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请稍后..

阿迪达斯供应商永嘉是否还能翻身?

发布日期:
2018-02-21
浏览量:
67957

    作为阿迪达斯亚洲区最大的供应商,也是阿迪达斯全球最大的运动服供应商的永嘉控股(03322-HK)似乎从来不缺客户和订单来源。在过去的2017年,具有30多年行业经验、产品有口皆碑的永嘉控股却过得并不好,又在农历新年年前砸下重磅盈警,这间阿迪达斯的供应商是会淹没于时间长河,还是能够抓住机会反败为胜?

    盈警又盈警

    2月13日晚间,永嘉公布盈利警告:根据目前已有资料及集团截至2017年12月31日止年度的未经审核合并管理账目,集团预期截至2017年12月31日止年度公司股东应占溢利可能较2016年的约1.44亿港元减少约90%。

    同时,公告中提及纯利减少基于以下因素:生产业务的收益减少约5亿港元或16%至约26.21亿港元(2016年:31.21亿港元)。集团的主要越南厂房管理层有变,令该厂房的生产效率及产出大幅降低。集团已为越南厂房新聘管理人才,而彼等正逐步掌握生产流程,目前预期有关情况需要一段时间方能改善;关闭中国大陆广西省梧州一间厂房产生为数约2400万港元的成本(包括遣散费及资产减值);及集团运动服零售业务的同店销售及店铺贡献持续减少。

    

    图为永嘉一年来股价

    若以公司公告中提到的减少90%的比例估算,永嘉2017年全年纯利大概不到1500万港元。虽然此番有纯利同样大降而发盈警的2017中报铺垫,纯利直降90%确实令不少股东难以接受。而业绩对股价的影响自然不言而喻,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永嘉2月14日股价低开低走,狂泻15%才勉强止跌,同时当日最低点0.79港元也是52周以来最低点,后收于0.82港元,全日跌幅仍有13.68%。

    内忧加上外患

    永嘉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主要从事生产及销售成衣产品业务,包括运动服、高尔夫球及高级时装服饰以及相关配饰。该公司在中国内地、香港、澳门、台湾及新加坡运营业务。该公司通过两个业务部门运营业务:生产部根据原设备生产方式从事生产及销售运动服业务;分销及零售部从事分销及零售高级时装产品和运动服产品业务。生产方面主要合作客户有阿迪达斯、锐步等世界知名企业,而分销和零售方面亦取得例如「Tara Jarmon」、「Marcelo Burlon」、「DAKS」及「Champion」等多个国际知名品牌的分销权。

    

    值得注意的是,这并不是永嘉第一次出现纯利方面出现大幅度波动了。根据往年业绩,营收自2013年度的29.51亿港元增长至2016年度的40.33亿港元,但纯利多呈现不稳定的情况,多则达到2.43亿港元,少则仅有3177万港元,大幅度波动的业绩着实让人有些看不懂。不过,若是真如盈警公告所述2017年度纯利仅2016年度的10%,这应该打破了永嘉上市以来纯利方面的历史新低了。

    此外,随着中国地价升温,员工成本居高,公司决定将产能迁往越南等东南亚国家以享受当地低廉经营成本、稳定劳动力供应及有利的税务及关税。尽管有利于节省成本,但在产能迁徙过程中却发生许多问题。永嘉坦言:旗下主要越南制衣厂由于管理层生变,于2017年的表现未如人意,整体产量及厂房产能利用率未能符合所订目标。而越南厂房占集团生产力超过40%,其表现不足对集团的业绩造成严重影响。虽然公司未曾吐露是何原因使管理层生变,但根据2017年中期还录得2591.3万港元的纯利,在年末反而有所倒退的情况,越南事宜或是公司为恢复产能急需解决的头等大事。

    

    公司的业务收入接近80%来源于生产,余下为分销及零售所贡献。而生产的毛利率亦与成本挂钩。东南亚日渐上升的成本使公司财政面临很大压力。就2017中期而言,分销及零售业务的毛利率亦轻微下跌,且由于生产业务的收益及毛利率下跌,加上分销及零售业务的毛利率亦较低,公司整体的毛利率堪忧。此外,分销及零售受市场大环境影响,市场竞争激烈导致分销和零售业务亦存在不少压力,存货水平亦较往年大幅度升高。

    不破不立,公司面对越南厂房产能急剧下滑亦作出调整:上月末选择收购智驹集团60%的股份。据了解,智驹集团主要在中国及香港从事高端功能服及外衣的技术性成衣制造及贸易业务,包括为若干国际知名体育及时装品牌制造成衣。虽然与永嘉业务相近,但依据收购事项公告中“鉴于智驹集团的主要业务及资源,加上其与若干国际知名体育及时装品牌建立的业务关系,收购事项乃集团分散其业务、扩充及补足客户组合及市场渗透率的机会。”一言看来,客户群体重合度可能性并不大,收购有利于拓宽收入来源,也有利于弥补越南厂房的产能。而永嘉本身在运动服装市场多年,不管是经验上还是业务上具有其专业度,又于2017年9月作价人民币1.78亿元出售广东河源厂房地皮,现金流方面应该还是不错的。

    不过,越南产能恢复仍然需时,梧州工厂已然关闭产能迁移仍在进行,亦需要大量资金投入。永嘉已经做出了自己的抉择,自然也得承受迁移产能带来的风险。不过,能否东山再起,还要再看看永嘉是否能够顺利渡过这个难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