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请稍后..

阿里影业不拍电影了?恐怕你想多了

发布日期:
2017-06-24
浏览量:
79188

e6c681fb43c5411d953a549738ea268d_th.jpg

    格局大了,事就小了。当俞永福把阿里影业要做的事情想得更大了,做内容这件事就显得小了。但是,这绝不意味着阿里影业不做内容,因为种种迹象表明,阿里巴巴大文娱对内容产业的投入正在进一步加大。


    上海国际电影节,阿里影业CEO俞永福一言激起千层浪。俞永福说阿里影业今后不会与上游的内容方竞争,在被媒体解读之后,变成了吸引眼球的:阿里不做内容、阿里退出内容生产、阿里将从内容领域后撤。

    过去这些年,大家似乎已经习惯了以BAT为首的互联网势力入侵各行各业,所到之处大多行业举起“互联网+”的旗子以求得庇佑。在这样的背景之下,突然有人喊互联网巨头阿里玩不转内容,多有爆点不是么?

    然而事实上,俞永福并没说不做内容。他的观点更准确的解读应该是,在打造电影产业新基础设施这一新的核心战略下,做内容只是阿里影业战略中的一部分,更准确说是“内容产业化新基础设施”中的一部分。

    新基础设施中的“内容产业化”

    事实上,在当天上午“‘新基础设施’赋能电影产业”的演讲里,俞永福其实就已经明确了“阿里影业还要做一部分内容、投资一部分内容”。俞永福介绍,阿里影业将从用户触达、商业化和内容产业化三个维度打造电影产业新基础设施,在介绍到“内容产业化”部分时,他说:“其实阿里影业还要做一部分内容、投资一部分内容,核心的目的是这样才能对电影的内容产业有更深入的理解、能够提供更深入的价值。”

    但是大多数媒体只关注到了用户触达和商业化,却忽略了内容产业化。俞永福对内容产业化的解释是:用更流程化、标准化的方式,让电影内容生产更简单、高效,其中包括故事创意的挖掘,IP联动开发,人才发现和扶持等等,这不是做内容吗?

    阿里影业此前还推出过“A计划”,面向全球范围的青年电影人发掘、扶持青年电影人才。“A计划”投资的电影《被阳光移动的山脉》,本次入围了上海国际电影节“亚洲新人奖”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编剧三项大奖的提名。

    实际上,俞永福在上海国际电影节开幕论坛后的采访中,已经斩钉截铁地回应新闻解读有误区:说阿里影业退出内容,这是不对的。我说不与上游内容方竞争不代表我不做内容,我只是不会把内容量做得很大,而是会做少量内容,不会把扩量作为我们做内容的目标。”

    不仅会做内容,而且俞永福对阿里影业做内容的诉求也很明确。阿里影业做内容的核心诉求有两点:第一个是锻炼队伍,第二个实际上是理解内容产业的规律和问题,因为这样做可以让阿里影业看到“内容产业化有什么样的机会”。所以,这也说明了,在阿里影业“打造电影产业新基础设施”的新战略里,做内容是“内容产业化新基础设施”中的一部分。

    俞永福甚至举了个例子,他们在做内容过程中才发现,内容这个链条里的金融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内容产业贷款比全国中小企业贷款更难,因为内容产业没任何可抵押的东西。于是,当他们反过来想有没有解决的机会时,娱乐宝就应运而生。

    IP联动开发是阿里影业做内容的一大方向

    已经解答了阿里影业做不做内容的问题,做!那么大家可能关心,阿里影业会如何做什么的内容呢?他的选择标准是什么?在当天的采访中,我们也得到了一些重要的信息。

    阿里影业未来做电影内容会因为量少而精,而且这里的“精”不是所谓的大投入大制作,而是指适合阿里基因,是阿里擅长的,比如与IP衍生相关。据了解,剧影联动以及IP综合开发将是阿里影业做内容的核心策略之一。

    俞永福认为市场上有太多的单体公司,各自都想把IP进行最大化变现,过度透支IP,没有办法进行复用。做电视剧、做电影、做文学、做游戏、做音乐可能五家公司,这种分开做的挑战就是每个人都不容易把整个IP生命周期用一种呵护心态连续打造,每个人只能开发一段,而在每一段上每个人都想进行最大化的商业化,这个时候就极有可能对IP过度投资,造成伤害。

    阿里影业借助阿里大文娱的平台,就可以通过剧影联动或者IP综合开发,从而将IP的周期变得更有生命周期,使IP的未来潜在价值变得更大。其实,我们已经可以看到,在“三生三世”这个IP上,阿里影业以及阿里大文娱已经开始剧影联动和IP开发衍生的尝试,现在很多都在走这种策略。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在优酷平台播放,同时阿里影业对IP进行授权衍生,紧接着在7月,阿里影业打造的电影版《三世三世》将上映。

    在今年4月,阿里影业还在一部小成本电影《傲娇与偏见》进行过一次IP联动开发。首先同名小说在阿里文学发布,阿里影业在剧本开发阶段就与创作团队紧密合作,很大程度上促进了票房的成功,最终该小成本影片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拿到了过亿的票房,实现逆袭。

    另一个可能的战场

    “全世界大卖的电影都是一个类型的,所有电影演员都演一种电影。”上海国际电影节上,陈可辛导演吐槽了传统影院放映模式给电影制作带来了限制,同时也抛出了观点:网络才是电影内容类型多样的未来。事实上,在俞永福的规划里,阿里影业做内容的策略也将会转向网络,联合优酷、阿里文学等共同发力网络大电影。

    其实,在2016年底俞永福给阿里影业员工的内部信中,就已经表明了发力网大的决心。“通过业务对焦,阿里影业与阿里大文娱达成共赢联动的战略合作安排,包括:双方将就各自拥有的影视内容的相关权利进行深度合作,优酷、阿里文学、阿里游戏将其所拥有的版权在同等条件下优先授予影业,以进行内容开发、投资、制作与发行;优酷土豆和阿里影业将共同出资成立艺人经纪公司,为双方的影视及相关内容合作提供优质的人才资源;优酷和阿里文学将和阿里影业共同投资开发网络大电影项目。”

    另外,从电影产业发展的趋势来看,网络大电影也是电影内容很重要的方向之一。在市场的裹胁下,几乎全世界的电影院,越来越倾倒于一个类型的电影,那就是超级英雄大片,因为超级大片才意味着高票房。但是,网络没有成本且有空间非常大,网络可以使电影分流、观众分流。以陈可辛监制的电影《七月与安生》为例,该电影总票房是1.7亿,换算下来大概有400万人次为电影票掏钱,而电影从影院下线后放到网络上去,一周一个平台就有6000万人看。所以,电影观众还在,只是他们更多在网上,而只要抓住他们,网络大电影就将有非常大的生存空间和机会。正如陈可辛所说,“我们不把它叫做网络剧,我们把它叫做自由长度的电影,那才是电影工匠的出路,你可以把你的活做得最好。”

    从以上的分析来看,不管是俞永福的表述,还是阿里影业的具体行动来看,种种迹象都表明,阿里不会不做内容,反而对内容产业的投入正在进一步加大。只是他们把做内容这件事放在“电影产业新基础设施”的视角来考虑,放在“如何用好科技和数字平台两个阿里影业的优势要素”下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