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请稍后..

藏族小朋友路遇77集团军军车立即站直敬礼,解放军鸣笛回礼

发布日期:
2017-08-26
浏览量:
68697

近日

陆军第77集团军某旅在驻训途中

与一群藏族小朋友

产生了一段军地情谊

这群淳朴的藏族小朋友

见到军车从远处驶来

立即停止玩耍,站得笔直

并送上不太标准的“军礼”

目送军车驶过

受他们鼓舞

路上的游客行人也纷纷效仿

见此情景

解放军驾驶员立即鸣笛回礼

车上官兵也不断向他们挥手示意

看着小朋友的童真脸庞

驻训官兵心里感到阵阵暖意

愿这群藏族小朋友茁壮成长

中国人民解放军欢迎你!

其实

这样令人感动的“军礼”

不仅仅发生在这里

在许多地方都曾有过这样的“风景”

那么

被敬军礼的军人是什么感受呢?

一位有亲身经历的军人这样说......

新藏公路上那个背包客的军礼,就是我们坚守喀喇昆仑的意义

王雪振

我的部队,在喀喇昆仑山脚下,是一支具有“高原劲旅”之称的光荣部队。

四年前,我23岁,刚刚在部队任职一年。那一年,部队开赴喀喇昆仑山腹地进行野外驻训,在高寒缺氧的极端恶劣环境中一待就是四个多月。

喀喇昆仑山。(资料图)

那时候,川流不息的军车仿佛一下子就挤满了新藏公路,给这条穿越重重高山达坂、平日颇显冷清的国道,顿添了勃勃生机和活力。

车窗外,一侧是触目惊心的悬崖深沟,一侧是笔直矗立的巨大山体,路边上,还有星星散散的背包客、驴友,与车队或迎面而行、或同向赶路。

车队行进在新藏公路上。(资料图)

那天,我坐在六平车的大厢板上,突然瞥见一个背包客,孤零零地站在路边上,一手摇着小国旗,一手端端正正地举起。定睛一看,是一个庄重的军礼。

那个背包客从哪里来,又究竟到哪里去,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马达轰鸣,车流涌动,那个背包客的右手,一直没有放下。车队那么长,谁也不知道他敬了究竟有多久。

事实上,他敬礼的场景,对我而言,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但就是那么一瞬间,却一直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以至于每次提起喀喇昆仑山,我都会想起那个背包客,想起那个庄重的军礼,以及那个军礼给予我甚至整个车队的触动,温暖却有力量。

踏雪巡逻走边关。 王宁 摄

一年又一年,我肩扛的中尉军衔也多了一颗星,成了上尉军衔,当年的稚嫩痕迹,早已被昆仑风雪所碾碎,再也没有了当初愣头愣脑的模样。

当初那个心比地大、志比天高的年轻人,成了别人口中的老南疆。曾经的携笔从戎激情渐渐退去,曾经的慷慨报国豪气逐渐平息,工作的压力一天比一天重,家庭婚姻的幸福烦恼也一天比一天多,只剩下一天天地慢慢攀爬军旅生涯的时光之格,曾一度厌烦这种单调重复的生活,也曾反复问过自己在高寒极地中坚守的意义。

曾经的澎湃热血,曾经的满腔热情,仿佛都已不在。有人甚至还当面对我说,鸟不拉屎的地方,要啥没啥,人都待傻待废了,有个啥用。

一度,至少有那么一段时间,我是有些认同这些话的。人海茫茫,熙熙攘攘,每个人都在自己的轨道上讨生活,谁会将目光多投向你一点呢?实际一点是不是更好些?对自己好一点是不是才是硬道理?

-20℃,红其拉甫边防连官兵踏雪巡逻。(资料图)

直到那一天,我到红其拉甫边防连采访,听到了另外一件事儿。

那一年深夜,一辆地方车在距离红其拉甫边防连哨所不远的公路上,发生侧翻,一家人都被困在了车上。

情急中,浑身是血的男主人爬出车子,他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再看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山野岭,觉得自己一家人肯定完了,一下子就跌入了绝望的深谷。

当他准备放弃时,借着月光,无意间看到不远处有一团红色的东西,便试着往前走,结果就走到了红其拉甫边防连的门口,一家人也被闻讯而起的官兵紧急救了出来。

事后,一家人对红其拉甫边防连的官兵感激涕零,男主人更是感动地说:“当我看到那红色的东西是国旗时,我就知道有救了!”走的时候,他将车窗摇得很低,不停地向送别的战士们挥手致意。

一个战士说,以前觉得天天在连个人影的地方站岗放哨,一点意思都没有,当听到那个人的话后,才觉得自己还是有些价值的。确实,在荒寥孤寂的边防线上,一个军人,就是一座界碑;一面国旗,就是一处庇护所。

那敬礼的背包客,那挥手致意的男主人,在遥远的祖国西陲,因不同的机缘与南疆官兵邂逅相遇,却以相同的方式表达着对军人最朴素的情感——坚守在边防线的铁血卫士,为国不惧流血牺牲的铮铮硬汉,就是他们最敬重的人。

这种敬重,发自他们的内心,流于他们的眼神,表现在他们的行为上,那端正的军礼,那不停的挥手致意,就是最直接最生动最具体的证明。

而这种敬重,就是千千万万个南疆将士守卫喀喇昆仑的理由,强烈而耀眼,充沛而丰盈。它告诉我们,在种种追求的热闹光景中,理想和情怀仍然有着市场,那爬冰卧雪、吞糠含沙的付出,仍然一点一滴地打在人们的心坎里,汇聚成浩荡蓬勃的力量。

十年饮冰,热血难凉。

还是那句话,昆仑险阻,慷慨而进,我们时刻准备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