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请稍后..

39岁的马克龙成为最年轻法国总统意味着什么

发布日期:
2017-05-08
浏览量:
62829

C9AE21F6244A56AB04BDF4CD8F3F5C4B819169EE_size116_w1330_h1000.jpeg

虎嗅注:北京时间5月8日凌晨,整个世界都被法国大选和马克龙霸占着,39岁的马克龙当选法国总统给世人带来的震撼堪比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所带来的不可思议,他的当选被为是对民粹主义的一场胜利,纽约时报评论这场大选的结果,“勒庞落败进一步表明,将英国扫出欧盟以及让唐纳德·特朗普入主白宫的民粹主义浪潮在欧洲已是强弩之末,目前看来如此。”本文转载自《纽约时报》,作者Alissa J. Rubin,由微信公众号“英文联播”翻译。

巴黎。周日,年轻的伊曼纽尔·马克龙,前投资银行家,击败坚定的民族主义者玛丽娜·勒庞,轻松赢得法国总统大选,选民果断拒绝后者的极右翼主张,支持马克龙中间立场的变革呼吁。

39岁的马克龙此前从未担任竞选而来的公职,他将成为法兰西第五共和国59年历史中最年轻的总统。他在选战中剑走偏锋,横扫法国建制派政党。

选举因放大了波及各西方民主国家诸多更大的紧张态势而广受世界关注,其中包括美国,这种紧张关系包括对主流政治的民粹主义愤怒、中产阶级选民间的经济不安全和对移民与日俱增的憎恶。

马克龙先生的胜利让欧盟大大松了口气,因为勒庞女士威胁要退出欧盟。马克龙主张放松劳工法、让法国更具全球竞争力并深化与欧盟的联系,这可能让全球金融市场不再因勒庞可能获胜而惴惴不安。

勒庞落败进一步表明,将英国扫出欧盟以及让唐纳德·特朗普入主白宫的民粹主义浪潮在欧洲已是强弩之末,目前看来如此。

“巨大的荣耀,巨大的责任,”马克龙说。他利用视频链接向数千名聚集在卢浮宫广场、挥舞着旗帜的支持者发表演讲,他在这里举行了胜利庆祝式。“新的篇章开启了。”

内政部官方计票数据显示,半数计票完成后,马克龙先生获得62%的选票,勒庞女士获得38%。

然而这一结果对勒庞女士的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而言仍堪称一道分水岭,这赋予了党派新的合法性,即便结果表明,多数法国选民仍然厌恶该党派,因为历史上它反犹并支持种族主义,对纳粹念念不忘。

第二轮选举在两名政坛局外人中做出选择,并引发了双方的深仇大恨,加之一如去年美国选举中发生了网络攻击,有人大规模黑入马克龙阵营的电子邮件,这些都是开天辟地的。

可尽管马克龙先生以较大优势获胜,勒庞女士的得票比例以及1969年以来表现最差劲的高弃权率表明,他争取支持者以实施其计划面临着诸多挑战。

法国民调结束不久后,勒庞女士就承认败选,她说选民选择了“因循”,并否认马克龙是什么局外人,认为他延续了即将卸任的社会党政府,后者曾在该政府担任经济部长。

她说,对国民阵线而言,得票率破了纪录,这要求政党成为新的“爱国主义和共和国联盟”,这一联盟是“对抗新总统的主要反对派力量”。

她还说新的政治分歧存在于“爱国者和全球者“之间,她的党派将转型为新的政治力量,为所有给她投票的人代言。

据勒庞女士说,初步结果表明她将获得1100万选票,是他父亲让-马利·勒庞在2002年对阵雅克·希拉克的总统竞选中失败时选票数量的两倍。

预计勒庞获得了38%的选票,这是法国人投给她所在党派的最高纪录。

国民阵线的候选人被视为正常的候选人,也是头一回,虽说该党派起源于反犹和种族主义;这不同于2002年,当时的候选人是二等公民,不允许参加辩论,上不了主流报纸的头条。

勒庞女士显然依旧未能让大多数选民相信,她的政党真的改过自新了。马克龙先生周日获得的许多选票显然并非出于对他的支持,而是对勒庞女士的反对。

一年多以前,马克龙先生自己发起了政治运动“向前进”。他一开始获胜机会不大,法国从未选出来自传统政党之外的总统,总统不是来自左翼的社会党,就是右翼的共和党。

马克龙的竞选恰逢其时,运气成分不小,在现任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领导下执政的社会党坍塌了,后者支持率低迷,以至于他不同寻常地选择了不谋求连任。

贪污丑闻毁了中右翼候选人弗朗索瓦·菲永的竞选,一开始菲永看起来志在必得,这让马克龙再获神助。

马克龙已经着手在议会中寻求支持,他在议会中没有自己的党派。

他的主张看起来符合众多城市选民和许多年轻选民的胃口,他的新政治运动不左不右,但两者兼而有之,代表了第三条道路。

选举结果出现在卢浮宫广场的大屏幕上时,马克龙的支持者大声欢呼。有人开始唱法国国歌《马赛曲》。

“这是历史性时刻,”60岁的雅克·普伯尼说,他带着孩子一起来的,11岁的诺埃、12岁的朵拉和13岁的艾登。“我1981年经历过这样的时刻,”他说的是社会党总统弗朗索瓦·密特朗当选。

“我对结果感到非常高兴,这非常非常重要,”普伯尼先生谈及马克龙先生取得决定性胜利时这样说。

对于30岁的突尼斯工程师穆拉德·哲阿里而言,这一结果感觉是一种对他个人的肯定,他一个月前才获得法国公民身份。“我很感动,”哲巴里先生说。“我看到了接受我的那个法国。”

“这是法国的伟大象征。这是希望的信号。我们每个人的意见并不一致,但我们都同意,不该向极端敞开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