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请稍后..

家乐福中国引入腾讯永辉,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发布日期:
2018-01-26
浏览量:
80022

QjjQ-fyqwiqk4002388.jpg

  最近在新零售领域动作频频的腾讯又出新闻,1月23日传出腾讯永辉将联手投资家乐福,一时间尽是关于腾讯和永辉的利好,结果不巧,因为无法及时回复上交所关于投资细节的问询函,永辉超市(SH:601933)紧急公告申请自1月24日起连续停牌。

  不得不说,奇妙的A股市场对广大韭菜真是宠爱有加,一帮概念小弟跟着涨,大哥一定要等利好出尽再放出来,封死涨停再来一波5分钟撤单227万手(腾讯投资永辉云创复牌后第一个交易日),一地鸡毛。

  还是回到投资家乐福这件事情上,关于腾讯永辉的心思,相关分析内容已经很多了:

  腾讯,主要在微信支付,给社交流量变现,顺便卖点云计算服务;永辉呢,主要是找到一个不错的全球供应链盟友,强化自己的生鲜供应链,也能给超级物种增加了不少体验业态的想象空间。

  从外界反映来看,腾讯永辉很开心,而且还拿家乐福要在法国本部裁员2400说事儿,甚至有说是家乐福卖身腾讯永辉,这脑洞着实感人。

  别忘了这次放出的消息有一个很关键,此次投资完成后,家乐福中国仍将是最大的股东。也就是说退出中国卖身这事儿肯定没谱,而且家乐福这次似乎还带着“诚意”来的。

  维特就主要来说说家乐福打的什么算盘?说起这次投资,还要从2017年7月家乐福新官上任的CEO Alexandre Bompard(亚历山大·邦帕德)说起。

  半路出家的“压力山大”

  看这名字就知道天降大任于斯人,而且这位法国小哥的零售之路也真的是“压力山大”!

  现年45岁的邦帕德老爸Alain Bompard是个商人,1997年到2003年曾经是法甲豪门俱乐部圣埃蒂安主席。所以邦帕德早年可以在体育媒体圈轻松上位,而且混的风生水起。

  2004年加入法国Canal+电台核心决策层,后来出任体育部主任;

  2008年接任Europe 1电台主席和CEO职位。 

  真正接触到零售行业是在2010年出任了法国零售连锁商Fnac CEO。

  Fnac算是一家比较有历史的企业了,成立于1954年。最开始是卖廉价照相机,后来又扩展到音像制品、家电和运动器材,现在又换成了电子产品、文化音像制品、家居和厨具等。

  俨然一副百货进化史。

  到了1994年Fnac被Kering(当时还叫PPR集团,世界三大奢侈品集团之一)收购,不过收购Fnac之后就尴尬了,发现自己进军零售行业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就拿Fnac这买卖来看,营业额倒是挺高,利润低的可怜,太不划算。

  你想啊,伺候那些大几万买个包眼睛都不眨的人躺着赚钱,干嘛要零售百货那种脏活累活?

  另外Kering好歹也是法国CAC 40指数的成分股(相当于A股的上证50),太多LOW的业务放在报表上,董事会也有不小压力。

  以2011年为例,Fnac 占Kering(当时的PPR)总收入的34%,达41.7亿欧元,其收入几乎和整个奢侈品部门收入(49.1亿欧元)相当,但它在盈利能力方面几乎是奢侈品的1/10。

  结果董事会一致决定,LOW、不赚钱的业务趁早甩掉。

  在2010年邦帕德接任Fnac CEO的位置以后,大刀阔斧,裁员500人,削减成本,专注在图书音像、数码等业务,还真就分拆上市了,后续又花12亿欧豪购家电零售商Darty(家乐福也参与了竞购),迈向欧洲零售之路,当时两家的线下门店数量已经达到622家,并且打通了线上渠道,邦帕德更是放话要对标亚马逊。

  2018年以来,Fnac股价一度突破100欧,与2013年的发行价19.95相比翻了近5倍。邦帕德在法国零售圈算是一战成名。

  “关在笼子里的老虎仍然是老虎”。——戴高乐

  邦帕德可以算得上是法国,乃至欧洲零售圈的一只猛虎。

  家乐福的大本营在法国,法国地区贡献的收入几乎要占到集团的一半,本来这边市场就几乎处在停滞状态,结果竟然有人在自己的大本营搞零售的资本运作,还是高调的从自己手中抢走的买卖,邦帕德雷厉风行的作风引起了家乐福董事会非常大的重视。

  想要驯服猛虎,显然不能关在笼子里,而且还要给他更大的空间,对于邦帕德这个准职业经理人来说,家乐福算是一个不错的好平台。

  在邦帕德出任家乐福CEO时,汇丰银行的分析师Jerome Samuel这样评价,“Bompard在制定公司长期策略、削减企业成本方面很有经验,也具备丰富的零售经验,是全渠道零售的先行者。家乐福需要提升公司业绩,同时大幅削减成本。”

  对于家乐福来讲,相比与尽在法国本土或者欧洲地区做零售不一样,这个压力相比Fnac的转型有过之而无不及,来看看家乐福的利润表:

  2016年一般性营业利润23.51亿欧元,不及去年的24.45亿欧元,最大的症结当属亚洲市场,亏损5800万欧元。

  而在上周公布的2017年Q4财报中提及,将2017年一般性营业净利润下调到了20亿欧元,同比下滑15%。

  主营业务下滑,特别对这种巨头而言,就好比火车头脱轨,一不小心整条列车都被带出轨道,家乐福就处在这个节骨眼上。

  2022计划,5年两个50亿

  上任CEO以后,邦帕德依旧展示了其雷厉风行的一面,而且小目标定的也是很有霸气,都是billion 级别欧元单位。

  1月23日家乐福发布了“2022”转型计划,这算是邦帕德上任以后的第一个重要举措,立志要用5年的时间,让家乐福在全球零售领域成为领军人物。

  转型计划洋洋洒洒有30页,但最主要的两个关键点维特认为是线上和生鲜两个目标。

  在2022转型计划当中,对于生鲜板块定下的目标非常高,具体是在有机食品这一块,明确提出不仅要提升生鲜食品质量,还要做到产地溯源,继续在整个链条中努力排除争议的物质出现。

  生鲜一直以来都是家乐福想作为突破的点,早在2011年11月,家乐福“蔬果茂”就在上海成立的办事处,这是家乐福集团旗下负责生鲜货品采购的公司,总部在西班牙,拥有25年专业的采购经验。

  2014年9月家乐福中国又正式引入了“家优鲜”项目,这个是家乐福的可追溯农产品品牌。无奈对于当时的中国太过超前,效果并没有很好。

  而如今国内新零售风起云涌,家乐福似乎也有了卷土重来的气势,预期要在2022年之前,生鲜销售增速达到快消商品的三倍,2022年达到50亿欧元的营收。

  在线上业务方面,一直是家乐福的短板,在邦帕德这边则不是事儿,表示直接豪掷28亿欧一步到位用在数字化上面,而且还请来了全球四大广告公司之一阳狮集团下属的数字化转型资讯团队Sapient。

  而在后续的市场投入方面,要把50%的市场费用在电子渠道上,并立誓在2022年之前电子商务方面实现50亿欧的营收,看来家乐福的全渠道是要血战到底了。

  至于引入腾讯永辉,其实这只算是家乐福在亚洲地区非常重要的一个合作伙伴,家乐福要是要打造全渠道全球的供应链,无论线上线下,搞一个更开放的平台。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之前有传言家乐福中国要卖身阿里欧尚,然而对于家乐福方面而言,似乎与腾讯永辉一样,都有一个最强的敌人是阿里。

  阿里2017年11月鲸吞的Auchan Retail S.A.(欧尚零售)可是家乐福在法国本土的直接竞争对手,堂堂世界500强67位(2017年),要在老家跟老冤家欧尚握手言和有点丢面子啊;

  而从CEO邦帕德方面来看,Fnac任职期间,前东家Kering也是因为假货问题前后起诉过阿里不少次,对于阿里的好感相比没有那么高。

  引入了腾讯永辉之后,未来5年家乐福中国是去是留,维特认为是后者。

  虽然家乐福亚洲地区的业绩堪忧,但大大小小门店加起来也有447家,(2017年半年报),耕耘了20多年的门店拱手相让着实可惜,以后再想进来就难了。

  在零售领域,盒马鲜生、超级物种等被业界津津乐道的就是坪效很高,这个很好理解,单位面积贡献的利润越多,一个分母,一个分子,怎么做显而易见。

  而从目前来看,盒马鲜生算是打通线上渠道的代表,单位面积卖更多的货,坪效自然高,目前线上营收几乎占到50%以上;

  而超级物种则是“超市+餐饮”的代表,为什么这事儿能成,在于餐饮的毛利要高到60%-70%,加到低毛利的零售上面,有场景,自然提高的坪效。

  如今家乐福“2022计划”公布出来,线上+生鲜两手抓,没有理由卖身割肉。

  而且即便是割肉了,资本层面交割会涉及到诸多监管问题,财大气粗能接盘的没几个,谈判筹码少,再加上超市里多属劳动密集型工作者,安置也非常头疼。

  再说了,从邦帕德一系列的举措来看,要卖早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