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请稍后..

WTO部长级会议后 全球多边贸易体制何去何从?

发布日期:
2017-12-24
浏览量:
77498

185044493.jpg

    

    北京时间12月14日,第十一届WTO部长级会议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落下帷幕。此刻,这个全球性的“经济联合国”正在面临新的挑战。

    北京时间12月14日,第十一届WTO部长级会议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落下帷幕。

    部长级会议是世贸组织(WTO)的最高决策权力机构,一般每两年举行一次。从最初关贸总协定的20多个成员国到现在164个国家,经历几十年发展的WTO,对整个世界的贸易繁荣和全球化的推动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此刻,这个全球性的“经济联合国”正在面临新的挑战。出席此次会议的中国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评价道,“世贸组织谈判已经走到了一个山重水复的境地”。经过四天谈判,会议在粮食安全公共储备、农业国内支持、农业出口竞争等主要谈判议题上并未取得突破。

    美国和欧盟都对WTO效用提出了批评,美国的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认为,WTO现在失去了最主要的焦点,变成了一个专注于诉讼的机构,欧盟的贸易专员也认为,WTO无法解决成员担忧的问题。

    一个倾向性是,部分国家特别是美国为代表的国家试图回到双边贸易道路上,对多边贸易体制并不积极,导致本次会议面临很大的挑战。此外,随着谈判的深入,涉及各成员国内政策的深层问题,内部阻力不小。全球化将何去何从?

    “世贸现在缺少领头羊,是一个真空的时期。”12月18日,在全球化智库(CCG)举办的《从WTO部长级会议看全球多边贸易体制的未来》论坛上,商务部美大司原司长何宁分析道,由于发展差异和各自利益,164个国家难以达成一致的共识。

    在发展的十字路口上,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入世”16年的中国,在此次会议上被寄予厚望。作为世贸组织的重要成员,中国对WTO表示坚定支持。“不赞成因为个别成员的诉求得不到满足就全盘否定世贸组织作用的做法。”商务部发言人高峰在12月21日表示,中国将继续坚定地维护以世贸组织为核心的多边贸易体制,积极推动世贸组织的发展。

    这也许是新的开始。此次会议上,包括中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韩国等在内的44个世贸组织成员在此次会议期间发表联合声明,重申支持多边贸易体制。而在单边主义、保护主义抬头的大背景下,中国面临什么样的挑战?又能在维护多边贸易体制方面做出哪些贡献?

    矛盾重重

    “从态势看,可以说是一片混乱。”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原院长、WTO研究会常务副会长霍建国表示,他认真看了世贸组织总干事阿泽维多的总结讲话,认为“并没有什么声明和结论性的内容,显得有些悲哀”。

    霍建国指出,问题在于,第一,发展中国家势力兴起,发达国家受到牵制;第二,虽然发展中国家声音很大,但是在实质指导和左右的能力上还有点力不从心,发达国家依然占据主导地位;第三,WTO现任的领导和工作层很弱,工作理念不够,统领数量庞大的成员国很吃力。

    “WTO讲不出自己的意见,又怎么影响WTO的前进方向?”霍建国认为,阿泽维多的总结过于“糊弄”,只说“你好、我好、大家好、会开得不错”,根本不说成果、方向、危机,根本不解决问题。

    事实上,四天的谈判后,此次部长级会议在粮食安全公共储备、农业国内支持、农业出口竞争等主要谈判议题上的确未取得突破。

    同时,“WTO需要创新,特别是在电子商务、服务贸易、知识产权保护等新领域上。”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理事长兼主任王辉耀说。

    这次会议也暴露了一些矛盾。霍建国介绍道,此次的部长声明,由于美国反对,并没有发布;上一届的内罗毕会议,以及2013年巴厘岛会议上,曾经达成了一个出口不补贴的协议,在农产品作物不补贴方面达成了一定的成果。然而,美国认为这是在搞“差异性待遇”,认为这个协议无效。

    此外,“发达国家形成了一个合作的态势,这一点让我们感到比较紧张,”霍建国表示,而与之相比,虽然发展中国家在会议上组成了大大小小的各种联盟,基本上还是一盘散沙。

    所谓联盟,相当于微信拉一个群提意见。G60就是其中一个“微信群”,包括了美国、欧盟、日本等发达国家,以及一部分发展中国家。“发达国家力量依然很强,在某种意义上他们仍然在左右和引导整个进程。”霍建国感觉到了一种倾向性——大家基本上都认可G60发表的很多意见。最终,美国、欧盟表态支持G60,形成了一个相对主流的思想。

    美国究竟意欲何为?霍建国分析道,美国方面认为WTO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在规则上没有办法落实,现有的成员基本上都不执行,所以下一步,美国主张的是改革。

    从美国的态度来看,经济观察报在CCG论坛上采访的多位专家认为,美国并没有放弃多边贸易体制,并且仍然在发挥作用——包括东盟、G20等各种国际会议,美国并没有放弃,而是派代表出席,并且提出建议。

    领头羊困境

    为什么1948年的时候搞多边贸易体制?何宁分析道,谈双边协定太耗费精力和时间,一个让大家来遵守的多边体制,可以达到比较事半功倍的效果。从23个国家发展到160多个国家,足以说明它的作用和吸引力,不是说垮就垮掉了,它的作用还在,它的吸引力还在。

    回顾从1948年开始多边贸易体制成立,到现在WTO近70年的时间里,目前这个时间截点被何宁视为WTO“最困难的时期”,问题出在“没有领头羊”。

    此前,多边贸易体制呈现美国、欧盟、加拿大、日本四大家鼎力的局面。世贸组织成立之后,一百多个国家的参与打破了这种局面。何宁回忆道,一百多个国家各有各的利益和想法,发展中国家占的比重越来越大、面临的困难各不相同,各国之间难以形成一致。

    据何宁回忆,拐点可以追溯到中国入世不久后的2003年。当时,何宁在墨西哥开贸易部长会的时候,已经非常明显的感觉到了这种“领头羊困境”。

    “坎昆会议的时候,发展中国家对很多问题上都表示不同意,这个不同意就使得最后很难做出有共识的决定,情况出现了变化。”何宁回忆道,之前各国有意见,但是谈一谈、压一压基本上能够压下去,但是2003年基本上“压不住了”,后来这个特点非常明显,一直发展到现在,四家不起作用、美国不感兴趣,甚至出现美国要退出WTO的预测。

    王辉耀举例分析道,多哈谈判是比较令人困扰的,部长级会议开了一次又一次,2001年到现在,一直没有得到太大的突破。而类似的问题,也体现在此次部长级会议上。“160多个国家协商一致谈何容易?这是多边贸易体制必然遇到的问题。”何宁说。

    那么,中国能在新一轮的领头羊之争中拔得头筹吗?何宁认为,有一定难度。他认为,尽管中国体量大,贸易排第一、经济排第二,但是还没有具备领头羊推动某一项政策的能力;同时,各国之间不同的诉求也使得达成一致越来越困难。

    除此之外,中国在世贸中的利益诉求也随着自身的发展经历变化。“从经济上来讲,我们已经从发展中国家越来越多地向发达国家靠拢”,何宁分析道,在投资方面,以前中国更关注保护东道主利益,认为投资方是发达国家的事,现在中国也开始考虑投资方的利益、也要考虑准入前国民待遇,就是一个例子。

    中国方向

    “很多人对中国抱有很大的期望,希望中国能够更多出来发挥能力”,王辉耀表示,WTO这么多年的发展靠的是诸如美国、欧盟这样大的经济体推动,当前的现状是,特朗普为代表的美国政府态度并不积极。他回忆道,在会上,一些声音强调, WTO需要一些具有较强领导力的大国来推动,需要更多的国家发挥作用。

    改革开放后,在经历了长达13年的复关和入世谈判后,中国于2001年正式成为世贸组织中的一员。大约两三年前,王辉耀在日内瓦与一位WTO的前总干事交流时,这位干事曾指出,中国加入WTO确实很好,但是中国在前期过程当中,对很多议题的参与程度还不是那么深,还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

    而在此次会议,中国牵头先后举办9次非正式对话会议及研讨会,吸引了超过80个WTO成员参加讨论,凝聚共识。

    与此同时,全球经济同步复苏,美欧日经济全面得到的缓解等同时,其态度也更加强硬。12月1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其任期内的首个《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将中国描述为战略竞争对手,指责北京实行旨在削弱美国的经济侵略政策,并提出要加强在经贸和投资方面对美国经济利益的保护。而欧盟则在12月19号出台反倾销新方法的修正案,引入所谓的“市场严重扭曲”的概念,20号又发布涉华的专门报告,直指中国。

    “中国自身的经历让我们从来没有、永远也不会实行所谓的经济侵略政策。”商务部发言人高峰在12月21日的发布会上指出,中国在新时代推动建设新型国际关系,其中很重要的内涵就是合作共赢。“在国际经贸领域,我们不赞成把经贸关系简单地看作此消彼涨的竞争,或者是你输我赢的零和游戏。”高峰强调,无论是美国还是其他经贸伙伴,中国更倾向于视为合作者,而不是竞争对手。

    霍建国认为,中国需要反思的是,在WTO这种场合,在国际贸易这种新一轮的格局竞争当中,中国是什么态度;此外,美国没有退出多边,而是想加大双边、获取更大的利益,如何把握好中国所处的位置。

    怎么来支持多边贸易体制?“中国要练好自己的内功。”何宁认为,在管理体制、国内规则、对世贸的承诺等方面,是否履行承诺、做到位,是很重要的;而当中国成为一个榜样,慢慢体现自己的作用,才是真正的领头羊。

    怎么去体现中国经济发展的好处,获得更大发言权?“一个更高水平层面的开放局面是必要的,同时要适量增加进口。”何宁认为,美国在世界经济中具备发言权,得益于它为世界提供的大市场,中国达到一半甚至一半以上是进口的时候,发言权才足够大。

    目前,中国正在采取一些举措,包括自动、自主的减税、降低市场准入(包括金融领域方面),何宁认为,“这是一个正确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