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请稍后..

万达的年关:喊话外界欲卷土重来,商管估值缩水75亿

发布日期:
2018-12-06
浏览量:
185981

1000.jpg

    2017年对于万达来说无疑是忐忑的,“世纪大交易”背后暗藏着太多无奈,而经历一年多的相对沉默期后,万达开始努力向外界释放积极的信号。

    过去一周,万达先是发布了全新的中高端酒店品牌线“美华酒店”,紧接着又宣布将在12月集中开业12家万达广场。而此前的11月,万达还接连在兰州、都江堰、安康、北京获取项目,其中兰州万达城的投资金额达300亿元,这也被视为万达重垒文旅城墙的诸多迹象之一。

    以上种种无不表明万达又要卷土重来了。而就在12月4日,大连一方集团董事长孙喜双,将手中1.5%的万达商管股权作价35.31亿元卖给了永辉超市,作为万达董事长王健林亲密的老友,孙喜双的抛售动作也留下了诸多猜想

    万达商管估值缩水75亿

    12月4日,永辉超市发布公告称,永辉超市与大连一方集团、孙喜双签订股份转让协议,拟受让大连一方集团持有的万达商管6791.0214万股,占万达商管股份总数的1.5%,转让价格为52元/股,交易总价35.31亿元。

    以此计算,万达商管的估值为2354亿元,距离今年1月,腾讯、苏宁、京东、融创联手入股时2429亿元的估值缩水了75亿元。

    孙喜双和王健林是多年的挚友,在万达的生意中,不乏孙喜双和大连一方集团的身影。大连一方集团曾与万达一同在国内外联手开发了很多项目,包括长白山的度假村项目,万达萌生退意时,也是由大连一方集团全盘接手。

    不仅如此,在万达电影、万达商管的十大股东名单中,孙喜双均位列其中。尤其在万达商管,孙喜双也是仅次于王健林的第二大自然人股东。万达集团是万达商管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43.712%,王健林持股6.240%,而孙双喜持有万达商管2.44亿股股票,持股比例5.389%。

    对于“盟友”突如其来的抛售举动,外界倍感意外。因为自从年初拆解了上市对赌协议的风险后,万达商管的股权架构就一直维持在比较稳定的状态。

    今年1月,腾讯作为主发起方,联合苏宁、京东、融创与万达商业在北京签订战略投资协议,计划投资约340亿元人民币收购万达商业香港H股退市时引入的投资人持有的约14%股份。原本要在8月底之前完成上市的时间线也顺势被拉到了2023年10月31日。

    而后,万达商管在A股IPO的排队名次进进退退。根据证监会公布的最新IPO排队信息显示,截至2018年11月29日,万达商管排在第70位,与年初引资时相比有所后退,但已是近半年来比较乐观的局面。

    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分析称,就目前状况而言,尽管万达商管回A股上市还有较大的不确定性,但值得欣慰的是,其发展势头没有急剧恶化的趋势,在此状况下,孙喜双出让股份,很大可能是出于回笼资金的目的。

    “如果是出于资金压力,但对万达商管的上市还有信心的话,还有一种解决办法就是用万达商管的股权去抵押借款,而不是将这些股权抛售。当然,用质押股权借款可能不及卖掉这些股权得到的资金。”

    市场上关于孙喜双旗下一方集团的消息并不多,其资金状况如何难以考证。但在今年9月,孙喜双确实有过质押万达商管股份的行为,其曾向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出质万达商管8200万股份,具体获得的资金金额未对外公布。

    柏文喜指出,虽然可能这一次售股事件本身并不复杂,但孙喜双对万达商管股权的抛售行为,无论出于什么目的,对于市场信心都会造成一定的打击。

    再战江湖的命运

    去年甩卖文旅和酒店资产包后,看上去“一身轻松”的万达沉寂了一年多。今年11月,万达再次回到大众视野中,和从前一样,万达的每一次发声都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

    11月初,万达在北京与兰州市政府签订协议,占地约1300亩,总投资近300亿元的万达城即将落地兰州。万达似乎想要借助这个投资金额高达300亿的项目向外喊话,它准备卷土重来。

    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万达加快了获取项目的步频,在许多未露面的公开市场,万达也活跃起来。11月以来,万达先后拿下都江堰玉堂镇商业地块、陕西安康市高新区“安康之眼”商业区三宗土地,还以3.2亿的价格竞得北京延庆商业地块。

    拿地并不是万达彰显野心的唯一举动。去年,王健林为万达广场定下了一个“2028年建成1000座”的目标,日前,万达方面表示,12月即将有12座万达广场开业。与万达转型方向一致,这12座万达广场中,除了泉州安溪万达广场和绵阳CBD万达广场之外,其余均为轻资产项目。

    万达准备在2019年保持这样的扩张速度,根据万达公布的2019年拟开业商业项目来看,包括昆明万达旅游小镇、广州万达茂、上海青浦万达茂和无锡万达茂在内,至少有45个商业项目会在明年面世。万达预计,到2019年底,万达广场的开业项目数量将攀升至337个。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覆盖范围的扩大,三四线城市项目的占比不断攀升。有媒体根据万达广场开业计划推算,到2018年底,万达广场将达到285座,其中,一线城市将分布22座,占比达7.7%;二线城市预计为96座,占比达33.7%;三、四线开到167座万达广场,占比达到58.6%。

    王健林对万达广场的规划是“覆盖全国90%的城市”,在这一目标下,万达广场大举进军三四线城市也无可厚非。但当三四线城市出现“泡沫化”的迹象,这样的战略背后仍有不可忽视的风险存在。

    中国指数研究院日前发布《2018中国商业地产发展白皮书》显示,二线、三四线城市土地市场升温,商业用地整体呈现供应过剩趋势。中国房地产业协会商业和旅游地产专业委员会秘书长蔡云也曾向媒体表示,“现在商业地产依然面临着过剩的压力,一二线如此,三四线城市更甚”。

    面临类似局面的还有万达的酒店业务。11月底,万达推出新的酒店品牌“美华酒店”,聚焦点从高端酒店市场切换到中高端市场,万达还放出豪言,美华酒店要完成“5年开700家”的目标。

    但国内中高端酒店市场早已陷入一片厮杀当中,为了抢占市场高地,洲际这样的国际酒管集团以超过平均每周一家的速度在签约新的项目,而本土酒管集团华住也想尽了办法吸引加盟商。借助万达广场的力量,5年700家的目标可能并不难实现。数字上的目标之外,万达最需要思考的恐怕还是提升运营,降低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