个百分点至 25.3%,其中出口份额较 2016 年下降 0.2个百分点,进口份额则增加 0.7 个百分点(见图 5.1)。分国别来看,2016 年中国占全球贸易的份额为 11.6%,较 2015 年下降 0.2 个百分点;韩国为 2.8%,较 2015 年下降 0.1个百分点;墨西哥为 2.4%,与 2015 年基本持平。2017 年上半年,E11 中货物贸易额居前五位的中国、韩国、墨西哥、印度和俄罗斯占全球贸易的份额分别为 11.3%、2.9%、2.4%、2.1%和 1.6%。



在服务贸易方面,由于 E11 国内消费结构的转型以及服务业对外开放水平的进一步提升,E11 的进口总额占全球服务贸易进口额的份额大幅上升。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数据显示,2016 年 E11 服务贸易总额占全球服务贸易的份额为 18.0%,较 2015 年下降0.4 个百分点,其中出口和进口份额均下降0.4 个百分点。2017 年上半年,E11 的服务贸易份额较 2016 年上升 0.7 个百分点至18.7%,其中出口份额仅增加 0.1 个百分点,进口份额上升 1.3 个百分点(见图 5.2)。尽管 2016 年 E11 服务贸易总额占全球服务贸易的份额有所下降,但分国别来看,印度、中国、墨西哥、阿根廷和印度尼西亚均有小幅上升。其中,印度的服务贸易份额较 2015年上升 0.14 个百分点至 3.12%,中国上升0.03 个百分点至 6.98%,墨西哥上升 0.02个百分点至 0.61%。2017 年上半年,得益于国际贸易环境的改善和服务贸易潜力进一步挖掘,主要新兴经济体在全球服务贸易中的地位进一步提升。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数据显示,2017 年上半年中国、印度、俄罗斯、巴西和南非在全球服务贸易中的份额分别为7.20%、3.40%、1.43%、1.08%和 0.34%,分别较 2016 年增加 0.21 个、0.28 个、0.11个、0.05 个和 0.03 个百分点。



5.1.3 贸易发展更趋平衡

由于 2016 年 E11 进口降幅小于出口,2017 年上半年 E11 进口增幅大于出口,E11的贸易发展更趋平衡。IMF 数据显示,2016年 E11 的货物贸易顺差额为 2,693.99 亿美元,较 2015 年减少 1,276.49 亿美元,降幅达 32.1%。 其 中 , 货 物 贸 易 实 现 顺 差6,222.43 亿美元,较 2015 年减少 1,232.13亿美元,降幅为 16.5%;服务贸易逆差额为3,528.44 亿美元,较 2015 年增加 44.36 亿美元,增幅为 1.3%。进入 2017 年,由于货物贸易顺差进一步下降,同时服务贸易逆差扩大,E11 的对外贸易顺差大幅收窄。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数据显示,2017 年上半年,E11 的对外贸易顺差额为 689.16 亿美元,较 2016 年同期下降 52.1%。其中,货物贸易实现顺差 2,678.28 亿美元,较2016 年同期下降 12.6%;服务贸易逆差额为 1,989.12 亿美元,较 2016 年同期上升22.3%(见表 5.2)。



为此,E11 的经常项目占 GDP 的比例持续下降。IMF 数据显示,2016 年 E11 的经常项目顺差为 1,574.27 亿美元,占 GDP 比例为 0.7%,较 2015 年下降 0.3 个百分点;根据测算,2017 年这一比例有望进一步降至0.5%。2016 年 G7 的经常项目赤字占 GDP比例为 0.3%,较 2015 年下降 0.2 个百分点,2017 年这一比例将与 2016 年基本持平(见图 5.3)。E11 的外部经济不平衡的持续缓解与其国内经济结构调整不无相关,同时表明主要新兴经济体的经济增长正逐步摆脱过度依赖出口的状况,而更加倚重内生动力。



分国别来看,2016 年 E11 各国的外部经济不平衡问题均有所缓解,预计 2017 年有所分化。IMF 数据显示,2016 年 E11 中除阿根廷的经常账户占 GDP 比例与 2015 年持平外,其他国家均顺差或逆差占 GDP 比例均不同程度下降。其中,韩国经常账户顺差占GDP比例从 1999 年以来的最高水平降至 7.0%,中国下降 1.0 个百分点至 1.7%,俄罗斯下降3.0 个百分点至 2.0%。经常账户逆差占 GDP比例最高的沙特阿拉伯,2016 年较 2015 年下降了 4.4 个百分点至 4.3%。根据 IMF 估算,2017 年韩国和中国的经常账户顺差占GDP 比例分别进一步降至 5.6%和 1.4%,但俄罗斯的经常账户顺差占 GDP 比例上升至2.8%;阿根廷、土耳其、印度和巴西的经常账户逆差占 GDP 比例将可能扩大,其中阿根廷和土耳其分别增加 0.9 个和 0.8 个百分点至 3.6%和 4.6%。

5.2 贸易保护主义仍值得警惕

2008 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日益盛行。在金融危机后 10 年的今天,各国政策的保护主义倾向仍然十分严重,保护主义对包括新兴经济体在内的世界各国对外贸易的负面影响仍十分显著。尽管全球主要国家的贸易保护主义措施总体有所减少,但值得注意的是,部分国家仍在不断加大保护主义力度,全球贸易环境的根本好转尚需时日。

5.2.1 全球新增贸易保护主义措施减少

根据英国经济政策研究中心(CEPR)全球贸易预警数据库统计资料,2009 年至 2017年,E11 实施的贸易保护主义措施总计达3,893 项,平均每个经济体为 353.9 项;G20中 8 个发达国家实施的贸易保护主义措施总计达 3,946 项,平均每个经济体为 493.3 项,比前者高 139.4 项。2017 年,E11 新增贸易保护主义措施总计为 249 项,较 2016 年减少114 项,平均每个经济体新增 22.6 项;G20中发达国家新增贸易保护主义措施总计达314项,较 2016 年减少 103 项,平均每个经济体新增 39.3 项(见表 5.3)。这表明,总体上全球主要经济体的贸易保护主义势头有所减弱。



分国别来看,一些国家为了自身短期利益加大了贸易保护主义力度,并成为全球贸易保护主义的重要推手。根据全球贸易预警数据库统计资料,2009 年至 2017 年美国实施的贸易保护主义措施高达 1,378 项,居全球首位,平均每年出台 153.1 项贸易保护主义措施;排在第二位的印度为 788 项;德国为 771 项,排名第三;俄罗斯、阿根廷和巴西紧随其后,分别为 595 项、516 项和 464项(见图 5.4)。2017 年,全球新增贸易保护主义措施最多的国家为美国,新增 143 项,较 2016 年增加 32 项;其次是印度,2017年新增 73 项,较 2016 年增加 10 项。在 G20国家中,墨西哥新增贸易保护主义措施最少,为 6 项,较 2016 年减少 9 项;韩国和沙特阿拉伯也分别仅新增 8 项和 9 项。



作为最大的新兴经济体,中国是贸易救济措施的首要目标国。2017 年,中国继续成为全球遭遇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最多的国家,但案件数量和涉案金额均较 2016 年有所下降。根据中国商务部统计数据,2017 年中国共遭遇 21 个国家(地区)发起贸易救济调查 75 起,较 2016 年减少 44 起;涉案金额为 110 亿美元,较 2016 年减少 33.4 亿美元。此外,中国遭遇美国发起 337 调查 24 起,涉案金额超过 25 亿美元。中国的钢铁、铝、光伏、轮胎、家电、化肥等诸多出口产品因此受到影响。

5.2.2 贸易自由化的推动力明显不足

尽管包括 E11 在内的全球主要经济体的贸易保护主义势头有所减弱,但在贸易自由化方面的推动力明显不足。全球贸易预警数据库统计资料显示,2009 年至 2017 年,E11推行的贸易自由化措施为 1,769 项,其中2017 年新增 136 项;同期,G20 中的发达国家推行的贸易自由化措施为 760 项,其中2017 年新增 69 项。相比发达经济体,新兴经济体在促进贸易自由化方面发挥了更为积极的作用。分国别来看,2017 年 E11 中的巴西、阿根廷和印度尼西亚出台的贸易自由化措施较多,分别为 38 项、24 项和 17 项。同期,G20 发达国家中的美国出台的贸易自由化措施较多,为 38 项;其次为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和英国,均增加了 6 项(见表 5.4)。



在多边框架下,WTO 在促进贸易便利化方面取得重大进展。2013 年 12 月,WTO 巴厘岛部长级会议上通过了 《贸易便利化协定》(TFA)。2014 年 11 月,WTO 通过有关议定书,交由各成员履行国内核准程序。2017年 2 月 22 日,在卢旺达、阿曼、乍得以及约旦向 WTO 提交批准书后,接受该协定的成员达到 112 个,超过 WTO 成员总数的三分之二,该协定正式生效。《贸易便利化协定》分为三大部分,共 24 条。第一部分包括第 1条至第 12 条,规定了各成员在贸易便利化方面的义务,涉及信息公布、预裁定、货物放行与结关、海关合作等方面 40 项贸易便利化措施;第二部分包括第 13 条至第 22 条,规定了发展中国家成员在实施该协定第一部分时可享受的特殊和差别待遇,主要体现在实施期和能力建设两个方面;第三部分包括最后两条,涉及机构安排和最后条款,规定成立 WTO 贸易便利化委员会及各成员内部配套措施,还包括该协定适用争端解决机制。根据测算,完整履行《贸易便利化协定》将会使全球贸易成本节约约14.3%。

5.3 贸易合作呈现新趋势

长期以来,发达经济体在 E11 对外贸易中占据十分重要的地位,E11 对发达经济体的贸易依存度也相对较高。但在 2017年以来,由于新兴市场与发展中经济体经济的良好复苏,E11 内部以及 E11 同新兴市场与发展中经济体之间的贸易联系有所加强。

5.3.1 发达经济体占 E11 的贸易份额出现下降

总体来看,E11 的贸易伙伴主要是发达经济体,但由于主要发达经济体的贸易保护主义倾向加重,发达经济体占 E11 的贸易份额持续上升势头出现逆转。IMF 数据显示,2016 年 E11 同新兴市场与发展中经济体之间的货物贸易额为 32,205.32 亿美元,而同发达经济体之间的货物贸易额达 46,347.75亿美元(见表 5.5),后者约为前者的 1.44 倍;2017 年上半年,E11 同新兴市场与发展中经济体之间的货物贸易额为 17,759.14 亿美元,同发达经济体之间的贸易额为24,181.88亿美元,后者约为前者的 1.36 倍。分国别来看,2016 年 E11 中的墨西哥、中国、俄罗斯、土耳其、沙特阿拉伯和印度尼西亚 6 国同发达经济体之间的货物贸易额高于同新兴市场与发展中经济体之间的货物贸易额,分别高出311.2%、94.7%、11.1%、10.4%、8.3%和5.7%;2017 年上半年,E11 中的墨西哥、中国、俄罗斯、土耳其和沙特阿拉伯 5 国同发达经济体之间的货物贸易额仍高于同新兴市场与发展中经济体之间的货物贸易额,分别高出325.6%、80.5%、14.3%、2.7%和 2.6%。

从相对份额来看,2017 年 E11 同新兴市场与发展中经济体之间的贸易联系呈现增强势头。2016 年,发达经济体占 E11 对外贸易的份额较2015年进一步上升0.4个百分点至59.0%,而新兴市场与发展中经济体占 E11对外贸易的份额则相应地从 2015 年的41.4%降至 41.0%;2017 年上半年,发达经济体占 E11 对外贸易的份额出现扭转,较2016 年下降 1.3 个百分点至 57.7%,而新兴市场与发展中经济体占 E11 对外贸易的份额则相应地上升至 42.3%(见图 5.5)。这表明,尽管发达经济体仍是新兴经济体的主要贸易伙伴,但新兴市场与发展中经济体之间的贸易潜力正逐步释放。



5.3.2 内部贸易联系加强

由于新兴经济体需求上升,经济回暖,E11 各国之间的贸易额在经历 2016 年的小幅下降后于 2017 年开始回升。IMF 数据显示,2016 年 E11 内部货物贸易总额为18,514.02 亿美元,较 2016 年下降 7.1%;同期 E11 对外货物贸易总额下降 5.8%,比E11 内部贸易增速高 1.3 个百分点。其中,2016 年 E11 内部货物出口总额为 8,435.28亿美元(见表 5.6),较 2015 年下降 8.2%;同期 E11 对外货物出口额下降 6.7%,比 E11内部出口增速高1.5个百分点。进入2017年,E11 内部贸易额总体有所增加。2017 年上半年,E11 内部货物贸易总额为 10,144.48 亿美元,较 2016 年同期增加 16.2%;同期 E11对外货物贸易额增加 12.7%,比 E11 内部贸易增速低 3.5 个百分点。



分国别来看,贸易联系不平衡仍是 E11各国经济合作的主要特点之一,并且经济规模与地域因素对 E11 各经济体之间的贸易联系影响较大。2016 年,中国同其他 E11 国家之间的货物贸易额最高,为6,713.65亿美元;其次为韩国,贸易额为 3,076.24 亿美元;排在最后的南非同其他 E11 国家之间的货物贸易额仅为 396.07 亿美元。2017 年上半年,中国、韩国同其他 E11 国家之间的货物贸易额分别为 3,633.92 亿美元和 1,671.99 亿美元,南非为 222.56 亿美元(见表 5.7)。从双边贸易来看,中国在 E11 贸易中占据重要地位。从 2017 年上半年货物贸易数据来看,中国是巴西、印度、印度尼西亚、韩国、墨西哥、俄罗斯、沙特阿拉伯、南非和土耳其在E11中的最大贸易伙伴;巴西是阿根廷在E11中的最大贸易伙伴;韩国是中国在 E11 中的最大贸易伙伴。



从贸易份额来看,2017 年 E11 内部贸易占 E11 对外贸易总额的比例持续下降的势头得到抑制,并超过 2015 年的水平。IMF 数据显示,2016 年 E11 内部贸易占 E11 对外贸易总额的比例为 23.1%,较 2015 年下降0.3 个百分点。分国别来看,E11 内部贸易在土耳其和韩国对外贸易的地位下降较快,货物贸易份额分别较 2015 年下降 1.7 个和 1.3个百分点;E11 内部贸易在印度尼西亚的货物贸易份额上升幅度最大,为 1.6 个百分点。2017 年上半年,E11 内部贸易占 E11 对外贸易总额的比例较2016年上升0.6个百分点至23.7%,较 2016 年同期则上升 0.7 个百分点(见表 5.8)。



5.3.3 自贸区建设艰难推进

在以美国为代表的主要发达经济体政策内顾倾向加重的背景下,全球自由贸易谈判的动力明显不足。一些双边和多边自由贸易区谈判久拖不决,难以达成共识。即便达成协定,也难以得到有效实施,或者在贸易自由化和便利化方面的推进力度上大打折扣。尽管如此,包括 E11 在内的很多国家仍在积极推动建立新的自由贸易区。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后,除美国外的其他11 个成员为推动达成新的协定不懈努力。2017 年 11 月,澳大利亚、文莱、加拿大、智利、日本、马来西亚、墨西哥、新西兰、秘鲁、新加坡和越南 11 国贸易部长在越南岘港市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期间决定继续推动 TPP,并将其改名为全面先进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2018 年 1 月,11 国代表在东京就协定文本达成共识,并计划于 3 月在智利举行签署仪式。CPTPP 的签署无疑将对新兴经济体与发达经济体之间的经贸关系发展带来积极影响。

WTO 区域贸易协定数据库资料显示,2016—2017 年仅有 9 项签署并生效的双边和多边贸易协定涉及 E11 中的阿根廷、巴西、韩国、墨西哥、俄罗斯、南非和土耳其等国,分别为南方共同市场—南部非洲关税同盟自由贸易协定、太平洋联盟协定、阿根廷—巴西自由贸易协定、韩国—哥伦比亚自由贸易协定、欧亚经济联盟—越南自由贸易协定、欧盟—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自由贸易协定、土耳其—摩尔多瓦自由贸易协定、南方共同市场—墨西哥自由贸易协定及南方共同市场—智利自由贸易协定(见表 5.9)。贸易协定类型涉及自由贸易协定(FTA)、经济一体化协定(EIA)和局部自由贸易协定(Partial ScopeAgreement,PSA)等形式。



第 6 章 国际直接投资

2016年以来,全球外商直接投资(FDI)未能延续 2015年的增长势头,总体规模持续下滑。但是,一些经济增长表现较好并鼓励对外直接投资和大力吸引外商直接投资的经济体,FDI 流出和流入仍保持较好的增长势头。E11 各国的 FDI 发展形势同样呈现分化格局。

6.1 直接投资增长乏力且分化明显

近三年,全球 FDI 复苏逐步巩固,但增长出现波动。根据 2017 年 8 月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发布的数据,在 2015 年全球 FDI流入额较 2014 年大幅增长 34.0%至 1.774万亿美元后,2016 年全球 FDI 流入额同比下降 1.6%,降至 1.746 万亿美元。2017 年,全球 FDI 发展仍面临诸多挑战,增长形势远低于预期。从不同类别的国家群体以及分国别/地区来看,FDI 流入和流出增速分化加大。

6.1.1 全球直接投资加速下滑

2016年全球FDI增速的分化既表现为不同类别国家群体以及不同国家之间的分化,也表现为一些主要经济体流入与流出增速上的分化。这表明国际直接投资发展不平衡现象在一定范围内有所加剧。

在 FDI 流入方面,2016 年发展中经济体与转型经济体的 FDI 规模较 2015 年有所下降。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数据显示,2016年发展中经济体与转型经济体 FDI 流入额为7,138 亿美元,较 2015 年下降 9.6%,流入规模较发达经济体少 3,185.71 亿美元。同期,发达经济体的 FDI 流入额为 10,323.73亿美元,较 2015 年增长 4.9%,流入规模创 2008 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高水平,仅次于 2007 年 12,838.08 亿美元的历史最高水平(见图 6.1)。

在 FDI 流出方面,2016 年发展中经济体与转型经济体的 FDI 规模为 4,085.25 亿美元,较 2015 年进一步下降 3.1%;流出规模不足发达经济体的四成。同期,发达经济体的 FDI 规模为 10,438.84 亿美元,较 2015年下降 11.0%(见图 6.2)。发达经济体 FDI流出乏力主要源于一些欧洲发达国家企业对外投资急剧下降。

进入 2017 年,由于全球主要国家经济环境的不确定性加大,全球 FDI 规模的下降幅度较 2016 年有所扩大。



2018年1月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投资趋势监测》报告的估算,2017 年全球 FDI 流入额为 1.518万亿美元,较 2016 年下降 16%。其中,发达经济体 FDI 流入额为 8,100 亿美元,较2016 年下降 27%;发展中经济体 FDI 流入额为 6,530 亿美元,较 2016 年增长 2%;转型经济体 FDI 流入额为 550 亿美元,较 2016年下降 17%。2017 年全球跨境并购额较2016 年下降 23%至 6,660 亿美元。其中,发达经济体并购额为 5,530 亿美元,较 2016年下降 30%;发展中经济体和转型经济体跨境并购活跃,跨境并购总额分别较 2016 年增长 44%和 157%。2017 年全球绿地投资额为 5,710 亿美元,较 2016 年下降 32%。其中,发达经济体绿地投资额有所增加,增幅为 11%;发展中经济体和转型经济体的绿地投资额分别较 2016 年下降 49%和 56%(见表 6.1)。


6.1.2 增速呈现分化格局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全球直接投资在2016 年显现颓势,但二十国集团(G20)、七国集团(G7)和金砖国家(BRICS)等全球主要经济集团的 FDI 流入与流出均保持良好的增长态势。在流入方面,2016 年 G20成员首次创纪录地突破万亿美元,达到11,472.8 亿美元,较 2015 年增长 29.1%;流入 G7 成员的直接投资额较上年增长45.5%至 7,568.7 亿美元;BRICS 成员吸引了 2,768.0 亿美元的直接投资,较 2015 年增长 7.5%。在流出方面,2016 年 G20 的直接投资额较 2015 年增长 7.0%至 8,513.0 亿美元;G7 的直接投资额较 2015 年增长 6.6%至 6,127.1 亿美元;BRICS 直接投资额增长最为强劲,较 2015 年增长 20.7%至2,064.4 亿美元。总体来看,G20、G7 和BRICS 均实现 FDI 净流入,净流入额分别为2,959.7 亿美元、1,441.6 亿美元和 703.6 亿美元(见表 6.2)。

根据 2018 年 1 月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投资趋势监测》报告的估算,2017 年美国、中国、中国香港、荷兰、爱尔兰、澳大利亚、巴西、新加坡、法国和印度为全球十大 FDI 目的地。美国吸引的外资规模最大,为 3,110 亿美元。在 E11 中,中国吸引外资额为 1,440 亿美元,较 2016 年增长约 8%;巴西为 600 亿美元,较 2016 年增长约 2%;印度为 450 亿美元,较 2016 年增长约 1%。

6.1.3 净流入下降远超预期

尽管 2016 年 E11 的 FDI 流入总体上仍延续了上年的下降趋势,但 FDI 流出有所增加,同时 FDI 净流入进一步下降。2017 年 8月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的数据显示,2016年 E11 的 FDI 流入总额为 3,422.11 亿美元,较 2015 年下降 1.8%。其中,印度尼西亚、阿根廷和土耳其的降幅较大,分别较 2015年下降 84.0%、51.1%和 30.5%;而俄罗斯、韩国和南非则分别较 2015 年增长 217.7%、163.8%和 31.3%;中国的 FDI 流入额为1,337.00 亿美元,较 2015 年下降 1.4%。得益于中国、韩国和沙特阿拉伯 FDI 流出额的大幅增加,2016 年 E11 的 FDI 流出总额较2015 年增长 4.5%,为 2,325.79 亿美元。这表明 E11 对外投资能力有所增强。在“一带一路”建设的推动下,2016 年中国的对外直接投资额较 2015 年增长了 43.5%,达1,831.00 亿美元,创历史新高,并首次成为全球第二大对外投资国。韩国和沙特阿拉伯的 FDI 流出额也大幅增加,分别较 2015 年增长 14.8%和 55.1%。由于 FDI 流入额下降而流出额增加,2016 年 E11 的 FDI 净流入总额较 2015 年下降了 13.0%,为 1,096.32亿美元。其中,中国首次成为 FDI 净流出国,净流出额为 494.00 亿美元(见表 6.3)。

6.1.4 流出份额显著回升

由于部分国家经济与政治的不稳定因素增加,E11 在吸引外资方面的竞争力总体有所下降。从 FDI 流量来看,E11 占全球 FDI 的份额在经历2015 年的大幅下降后,2016 年仍未扭转下降势头。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数据显示,2015年E11占全球FDI流入的份额较2014年减少 7.1 个百分点,为 19.7%;2016 年 E11占全球 FDI 流入的份额继续减少 0.1 个百分点至 19.6%,创近年新低。2015 年 E11 占全球FDI 流出的份额较 2014 年减少 7.2 个百分点后,2016 年这一份额较 2015 年增加了 2.0 个百分点至16.0%(见图6.3)。尽管E11 在全球FDI 中的份额仍处低位,但由于 FDI 流出的稳步增加,E11 的 FDI 流入与流出占全球的份额之间的差距缩小,两者仅相差3.6 个百分点。

从 FDI 的存量来看,无论是流入还是流出,E11 占全球的份额持续增加。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数据显示,2016 年 E11 的 FDI流入存量约为 4.16 亿美元,占全球 FDI 流入存量的份额为 15.8%,比 2015 年增加 0.8个百分点,较 2000 年增加 6.3 个百分点;同期 E11 的 FDI 流出存量约为 2.78 亿美元,占全球 FDI 流出存量的份额为 10.6%,比 2015年增加 0.8 个百分点,较 2000 年增加 8.0 个百分点。2016 年 G20 中的 8 个发达经济体的 FDI 流入存量约为 11.12 万亿美元,占全球 FDI 流入存量的份额为 41.6%,比 2015年增加 0.9 个百分点,较 2000 年下降 18.4个百分点;同期 FDI 流出存量约为 13.94 万亿美元,占全球 FDI 流出存量的份额为53.3%,比 2015 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