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请稍后..

经济大势:中国、美国,欧盟和英国

发布日期:
2017-12-15
浏览量:
74156

1513302080152345.jpg

    

    中国:刺激政策拖延改革议程

    至少眼下,中国再次证明了怀疑者是错误的。在2017年前9个月内实现6.8%这一出奇强劲的增长后,今年全年中国经济有望实现自2010年以来首次增长加速。

    自去年年初沪深股市崩盘、人民币贬值以来,全球对中国经济前景的看法已经彻底转变。人民币汇率在经历了史上表现最差的一年之后,如今已经收复了大半失地。资本外逃局面——既带来金融风险,也是经济信心下滑的象征——已经大大缓解。

    虽然爆发全面危机的可能性看起来越来越小,但几乎没有人认为北京方面已经从根本上解决了经济面临的中长期挑战。其中包括:依靠举债投资来推动经济增长;制造业产能严重过剩;国有企业效率低下。

    外国经济学家长期以来一直敦促中国减少对投资和出口的依赖,同时增加消费。他们忽视了一点,中国消费增长始终保持健康,超过了整体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

    尽管加大健康和教育等社会服务上的支出对推动消费增长有所帮助,但经济学家表示消费增速大幅提高是不现实的。

    日本经济

    FT社评:日本应继续推行安倍经济学

    今年第二季度日本经济出现强劲增长,而且这一增长是由内需推动的,突显出安倍晋三上任后的政策产生的强大效果。

    相反,“再平衡”在很大程度上与投资放缓有关,这样消费在经济中所占的份额就可以更快增长了。

    这要求减少以投资为重心的刺激计划并容忍GDP增速放缓——这是北京方面以前一直不愿做的。

    政策制定者去年推出了一项重大刺激计划,以确保10月中共十九大召开前经济强劲增长。

    财政支出流入基建,把今年前8个月基建占固定资产投资的份额推至历史最高水平。这帮助填补了私人投资急剧减少留下的空白——制造业和住房是私人投资最大的两个领域。

    由于钢铁、有色金属、水泥和玻璃等大宗商品产能过剩,制造商的投资意愿不大。在住房方面,政策制定者担心房地产泡沫,已经开始收紧抵押贷款并限制购房。

    今年早些时候强劲的经济增长给政策制定者留出了喘息空间,可以退出刺激计划并把重点转向控制过度举债带来的风险。

    虽然中国经济已经开始适度放缓,但问题是北京准备为实行结构性改革承受多大痛苦。

    有理由保持乐观。劳动力缩减等人口因素,让中国经济能够在失业率没有相应上升的情况下,以较慢速度增长。

    对于把社会稳定视为重中之重的中共来说,这一点至关重要。

    吴佳柏(Gabriel Wildau)

    美国:复苏可能受到自我伤害

    经济的火箭燃料。今年9月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这样形容他的税收计划,当时他向制造商发表了一场演讲,宣扬这项可能让政府税收收入减少1.5万亿美元的改革计划。

    特朗普发起通过削减企业和个人税收来促进经济增长的运动,正值共和党人受益于有利的经济前景之际。然而,美国面临的政治和经济威胁可能会刺破“特朗普泡沫”。其中有些威胁正是他一手缔造的。

    在明年之前税收改革可能不会取得成果,一些人担心这项改革可能压根无法通过。如果改革议案最终出现在总统的办公桌上让他可以签署成为法律,那么它可能会是将导致财政赤字扩大的一揽子方案。这将在短期内提振经济,但由此带来的公共债务水平上升可能会损害长期增长。

    咨询机构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美国首席经济学家格雷戈里•达科(Gregory Daco)表示,“经济复苏的真正风险在于政策方面,其中存在自我伤害的风险。”

    当前经济复苏的基础可以说是奥巴马政府在金融危机的废墟上建立起来的,凭借的是低利率、积极的银行资本重组以及总值超过8000亿美元的一揽子财政计划。

    如今美国经济年化增长率为3%,失业率与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时期一样低。经通胀调整后,2015年和2016年是自现代记录开始以来收入中值增幅最大的两年。股市处于历史高位,部分是受到企业税削减预期的支撑。

    共和党如今把取得立法和政治成功的希望寄托在税改计划上。特朗普政府声称,通过税收和监管改革带来的更快增长,将弥补税收收入的损失。

    然而,大多数分析师担心,这些改革措施事实上会增加美国财政赤字。国会预算办公室(CBO)的预测表明,根据目前预测,与债务水平保持不变相比,公共债务水平上升将在未来30年使美国经济萎缩3%。

    如果特朗普政府奉行保护主义,放弃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或通过进一步打压移民来限制劳动力增长,经济增长的阻力可能会更大。另一方面,去监管可能会产生效果,承诺已久的基础设施投资也一样。

    日本经济

    FT社评:日本应继续推行安倍经济学

    今年第二季度日本经济出现强劲增长,而且这一增长是由内需推动的,突显出安倍晋三上任后的政策产生的强大效果。

    关于货币政策的问题使经济前景更加不明朗。即将离任的美联储主席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谨小慎微地退出宽松货币政策,完全没有导致金融状况收紧。

    现在的问题不仅仅是即将上任的新主席杰伊•鲍威尔(Jay Powell)会选择什么政策方向。特朗普可能会在美联储理事会任命四名新行长,该理事会负责管理货币政策以及美国大银行。如果政策由此转向强硬,将引起全球市场的不安。

    萨姆•弗莱明(Sam Fleming)

    英国:退欧大实验开始了

    2016年6月英国举行全民公投,结果是要退出欧盟。这开启了一场实验:当一个经济体要降低全球化程度、并解除与诸近邻紧密融合的关系时,会出现什么情况?

    目前为止,已经产生了两大影响:英镑相对于美元和欧元的价值出现大幅下跌;未来的贸易安排存在不确定性。

    瑞银(UBS)英国利率策略主管约翰•雷斯(John Wraith)表示:“公投带来的影响,首先不过是英镑大幅下跌。”由于消费势头强劲,英国经济最初的表现比一般人所担心的要好得多。英镑下跌提振了旅游业和出口商的利润。但到2017年初,英镑下跌导致了商店物价上涨。

    尽管全球大宗商品市场的走势推高了通胀,但英国物价上涨幅度超过了其他主要经济体。在截至2017年9月的一年中,英国物价上涨了3%,而欧元区、美国和日本的涨幅分别为1.5%、2.2%和0.7%。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SE)经济表现中心(Centre for Economic Performance)的斯瓦蒂•迪格拉(Swati Dhingra)称,“通胀数据提供了最有用的信息。”

    她表示,整体不确定性的影响更难衡量。外商投资数据有太大波动,很难说明什么。

    整体投资支出并未像某些人预期的那样下滑。2017年第二季度,资本支出总额同比增长2.4%。

    “企业招聘和投资情况确实不错,”投资银行贝伦贝格银行(Berenberg Bank)的经济学家凯勒姆•皮克林(Kallum Pickering)表示。他认为,由于国内经济仍在不断扩张,而且全球经济也加快了增长,没有投资或招聘员工的公司将面临失去市场份额的风险。

    但是,尽管英国的失业率持续降低,但工资增长率一直停滞在一年2%左右。

    以实际值计算,自2016年6月以来,英国家庭收入持续下滑。2017年第二季度,实际税后收入较公投前的3个月减少0.4%。不过,经通胀调整后,家庭消费支出仍然增长了1.6%,原因是家庭增加了借贷并减少了储蓄。消费者可以抚平汇率下跌给其生活水平带来的影响。

    英国经济会加速增长还是会进一步放缓,主要取决于英国与欧盟的退欧谈判会怎么进行。英国董事学会(Institute of Directors)高级经济学家泰杰•帕里克(Tej Parikh)表示:“现在企业界发出的最大的呼声是锁定一份过渡安排,与欧盟建立新关系。”

    英国央行(BOE)认为通胀现在已经触顶或将在2017年底触顶,这将标志着英镑汇率下跌对消费者物价的影响结束。

    但围绕英国退欧协议的不确定性仍可能给英国经济带来一股寒意。如果有可能敲定一份不错的协议,那么投资、工资和支出可能会加速增长,而如果达成的协议很糟糕——或者说没有达成任何协议——那么至少会导致增长放缓。

    加文•杰克逊(Gavin Jackson)

    日本经济

    FT社评:日本应继续推行安倍经济学

    今年第二季度日本经济出现强劲增长,而且这一增长是由内需推动的,突显出安倍晋三上任后的政策产生的强大效果。

    欧元区:从动荡到谨慎复苏迹象

    要想知道欧元区复苏到何种程度,想想今年10月投资者对欧洲央行(ECB)货币政策决定的反应吧,当时政策制定者概述了2018年的计划。

    当欧洲央行表示将把其对欧元区债券市场的支持力度削减一半、从明年1月起每月购买300亿欧元而非600亿欧元债券(以政府债券为主)的时候,并未引发市场混乱。相反,股市上涨,同时一些欧元区国家政府的借贷成本下降。

    现在欧洲央行能够朝着撤消对市场的支持(即退出量宽)这个方向大步迈进而不会引起不安,这标志着欧元区最近取得了进展。

    欧元区在2012年还是一个陷入动荡的货币联盟,但现在已经成为2017年出人意料的经济成功故事。

    产值增长,同时逾600万就业岗位被创造出来。尽管工人们薪资仍然没有增长,而且通胀依然疲弱,但现在不再有价格大幅下跌和需求疲弱的威胁。企业开始投资。

    法国和意大利等较为疲弱的欧元区国家在过去一年里开始看到增长加速。量化宽松项目帮助缓解了整个欧元区的信贷状况——在该项目下,欧洲央行迄今购买了2.1万亿欧元的资产。油价较低和相对较好的财政状况也有所帮助。

    有迹象表明复苏仍在持续。在欧洲央行宣布削减量化宽松项目之前,一项颇具影响力的采购经理人调查显示,企业将继续招聘以处理更多的新订单。

    德国工人也可能处于大幅加薪的边缘。德国最大的工会、拥有大约200万成员的金属产业工会(IG Metall)要求加薪6%。此类协议可能有助于让通胀从当前的1.5%重回欧洲央行设定的略低于2%的目标水平。

    德国商业银行(Commerzbank)分析师克里斯托夫•威尔(Christoph Weil)表示:“欧元区经济似乎已与全球经济脱钩。它们已经强劲复苏。”

    然而,目前说欧元区经济已经脱离险境还为时尚早。最明显的威胁源于加泰罗尼亚和意大利的政治局势,在这些地方,反建制党派可能会获得更大的支持。

    出于上述原因,欧洲央行的货币政策目前仍将保持格外宽松。它保留着在通胀未能回升的情况下提高量化宽松规模的权利。

    2018年欧元区利率将可能继续处于历史低位。目前欧洲央行基准的主要再融资利率为零,它继续对私人放贷机构的存款实施负0.4%的利率。

    欧元区可能取得了很大的进展,但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针对今年10月宣布的举措评论称:“(我们的复苏)还不能自我维持,因此我们必须保持耐心,我们必须坚持不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