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请稍后..

董明珠造车扩张快成本大增 珠海银隆欠款或超12亿

发布日期:
2018-01-18
浏览量:
76951

1516239856120467.jpg

    

    近日,珠海银隆被媒体曝出拖欠供应商货款至少12亿元,并遭到起诉。而这一起诉状,不但揭开了珠海银隆的财务一角,同时,让银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不得不在镁光灯下炙烤。

    1月17日,珠海思齐内部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目前珠海银隆共拖欠其货款7600万元,其中有1700多万元在走法律程序。

    另有不愿具名的被欠款供应商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12亿元的欠款也仅仅是目前已知6家供应商的欠款总额。“珠海银隆下属供应商众多,估计银隆真实的累计欠款会更多。”

    上述人士还表示,珠海思齐7600万元的欠款在供应商中根本不算多,小公司多次讨要未果,无力维系才会选择站出来诉讼。对于银隆来说,这是必须扼守的红线。目前众多供应商都在观望“如果还了思齐的钱,银隆就别想安心过年了。”

    1月17日,格力电器副总裁、董事会秘书望靖东前来解围。他表示,银隆没有拖欠格力电器的货款,这次事件也不会影响银隆与格力电器的合作,因为这是由于产品质量验收不合格导致的纠纷。

    珠海思齐副总经理束磊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多家供应商仍与银隆有业务往来,“他们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走到上诉这一步。”

    对此,珠海银隆却给出了截然相反的说法,珠海银隆于1月16日发布律师函称,思齐公司产品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以及售后服务缺失,是银隆公司拒付思齐公司部分货款的根本原因,“银隆完全有能力去应对,不存在恶意拖欠货款问题。”

    1700万元争议欠款始末

    资料显示,珠海思齐成立于2014年初,是一家以研发生产和销售液冷电动汽车充电设备、储能设备、提供充电站整套解决方案的高科技企业。在公司官网上,目前仍标明其是银隆集团和格力电器的重要合作伙伴。

    珠海思齐副总经理束磊告诉《证券日报》记者,2016年,珠海银隆是公司最大的客户,其订单占到其营收的60%,。但从2017年4月份开始,由于珠海银隆拖欠款激增,公司就中止了与其的合作。

    据束磊介绍,在去年2月份时,银隆就陆续不再给供应商付款。从2月份到6月份,银隆以资金吃紧为由希望能够延长付款期限。然而到了7月份,束磊渐觉蹊跷。“银隆总是以售后和影响品质声誉为名对公司开具罚单,累计下来一个月能达到200万元--300万元。”束磊称,从那时开始,部分被拖欠款项的供应商代表就组建了微信群,互通信息了解情况。

    在多次索要无果的情况下,2017年9月份,思齐公司选择将银隆告上法庭,诉讼涉及的订单是珠海思齐向珠海银隆供应的11套储能车,合同总金额约为3000万元,思齐要求银隆电器支付剩余1775.2万余元货款以及违约金,并要求银隆新能源公司承担连带偿清责任。

    2017年12月15日,该案一审判决下达,判决要求银隆在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向原告珠海思齐支付货款1775.2万元及违约金,珠海银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束磊表示,目前拖欠的7600万元货款仅有1700多万元在走诉讼流程,剩余的5000多万元是双方没有争议的,是有验收报告的。“目前银隆不是争议的1700万元不支付,是连没有争议的5000多万元也不还,并以质量问题为名混为一谈,令人气愤。”

    “拖欠的5000多万元最短有八个多月,最长的有一年零四个月”。束磊表示,“目前工厂生产也停了,去年12月份的工人工资,如今也只能欠着不发。”

    对此,珠海银隆相关负责人称,是由于珠海思齐产品出现质量问题,公司才没有支付他们的货款。“目前此事已经在司法程序当中,一审之后我们提起了二审,需要等到二审之后,才能有一个结果去执行。”

    供应商称欠款或超12亿元

    据了解,珠海银隆生产的电动车主要采用钛酸锂电池和磷酸铁锂电池,由于银隆自己并不生产磷酸铁锂电池,所以电池部分均为外购。目前,北京国能、广州鹏辉、深圳沃特玛是其主要的磷酸铁锂电池供应商,而上述几家公司也存在被拖欠货款的情况,欠款金额从数千万元至数亿元不等。

    此外,如珠海思齐一样的电池产业上下游供应商中,亦有多家公司表示存在欠款,金额不等。据此,有不愿具名的供应商对记者表示“银隆逾期拖欠的款项远不止12亿元,可能会达到数十亿元。”

    对此,珠海银隆相关负责人称,12亿元的应付款项对于珠海银隆这样体量的企业来说属于正常,银隆的所有应付款项都在有序安排,同时也完全有能力去应对。

    银隆新能源主管财务的副总裁李志亦表示,由于目前多个产业园同时在建,并且国补资金未到账,银隆2017年确实入不敷出,总的资金差额约达40多亿元左右。但李志同时表示,银隆的银行存款还有数十亿元,其中能随时使用的自有资金有十几亿元,公司资金链不存在问题。

    快速扩张致成本大增

    值得一提的是,自董明珠大举投资银隆一年多来,银隆的规模快速扩张。据《证券日报》记者统计,自2016年12月份以来,银隆先后与成都、兰州、天津、南京、攀枝花、珠海、洛阳等多地开工建设新能源产业基地和产业园,总计投资高达700亿元左右。

    有接近银隆人士向记者透露,2017年初,银隆内部干劲很足,企业处于快速扩张阶段,整个上半年忙于备货。然而到了下半年,却遭遇到鲜有订单的窘境,以至于后来直接停掉了生产。

    事实上,受补贴政策影响,电动客车销量在2017年初确实经历了断崖式下跌。然而在市场增速大幅度放缓的背景下,银隆仍提出2017年销售超过3万辆的目标。数据显示,2017年银隆销售订单仅为6000多辆,与订立的目标相去甚远。

    此外,记者注意到,2014年末、2015年末和2016年6月末,珠海银隆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快速上涨,分别为3亿元、31.8亿元和47.7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6.60%、82.35%和192.10%。

    对此,公司解释称,应收账款余额快速增长一是由于新能源汽车补贴的拨付清算方式导致回款存在一定账期,且2016年国家补贴发放进度延缓影响回款进度;二是下游客户主要为当地国资背景和地方财政支持的公交公司,信誉度较好,但是审批和账期较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