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请稍后..

对央行加大定向降准政策的简要评估

发布日期:
2018-05-08
浏览量:
68755

4月17日,央行宣布从2018年4月25日起,下调五类机构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分别是: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外资银行。具体操作分两步:(1)从2018年4月25日起,下调上述几类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2)在降准当日,持有未到期中期借贷便利(MLF)的银行,各自按照“先借先还”的顺序,用降准释放的资金偿还其所借央行的MLF,降准释放的资金略多于需要偿还的MLF。



央行此次调降存款准备金率,实际上是一种定向松货币的操作——针对五类银行、用于特定目的(置换到期MLF)的货币放松。五类银行之外的其他存款准备金率已经处在较低水平的金融机构不在此次操作范围。值得注意的是,在2018年中国经济不被看好的背景下,央行此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的操作有一些敏感。这是央行放松货币政策的信号吗?如果央行在松货币,是否意味着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存在某种风险?在美国持续加息的背景下,未来中国央行的货币政策走势会如何走?面对这些市场疑问,有必要进行简要的分析和评估。

中国央行的答复意在安抚市场,不要对此次操作做过多的联想。央行表示,此次对部分金融机构降准以及置换中期借贷便利(MLF)的操作,主要涉及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外资银行,这几类银行目前存款准备金率的基准档次为相对较高的17%或15%,借用MLF的机构也都在这几类银行之中。以2018年一季度末数据估算,操作当日偿还MLF约9000亿元,同时释放增量资金约4000亿元,大部分增量资金释放给了城商行和非县域农商行。

央行还表示,此次通过降准置换中期借贷便利的主要考虑,意在缓解小微企业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通过适当降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置换一部分央行借贷资金,进一步增加银行体系资金的稳定性,优化流动性结构,同时适当释放增量资金。具体来看:一是可以增加长期资金供应,银行资金成本将有所降低。置换MLF使商业银行付息成本有所减少,有利于降低企业融资成本。二是释放4000亿元增量资金,增加了小微企业贷款的低成本资金来源。人民银行将要求相关金融机构把新增资金主要用于小微企业贷款投放,并适当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改善对小微企业的金融服务。不过,如何保证降准置换的资金用于小微企业贷款?央行也没有提出有效的做法。

降准是否意味着货币政策取向发生改变?对市场高度关注的这一问题,央行的表态极为谨慎,基本是否定的。央行表示,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取向将保持不变。此次降准释放的资金大部分用于偿还中期借贷便利,属于两种流动性调节工具的替代,而余下的小部分资金则与4月中下旬的税期形成对冲,因此,在优化流动性结构的同时,银行体系流动性的总量基本没有变化,保持中性。央行还强调,中国是发展中国家,为了防范金融风险,仍需保持相对较高的存款准备金率。

不过,判断中国央行货币政策的变化,尤其是判断未来的政策走势,除了看央行在过去和目前的表态,还要看中国经济和金融面临的形势。政策的制订都不是凭空出现的,而是形势和环境使然,是形势发展到一定情况下的产物。

首先,此次央行的操作虽然仍是过去实施过的定向降准政策,但降准适用范围和降准力度比过去要大得多,过去央行是对小微贷款、扶贫贷款增量或余额占全部贷款增量或余额达到一定比例的商业银行,才会实施定向降准政策。但此次的范围扩大到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银行等五类银行,基本上占了银行业的绝大部分。过去的定向降准幅度一般是下调0.5个百分点,少数银行才下调1个百分点;而此次五类银行一律下调1个百分点,幅度加大一倍。可以认为,此次央行调降准备金率是一次罕见的操作。

其次,央行的货币政策,经历了从审慎原则到稳健中性原则的转变,可以理解为,这是一种由货币政策从强干预到弱干预的转变。其中,稳健的意思,可以理解幅度或是力度;而中性原则,则可以理解为一种相机抉择的弹性。过去央行官员曾经通俗地解释过稳健中性,就是“不松也不紧”。央行还提出工作目标,“保持流动性合理稳定,引导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适度增长”,“综合运用多种工具组合和期限搭配,保持银行体系流动性合理稳定,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既保障了合理的流动性需求,也促进了宏观杠杆的趋稳”。要指出的是,央行表述的货币政策尺度,是以不发生“钱荒”为底线的,更要支持宏观经济保持一定的增长,还要支持实体经济。因此,不能说央行此次定向降准就是“放水”,但央行根据需求而适当地“漏水”,则是完全有可能的。

第三,定向调控的政策效果仍有待观察。在工具方面,央行过去曾表示,适当发挥货币政策的结构引导作用,运用信贷政策支持再贷款、抵押补充贷款、定向降准等结构性工具,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经济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的支持,促进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在2018年,新一届央行将会继承上届央行的传统,继续使用各种结构性的政策工具,其中,重要的调整工具之一,明确为主要是定向降准。但这一政策的有效性,即结构工具是否可以实现结构引导的作用,尚有待观察。

央行加大了定向降准的政策力度,但这不能被视为央行“放水”,只能称为适度放松的“漏水”式政策。如果政策效果不明显,宏观经济亟需继续放松,才有可能出台“放水”的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