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请稍后..

潜能全部发挥 美国经济迎来最好时光?

发布日期:
2017-12-01
浏览量:
64696

9df3b31c26734edebfca7525de3b2224.jpeg

    

    金融危机爆发10年后,美国经济终于发挥出了其全部潜能,实际GDP首次追赶上了潜在GDP(potential GDP),也就是在充分就业、可利用经济资源得到充分利用的条件下所能生产的最大产能。

    通常来说,在衰退阶段,实际产出会低于潜在产能并减缓通胀,而当经济扩张到一定阶段,实际GDP可能会超过潜在GDP从而导致经济过热。

    当始于2007年末的经济危机在2009年中期陷入低谷时,美国GDP比无党派的国会预算办公室(CBO)估计的最佳潜在水平少了6%左右。而周三(29日),国会预算办公室估计,第三季度的经济产出已经略高于潜在GDP。

    这是否意味着,已经复苏了九年的美国经济迎来了最好时光,甚至可能已经到了经济复苏周期的尾声?

    真实的、强劲的增长?

    一场措手不及、损失惨重的金融危机让之后美国经济漫长的复苏过程受到了格外细致的审视,围绕美国经济增长是否真实、是否足够强劲的质疑声一直没有中断。

    最新的经济预测报告延续了乐观态势:美国商务部援引国会预算办公室的修正数据显示,今年第三季度美国经济按年率增长3.3%,高于此前预估的3%,创下2014年第三季度以来最快增速,也为12月美联储年内第三次加息提供了更坚实的理由。

    在这之前美国经济已经交出诸多靓丽数据:今年10月失业率降至4.1%,创下了近17年来的最低水平。本周二,大企业联合会公布的11月数据显示,消费者信心维持在17年的最高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也在今年10月初上调了美国经济增长预期。

    但与此同时,劳动参与率较低,工资增长和通胀低迷也让很多人质疑美国经济复苏的真实性和韧性。

    尽管从整体上看劳动市场已接近充分就业状态,但青壮年(25-54岁)劳动参与率水平仍旧处在长期低迷状态,意味着美国市场还未完全复苏。

    通胀也迟迟未能达到美联储设定的2%目标。尽管美联储认为,招聘需求旺盛和失业率持续走低将迫使公司增加工人工资,从而推动通胀走高,但一些分析指出,从整体失业率判断通胀走势具有误导性,相比之下,预测工资和福利增长的最有力指标是青壮年的劳动参与率。

    即将于明年3月取代耶伦成为新美联储主席的鲍威尔周二在参议院听证会上表示,青壮年低劳动参与率和低工资增幅意味着劳动力市场还没有达到供不应求的局面,与此同时他还表达了对低通胀率的担忧,称让通胀回到2%的目标“非常重要”。

    不过,周三在国会举行卸任听证会的耶伦表示,她对美国经济现在“越来越大面积、跨领域”的扩张有信心。她预计就业市场“多少”仍会继续走强,最终会导致工资上调。

    周三最新公布的美联储“褐皮书”显示,美国通胀压力在回升,联储多个辖区内出现了成本和工资上升迹象。

    “我认为这次增长是真实的,”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巡视员王宇在周二举行的《财经》年会上表示。她认为还有一点足以证实美国复苏是坚实的,那就是美国增长发生在货币政策切实收紧,即美联储加息的前提下,这与欧盟形成了对比。尽管后者今年的GDP增速有可能超过美国,但其增长很大程度上仍是金融周期扩张的结果。

    不过,明尼阿波利斯联储主席内尔·卡斯卡里(Neel Kashkari)不认为复苏已经强劲到足以支持加息。他认为现在通胀还过于疲弱、劳动力市场还需要继续强化,现在加息将扼杀经济动能。他还暗示仍将在12月对加息投下反对票。

    预算办公室公布的最新数据也传递了类似隐忧:今年第三季度,占美国经济产能约70%的消费支出的年化增长率从第二季度的3.3%下降到了2.3%。这或许受到了飓风影响,但也可能是因为工资增长缓慢而导致消费动能不足。

    另外,最新报告中,美联储最青睐的通胀指标只录得1.5%的年化增长率,依旧远低于2%的目标水平。

    复苏周期要结束了?

    摩根士丹利也在上周日的报告中释放了谨慎信号。该行跨资产首席战略师Andrew Sheets表示,美国经济复苏是在经济周期性作用和全球经济罕见一致增长的大前提下实现的,而现在,美国经济已进入扩张的下行阶段,全球经济的另一个火车头中国的经济前景则因为政策的不确定性面临压力。

    与此同时,明年全球各大主要央行预计都会收紧货币政策,美联储加息、欧洲央行缩减购债项目,日本央行预计也会调整收益率曲线控制政策。因此,预计明年,美国经济增长将会放缓。

    原高盛投资管理部中国区副主席暨首席投资策略师哈继铭也在《财经》年会上表达了类似的看法。他说,通常一个经济复苏周期持续七年,而美国此轮复苏已经进入了第九年,在这之前,如此漫长的复苏周期只出现过一次,也就是2000年春季互联网泡沫破裂前的十年。因此他判断,美国经济复苏已经进入了后期阶段。

    尽管如此,他认为这个阶段不一定会很快结束,因为本轮周期没有像过去那样“伴随着大力的加杠杆”,另外复苏的速度也比较慢。

    从2009年到2016年,美国实际GDP年均增速只有1.5%,还不到1946年到2008年(3.1%)的一半。

    这让第三季度3.3%的增长率变得非常抢眼,亚特兰大联储的经济模型甚至预测美国第四季度GDP年化增长率可能达到4.5%。然而,这也在同时也传递出警示信号。《琼斯夫人》(Mother Jones)一篇文章指出,当实际GDP连续一个或两个季度超越潜在GDP时,几乎可以确定衰退就可能发生。

    不过,《华尔街日报》指出,国会预算办公室对经济长期轨迹的预测并不总是那么可靠。自金融危机后,因就业市场扩张缓慢、生产力增长急剧下滑,预算办公室曾多次调低美国长期经济增长预期。

    11月初,旧金山联储主席约翰·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告诉记者,“衰退时对潜在产能的预测过于乐观了。”他还表示,预测经济潜能一直都是非常困难的事。

    标普全球评级首席美国经济学家Beth Ann Bovino对《华尔街日报》说,产出缺口的弥合“有些误导性”,这部分是因为变动了用来参考的标杆。

    不过她还是指出,现在美国经济处于“甜蜜点”(sweet spot,意指最理想的击球点),“我们都希望能多待一段时间,问题在于,这段时间能持续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