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请稍后..

倾听 88 岁厉以宁的呼吁,读懂中国的未来

发布日期:
2017-12-19
浏览量:
78060

这是刘胜军微财经的第 77 篇原创首发文章

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招,也关系到每个中国人的命运。2018 年,中国将迎来改革开放 40 周年。

研究这 40 年的发展历程,将对中国未来 10 年的发展判断指明方向。以史为镜,仔细研究改革开放历史的人,将比不关心的人更能读懂下一个 10 年发展方向。

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与一群富有家国情怀的“经济学家”的努力密不可分。“厉股份”厉以宁与“吴市场”吴敬琏同为 1930 年生人,即将迎来 88 岁的人生。厉以宁呼吁“改革不能拖”,吴敬琏更是力挺改革的旗手。吴老曾说过的话,代表了这一代“ 80 后”的心声:

我们这一代人总有挥之不去的忧患意识,这与自己的经历中的家国多难有密切的关系。民族振兴是我们这一代人刻骨铭心的梦想。我曾经说过,我们个人的命运是同改革开放的命运联系在一起的。对民族前途自然就应当有一份责任和担当。虽然未来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但是有了这样的现实目标,我们就能沿着这一改革的道路坚定不移地前行。

(厉以宁与吴敬琏)

这些可敬的老人,“烈士暮年”,没有含饴弄孙,不去游山玩水,而是为改革呼吁奔走,代表了一代人“历史深处的忧虑”。“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 他们的忧患意识和身体力行,是真正的国民财富。

(笔者与厉以宁教授)

2013 年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历史性地提出“全面深化改革”,并承诺在 2020 年改革取得“决定性成果”。改革时间紧任务重,十九大之后,关系到每个中国人的改革如何砥砺前行?

2017 年 12 月 17 日“第十九届北大光华新年论坛”上,厉以宁呼吁“改革不能拖”,演讲中不乏敏锐的见解与警醒的思考。认真研读,对中国未来经济以及企业发展的趋势方向会有更深更具前瞻性的思考和判断,洞察先机。

以下是笔者仔细听完全部演讲后的重点梳理和总结:

一些发展中国家只顾发展,只顾引进外资,盲目发展,盲目开放投资,盲目输出资源而不改体制,这是有害的,就会使他们陷入低收入陷阱。中等收入水平也能达到,但同样就会陷入中等收入陷阱。

路径依赖是什么意思?就说走老路,这是最保险、最安全的,因为前人是这么做的,后人跟着他们的脚步走,这样的话不承担责任,同时也就回避了走新路可能遭遇的风险。在这种情况下,于是很多国家虽然它感到现在的旧发展方式有问题有矛盾,但还是坚持它的路径依赖。

路径依赖的影响不可小视,不少人认为中国的国情还是可以慢慢地改,这样速度慢的新发展方式还在推。这是一个大的问题,传统发展模式它是不会自动退出的,要挤它,这样才能找到新发展方式。路径依赖在思想上成为一个障碍。

对中国来说,旧的发展方式的影响是深远的,旧的发展模式持续了多年了,在社会上有很多,严格说,在中国只有十八大以后,中央才把新旧模式更替看作发展方式的革命。

新发展方式一定要通过重要的改革,通过一些革命性的改革才能做到。最重要的是改革什么?比如说让企业成为市场主体。这个就是一种改革,这个改革以后,就能够使企业真正的自己经营自负盈亏。

为什么现在这么急,改革是不能拖的,如果是长期在这里较量,是旧生产模式好还是新的生产模式好,因为经济在前进,企业它有同行,国外有同行,国内也有同行,你不改就被淘汰了,不改就竞争不过别人了。

再走以前的道路,路径依赖的道路最后只能延迟经济的转变。旧的是重数量、重速度,新的是重质量、重效果。置之死地而后生,企业应该有这样一种想法,但我们现在却不是这样。我们现在怎么样?认为转变还是可以的,得慢慢来,别那么着急。有各种各样的争论。

高速度不是常态。很多世界上的国家走过高速都是暂时的,不能维持的。中高速增长对某些国家来说,走过了也不是常态,还在往下走。在中国目前的情况下,不要再留恋高速度,中高速度就够了,我们把中高速度作为常态,这样的话就能够持久。

改革是不可能止步的,你按旧方法就待在这里了,迟早要被淘汰,那就不如出来拼,出来改。所以现在是叫二次创业,对民营企业来说特别重要,民营企业今天正面临着二次创业的阶段,如果没有二次创业怎么来应付下一阶段的竞争?不能够再去依赖过去的途径,我们应该说只有通过竞争自己,改造自己,创新路,中国企业才有更美好的前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