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请稍后..

往事毋忘,香港市场的八七股灾

发布日期:
2017-12-17
浏览量:
74120

f547112d184c492783038704f65c2cd2.jpeg

    

    香港作为国际金融的中心,每年都吸引了不少企业来港上市。近月港股大旺,恒生指数更曾冲破三万点的十年新高。然而,今日的繁荣强盛,和往日在挫折中积累的经验密不可分。1987年的股灾,对本港股票市场的发展可说是一个关键的转折点。往事值得回首,今天让我们一同随《香港商报》回首「87股灾」,看看那些年的那些事、那些人!记者 李映萱张颖胤

    股灾前夕 经济地产欣欣向荣

    1980年代初,由于银行利率长期处于低水平,海外财团对香港房地产市场充满兴趣,市场亦有不少大型收购合并案例,以及外围股市表现理想,一度令港股市场的投资者充满信心。

    1985年1月22日,李嘉诚透过和记黄埔,以29.05亿元向英资置地公司收购港灯34.6%的股权。同年2月,包玉刚参与会德丰收购,并成功获得会德丰的控制权。这两宗大交易,一度让市场情绪高涨,恒指更一度攀升至4年以来最高纪录。

    1986年7月下旬,港股市场开始发力,大市急升。受到本地投资者及海外机构买盘推动,至1986年9月24日,恒指首次突破2000点大关,到了1986年年底,恒指更冲至2568.30点高位。此中,地产股表现良好,股价普遍飙升逾50%。

    长江集资添市场信心

    踏入1987年,香港经济表现十分理想,地产行业也欣欣向荣,出口与转口表现强劲。同时,香港银行公会还宣布降低存款利率,在种种利好因素的支撑下,恒指势如破竹,屡创新高。

    同年9月14日,李嘉诚建立的长江实业集团,宣布有史以来最庞大的集资计划,旗下4间公司:长江实业、和记黄埔、嘉宏国际及香港电灯,共集资103亿元,抽取市场大量资金,而市场视为信心的表现。然而,约1个月后便发生股灾,因供股计划有不可抗力条款,不可撤回供股计划,市场惊觉李氏眼光独到。自此之后,每当大财团出现集资计划时,都会惹来市场对大市见顶的揣测。

    1987年10月1日,恒指收报3949.73点,比去年同期攀升54%,10月2日,港股成交额高达54.07亿元,再一次突破历史纪录。

    黑色星期一 港股停市道指急跌

    

    1987年10月26日,港股经停市4天后,复市即暴泻逾千一点,《香港商报》即走访财政司及学者专家作深入报道分析大跌市原因及应对方案。

    由于德国宣称不再维持与美国一致的货币政策,美国威胁让美元在国际市场自由浮动,同时将银行利率提高一整个百分点。这一举动,触发美国纽约证券市场上沽空浪潮,同时让全球股市受到影响。

    1987年10月16日,美国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大幅下跌,全球股市也受到冲击,当日港股一度下跌逾100点,资料显示,当日中午跌势十分凌厉,大多投资者当时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何事,不过到了午后大市便开始反弹。翻看当时的报道,市场专业人士普遍认为,中午的回调只是市场技术性调整,纷称继续看好后市。

    承接10月16日美股收市,港股于10月19日开市正是灾难来临,那天刚好是周一。港股市场也遭遇排山倒海式的沽出。开市短短15分钟,恒指就下跌120点,到了午市收市,恒指收报3547.90点,半日下跌了235点。到了午后重新开市,短短一小时恒指又跌180点。不少大蓝筹都只有卖家没有买家,股民无从沽货,市场极度悲观。最后,恒指收报3362.39点,下跌11.1%,恒指期货包括现月与远期都全部跌停板。同日,美股市场也一片哀嚎,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下跌508点或22.6%,

    时至今日,只要经历过「87股灾」的人,只要回忆起10月19日那一天(星期一)都无不感慨唏嘘,这一个黑色星期一真的过得很漫长。

    停市4日期货受累

    10月20日清晨,香港联交所主席李福兆谘询了财政司、金融司及证监专员后,宣布10月20日至23日股市及期市停市四天,以便清理大量未完成交收。

    由于股市的崩溃让不少期货基金无法履行责任,直接威胁到了香港期货保证公司。资料显示,当时期货保证公司只有1500万元的资金,但却要承担市场数以十亿元计的担保责任。

    在港股重开前夕,也就是10月25日,港府与期货市场高层举行会议。会议最后决定由港府外汇基金及多家金融机构联合出资20亿元,挽救香港期货保证公司,港府从股票及期货交易中征费偿还。同日,期交所主席湛佑森及副主席李福兆双双辞职。

    股市重开沽盘涌现

    10月26日星期一,港股在11时开市,奇迹没有出现,沽盘如排山倒海般接踵而至,15分钟后,恒指已跌逾650点,全日合计下跌1120.7点,跌幅高达33.33%,是有史以来全球最大单日跌幅;期指更下跌1554点,以每点50元计,每张期指亏损7.77万元,导致很多期指好仓持有者无法履行合约。以8万张未平仓合约计,共62亿元,远超保证公司的承受能力。

    10月26日傍晚,当联交所召开记者会解释停市决定时,一名澳洲记者质疑停市跟李福兆私人利益有关系,而该决定可是合法的?李福兆即时勃然大怒,以食指直指向该名记者,更以拳头敲击齘面,要求该名记者道歉,李福兆说:「这是恶意诽谤。……讲出你的姓名,我要我的律师纪录下来。……我现在就给你一张告票。……控告他,带他到警署去,把他送到警署去。」期间,联交所高层职员曾劝喻李福兆冷静惟不果,一众记者于是把该名澳洲记者拖离会议室,记者会在一片喧吵声中结束。

    恒指灾后累跌52.5%

    同年年底,联交所改选,李福兆只任副主席。1988年1月2日,李福兆被廉政公署拘捕,指控李福兆身为联交所主席时,在审核公司上市过程中,非法收受新上市公司配售的股份,从中获利,结果被判罪名成立,入狱4年。

    10月股灾后,恒指辗转下跌至12月7日的1876.18点,由10月1日3949.73点计,共下跌52.5%,在年底也仅仅攀升至2300点水平。

    痛定思痛 股灾后成立证监会

    

    10月26日复市当天傍晚,联交所召开记者会,李福兆在会上跟澳洲记者针锋相对,本报图文并茂报道当时情况,以及当天复市后的“股市狂潮”图辑。

    

    88年1月2日,李福兆、辛汉权及曾德雄疑涉联交所公司上市事宜,被廉署拘捕。

    

    87股灾,港府与金融机构联手救市,协助港股及期市渡难关。

    87股灾发生后,当时的港英政府痛定思痛,港督卫奕信委任以英国米兰银行总裁戴维森(Ian Hay Davison)为首的6名专家组成检讨委员会,对香港的证券业进行全面检讨。翌年5月,委员会完成了一份400多页的报告,对香港证券和期货市场存在的问题进行了深入分析,并提出全面系统的改革建议,这便是著名的《戴维森报告书》。

    当中戴维森就香港证券市场作出考察,提出建议包括要改革联交所,成立法定监管机构「证监会」,撰写全新的证券法例,推动成立中央结算等。1988年5月,港英政府采纳了《戴维森报告书》中大部分内容,并为香港金融规管规划出了蓝图,成立了证监会。

    此外,新的证券法例在1989年落实后,政府并成立「证券业检讨委员会」进行调查,以避免重现1987年10月股灾时的混乱情况。因应委员会的建议,政府通过订立《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条例》,于1989年5月成立证监会。

    为进一步提高证券市场的监管水平和配合市场需要,政府亦分别于1988年和1991年制订了《证券(披露权益)条例》和《证券(内幕交易)条例》,增加市场的透明度及遏止不公平的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