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请稍后..

美国将于本月决定是否对中国进行贸易制裁

发布日期:
2018-01-10
浏览量:
120557

timg.jpg

    

    税改正式落地后,也许是挑选了立竿见影生效的施政领域,也许是为了给2018年中期大选的共和党造势,美国总统特朗普将很快宣布针对美中贸易的强硬手段。

    据日经新闻报道,美国政府将在1月底之前决定是否对中国施加贸易制裁,作为对大幅贸易逆差的回应。上周美国商务部数据显示,去年11月美国对华贸易逆差环比增扩0.6%至354亿美元,商品贸易逆差规模创2015年9月以来最大。

    1月底恰逢特朗普在国会宣读任内的首份国情咨文演说,重点据称会放在贸易愿景,针对中国采取更加激进的立场。时政媒体Politico援引三名知情官员称,特朗普本周开始约见多名内阁部长和高级顾问,最终将敲定对他国“不公平贸易做法”的惩罚性关税措施。

    美中贸易摩擦将在2018年升级并非没有预兆。华尔街见闻主编精选《“真正”的特朗普要来了》提到,去年因税改、朝鲜危机以及共和党内建制派的“阻挠”,特朗普政府对中国的贸易战威胁只是“雷声大雨点小”,今年美中贸易关系紧张将升级为最大的“黑天鹅事件”。

    去年的密集贸易调查为行动铺路

    2017年的主线是,特朗普政府启动了一系列针对中国贸易实践的反倾销调查。

    4月,美国先后对进口钢铁和进口铝启动调查,并罕见地动用了《1962年贸易扩展法》第232条款,赋权美国商务部调查进口对国家安全的影响,美国总统有权在调查结束时限制相关进口。特朗普还在4月末签署的铝进口行政备忘录中表示,美国铝产业“被不公平的海外贸易破坏”。

    虽然这两项调查不是针对某个国家,而是以产品为导向,即进口是否影响对美国防设备的生产等,但指向中国的目标意味浓厚。中国既是全球最大钢铁生产国,也是美国的第二大铝进口来源国。美国商务部需在270天内向总统汇报调查结果,时点也正好指向了今年1月底。

    11月底,美国商务部还自发开展了针对进口自中国的普通合金铝片的反倾销与反补贴税双重调查,属于30年来罕见,并称与上述“232调查无关”。相关调查的初步决定将在今年2-4月发布,最终决定在4-7月发布,可能征收的反倾销税额为56.54%-59.72%。

    6月末,美国新锐媒体Axios提到,特朗普及部分高级顾问拟将加征关税的范围扩大至其他进口产品,如纸、半导体和洗衣机等,呼应了美商务部长罗斯在4月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称,国家安全贸易调查的范围可能扩大至半导体业。

    8月,特朗普指示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决定,是否按照《1974年贸易法案》第301条对中国发起调查,包括中国侵犯美国知识产权和强制美国企业进行技术转让,堪称美国贸易保护的“核武器”。该条款授予总统对外国影响美国商业的“不合理”和“不公平”进口加以限制,并采用广泛报复措施的权力。调查结果将在今年8月公布,但特朗普可以选择提前限制中国在美投资,或单方面提高关税。

    此外,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7月称,应美国光伏企业Suniva公司申请,对所有进口至美国的晶硅光伏电池(含组件)发起全球保障性措施调查,即“201调查”。9月22日,ITC作出了损害裁决,认定进口产品对国内产业造成严重损害,11月底向特朗普递交了采取限制措施的报告。

    外界猜测,上述针对光伏产品和知识产权的打击举措,都将在特朗普的国情咨文演说中体现。ITC建议对进口太阳能板征收35%的关税,美国政府可能采取更严厉的措施。无论力度如何,都会损害中国的相关产业,因为中国是全球太阳能板的第一大生产国。

    据一位美国前贸易代表透露,随着调查报告陆续出炉,2018年将是特朗普的行动之年。

    2018年或为特朗普的行动之年

    事实上,从去年11月开始,美国对华贸易摩擦已经逐渐升温,并进入实质的执行阶段。

    11月30日,特朗普政府公开表示,拒绝承认中国具有市场经济地位。这意味着在未来面临反倾销诉讼时,中国还将继续遭受“不公平待遇”,计算反倾销税时采用所谓符合自由市场经济地位的第三方国家数据进行定价,而不是以中国本土的生产成本和价格核算。

    12月6日,美国商务部初步裁定,将向原产自中国的越南钢铁产品加征高额关税,成为美国第一次无视原材料在第三国再加工的过程,直接根据原材料产地来源征收惩罚性关税,恐将打开令贸易战激化的“潘多拉魔盒”,最终裁定结果将于今年2月16日公布。

    12月18日,特朗普发布任内首份《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视中俄为最大对手,对中国内政和外交政策有多处批评,把中国称作美国利益的竞争者。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中方敦促美方停止故意歪曲中方战略意图,摒弃冷战思维与“零和”博弈等过时观念。

    特朗普随后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中国在贸易问题上令美国受伤很深,此前对中国友善是为了换取在朝鲜问题上的合作,但对中方合作力度表示失望。美媒称,莱特希泽当月在中美贸易执委会的闭门会议上透露,美国公司对中国不当贸易行为的申诉不能简单通过额外商讨来解决,似乎对美国政府的强硬态度可能有损两国每年6000亿美元贸易额漠不关心。

    据中国经济网,美国BiTMICRO公司上周依据《1930年关税法》第337节,向ITC指控对美出口、在美进口或在美销售的固态存储驱动器、可堆叠电子元件及产品侵犯专利权,请求发布有限排除令和禁止令,涉及到联想。中国商务部统计,我国已连续15年成为遭受“337调查”最多的国家。

    另据英国《金融时报》,美国商务部去年已经对进口自中国的工具箱和橱柜等,征收了最高96%的惩罚性关税。华尔街见闻曾评价称,这些美国单方面的“小动作”不构成贸易战,涉及领域在双边贸易中占比非常小,但这一切可能将随1月底的国情咨文而彻底改观。

    美国到底能不能打得起对华贸易战?

    华尔街见闻主编精选《贸易保护“核武器”周一见?》提到,面对美国的贸易保护措施,中国必然将采取反制措施。曾有媒体报道称,中国官方可能考虑对美国大豆、汽车、飞机和稀土产品采取进口限制措施。

    日经新闻称,有分析人士也担心针对中国的贸易战“打击面扩大”,会进而影响到美国与其他国家的贸易往来,并遭到其他国家的报复。例如上文提到的“201调查”、“301调查”和“337调查”都可以打击来自加拿大、韩国和日本的进口,据称有些国防部官员希望能将美国盟友排除在外。此前欧盟也曾威胁称,可能针对美国施加的贸易制裁采取报复措施。

    华尔街见闻见智研究所曾提到,如果特朗普不顾一切发动贸易战,假设对其他国家进口品征收20%的额外关税,今年的经济增速将比预期降低1.4个百分点。更高的进口价格,不仅会加剧企业成本,还会诱发通胀和利率上行,影响内需和本国投资,美元升值将降低全球对美国产品的需求。

    《人民日报》曾在去年8月撰文《对华贸易战,美国打不赢更打不起》称,全球价值链中,贸易顺差反映在中国,但利益顺差在美国,总体上双方互利共赢。截至去年6月,中国是美国第二大贸易伙伴、第三大出口市场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美国出口26%的波音飞机、56%的大豆、16%的汽车、15%的集成电路目的地都是中国。

    美国对外贸易委员会前主席、代表跨国公司利益的游说人士William Reinsch表示,必要时应对知识产权等展开调查,但也警告称采用“301调查”重磅武器会激怒中国等被打击国家。除了用“激将法”引导出对手国的报复措施,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