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请稍后..

国海证券近亿私募债违约两年未决

发布日期:
2018-04-16
浏览量:
75991

fb7d1931-ef95-4285-98f7-a742b580c0ec.jpg   

    领受中国证券历史上最重罚单的广西区域性券商国海证券(000750.SZ),尚未走出“萝卜章”事件阴影。

    国海证券目前发布的2017年年度业绩快报显示,实现营业收入26.61亿元,同比下降三成,净利润同比下降六成,为3.75亿元。相较2015年高达17.93亿元的净利润,短短两年之间,净利降幅已超八成。

    国海证券经营业绩大幅滑坡与此前公司受罚密切相关。去年,受“萝卜章”事件影响,公司债券承销、资管业务等受到约束。与此同时,如资管等频频发生赎回、提前终止等烦心事也接连不断。

    数据显示,截至去年9月30日,公司的手续费和佣金净收入为12.15亿元,较2016年的26.30亿元少14.15亿元。

    令人意外的是,处于整改期,国海证券的资管业务再次违规被罚。去年底,因违规宣传资管产品保本保收益,被监管部门责令改正。

    值得关注的是,公司陷入近亿元私募债违约泥潭中,诉讼2年至今未有实质性进展。

    上周,针对经营业绩、公司内控整改等问题,长江商报记者向国海证券发去了采访函,并致电公司证券部。截至本报截稿,未获得回复。

    营收净利连续两年降八成

    在众多券商收获盈利能力提升之时,国海证券的经营业绩却加速下滑。

    根据公司发布的业绩快报,2017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6.61亿元,同比下降30.63%,实现营业利润5.72亿元,同比下降59.13%,实现利润总额5.69亿元,同比下降60.08%。对应同期的净利润,只有3.75亿元,同比下降63.05%,基本每股收益0.09元,同比下降62.50%。

    这不是国海证券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首次双降。

    2016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8.38亿元,同比下降22.62%,净利润10.16亿元,同比下降43.60%。

    作为在广西注册的唯一一家全国性综合类券商,历经长达4年半的马拉松借壳长跑,终于在2011年8月9日完成向桂林集琦药业借壳上市,成为A股第16家券商。

    上市之后的3年,总体上,公司的经营业绩稳步上升。数据显示,2011年至2015年,公司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12.71亿元、14.60亿元、18.19亿元、25.45亿元、49.59亿元,同比增幅为—32.95%、14.89%、24.60%、39.93%、94.86%。同期净利润分别为0.76亿元、1.33亿元、3.09亿元、6.90亿元、17.93亿元,同比增幅为—32.33%、76.57%、131.52%、123.50%、159.83%。除借壳上市当年有较大幅度下滑外,其余4个年度均为倍增。短短5年间,净利润增长了22.59倍。

    对于近两年的经营业绩大幅下滑,国海证券解释称,主要是因为证券市场持续震荡调整,交易量同比下降,市场无风险利率持续上行,债券价格单边下跌,公司债发行规模下降等市场因素以及公司部分业务受限的不利影响。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受A股市场大幅调整影响,以及2015年的基数较高,2016年,百余家券商净利润大多出现腰斩。但在去年,大部分券商盈利能力回升,已经披露2017年年报的券商中,如广发证券、兴业证券等都出现恢复性增长。

    业绩滑坡,市值缩水也不小。2015年6月5日,上市以来最高值,达到547.32亿元,而上周五,市值仅为182.11亿元,蒸发了365.21亿元。

    整改期资管业务又违规

    国海证券经营业绩接连闪崩与公司受罚后经营业务受限存在密切关联。

    2016年下半年爆发的“萝卜章”事件至今让国海证券没有回过神来。当年,国海证券原员工张杨等人,以国海证券名义在外开展债券代持交易,未了结合约金额约200亿元,涉及金融机构20余家,事件曾轰动债券市场。

    去年5月,证监会对这一事件作出处理,除了对与该事件相关的10多名违规人员进行撤销任职资格、注销证券执业资格等处罚外,还对国海证券采取暂停资产管理产品备案一年、暂停新开证券账户一年及暂不受理债券承销业务有关文件一年的行政监管措施,责令公司在一年内限期改正。

    对于上述处罚,有证券行业人士称,三条主要业务线同时暂停,这在中国证券业发展历史上尚属第一次,也是众多领过罚单的券商中处罚最为严厉的一次。

    三大业务受限,对国海证券而言,影响最大的可能是债券承销业务。2016年,公司主承销的债券承销收入达到9.22亿元,占当年公司证券承销收入11.18亿元82.47%,占公司营业收入31.80亿元的29%。

    业务受限,直接导致国海证券的代理买卖证券收入、证券承销收入为零。不仅如此,公司的净利息收入也受到影响。数据显示,截至去年9月底,国海证券的利息净收入为亏损1.90亿元,而2016年同期为4.13亿元。

    经营承压的国海证券在整改期再犯规。

    2017年12月27日,证监会广西监管局公告,在对“国海明利股份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设立募集及投资者适当性管理等情况进行现场检查时发现,在募集过程中,国海证券未充分了解劣后级份额委托人的真实身份、资产与收入以及风险承受能力;国海证券营销人员在向一些客户宣传推介时,风险揭示不到位、宣传保本保收益。

    明利股份是一家新三板挂牌的公司,2016年12月26日停止转让。因明利股份市价跌幅过大,上述集合计划触及强制平仓机制但未能强制平仓,其净值下跌59%。

    广西证监局对国海证券作出处罚,责令其改正。

    债券违约、资管赎回频频上演

    除了经营业绩不佳、业务受限外,债券违约等事件也频频给国海证券添堵。

    去年9月18日,“国海金贝壳量化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发生巨额退出。而在一周前的9月12日,还遭遇开放期巨额赎回。

    此外,去年5月至7月,“国海上善若水日新”集合资产管理计划曾连续3个月遭遇开放期巨额赎回。至此,首次募集仅一年多时间,该集合计划总份额缩水近五成。

    除了频繁巨额赎回外,国海证券的集合资管计划还曾遇到过强制赎回、提前终止、进取委托人违约等“闹心事”。如去年7月31日、6月30日,其两个新三板集合资管计划“国海金贝壳新三板1号”、“国海金贝壳2号”分别被强制赎回,赎回本金比例为91.77%、85%,几乎接近退出。

    除了资管产品被赎回外,国海证券还踩雷债券违约。

    根据国海证券财报披露,2014月6月20日,国海证券作为管理人代表管理的“国海金贝安鑫1号”认购苏中联物流发行的“江苏中联物流有限公司2013年中小企业私募债券(第二期)”,认购债券免职总额为5000万元。2016年,该私募债违约,至当年6月20日,江苏中联物流欠公司5251.37万元债券本息。2016年6月29日,国海证券向法院提起诉讼。截至目前,历经几次波折,该案尚无新的进展。

    不仅仅作为管理人踩雷,国海证券自身也踩雷。

    上述江苏中联物流发行的“江苏中联物流有限公司2013年中小企业私募债券(第一期)”也出现违约,国海证券控股子公司国海良时期货以自有资金认购了债券面值总额为2000万元,截至2016年3月12日,本息共计2196.64万元。

    由此可见,在江苏中联物流身上,国海证券一年之内两次踩雷。

    百花医药集团发行的私募债,国海证券也遭遇违约。国海证券控股子公司国海良时期货、广西北部湾股权交易所分别用自有资金1000万元、800万元认购了“北部湾风帆债-百花医药1期”私募债,结果,因百花医药经营不善等原因,未能按期支付债券本息构成违约。

    综上所述,上述债券违约金额合计达9000万元,截至目前,本息合计接近亿元。这些私募债违约事件进入诉讼程序已近2年,目前仍处于诉讼阶段。

    令人意外的是,对于这些诉讼事项,国海证券称不形成预计负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