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请稍后..

金准数据 中国数字经济未来需求报告

发布日期:
2018-07-16
浏览量:
62178


前言:数字经济的发展成果极大地改善了人们的生活水平。那么,究竟什么是数字经济?其发展情况如何?本报告对此进行详细分析。


全球数字经济时代到来。数字经济的特征概括来看为“一要素二部分三基础四形态”:数据成为新的生产要素;内容包括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两部分;基础设施为“云-网-端”三位一体;经济组织形态呈现平台化、共享化、多元化和微型化。“互联网+”是手段,数字经济是结果,因此数字经济的发展必然深刻影响传统企业和互联网企业,成为中国创新增长的主要途径。


目前对全球数字经济发展形成如下共识:一是增速较快,发展前景优越,据埃森哲测算,16年全球数字经济规模17万亿美元,约占全球GDP总量的23%,而其预测2021年将达21万亿美元,年平均增长率约为4.3%;二是中美位居前二;三是中国发展迅猛。结构上看,数字技术服务表现突出,信息和通信技术服务在全球服务出口占比由02年的25%升至16年的31%。新兴技术市场前景广阔。但各地区数字经济发展仍不平衡。


中国数字经济强势崛起。中国近10年来在数字技术方面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绩。以电子商务为例,10年前,中国的零售电商交易额不到全球总额1%,如今占比已超过40%。据估算,目前中国的零售电商交易额已超过法、德、日、英、美等5国的总和;中国互联网用户移动支付普及率从2013年的25%跃升至2016年的68%。2016年,中国与个人消费相关的移动支付交易额高达7900亿美元,相当于美国的11倍;全世界262家“独角兽”(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私营初创企业)中有三分之一是中国企业,占全球“独角兽”总估值的43%;中国风投行业发展迅猛,投资总额从2011年至2013年的120亿美元跃升至2014年至2016年的770亿美元,在全球风险投资总量的占比也相应从6%提升到了19%。大部分风投资本流向了数字技术。在虚拟现实、自动驾驶汽车、3D打印、机器人、无人机和人工智能领域,中国的风投规模位居世界前三名。数字经济在我国经济中的比重不断提升,吸纳就业日益增加。17年3季度,仅代表性的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增加值占GDP比重已由11年的2.1%升至3.6%。我国数字经济增长较快的主要是产业数字化部分,这主要得益于网络经济的壮大,而我国网络经济的最大亮点在电子商务,17年前10月网络零售占社消零售总额的比重已达到14%,而16年以来中国网络零售总额增速在25%-35%,比美国高10-20个百分点。此外,我国在数字经济带来的新型服务和新技术领域同样超速发展,16年在线视频和第三方网络支付领域市场规模平均增速均在60%以上,移动游戏领域更是高达90%,网络广告领域也有30%以上的增长。这离不开数字产品的支持。我国智能手机出货量全球占比由11年的不足20%已攀升至17年至今的30%以上,移动电话普及率也从99年的每百人3.5部跃至16年的每百人96.2部。数字经济蓝海成就了我国大批优秀公司。15年全球前15名市值最大互联网公司中,中国占据4家,且市值占比22%,可与美国分庭抗礼。


三大动力:政策鼓励、人力资本、风投助力。为何中国数字经济发展能够“后来居上”?主因在以下三方面:首先,政府对数字经济的重视与日俱增。“十二五”规划将新一代信息技术列为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而“十三五”规划明确形成新一代信息技术等5个产值规模10万亿元级的新支柱,习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时更强调“加快建设数字中国”。其次,人力资本持续积累,工程师红利显现。目前全国高校每年毕业理工科研究生25万人,占比稳定在45%左右。科研人才培养带来学界和业界产出提升,16年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年人均工资12.25万元,在各行业中位居第一,持续的高投入、高回报形成正向反馈。数字化相关行业近来颇受高校毕业生青睐。最后,融资结构使数字经济更依赖资本市场融资。私募股权和创投成为公司上市前主要融资来源。互联网行业获得的PEVC融资额一路飙升,而数字经济也成为主要投向之一,16年IT、互联网、电信三个行业获得的PEVC融资占比已近40%,今年前10月这三个行业获得的PEVC融资已超300亿美元。横向比较看,中国在关键数字技术领域的风险投资规模同样位居世界前列。

拥抱数字经济蓝海。我们认为,18年的政策主线应该是去杠杆和补短板。而旨在提高供给效率的补短板政策将在资本层面和技术层面均利好于数字经济,相关产业发展有望提速。全球数字经济时代已经到来,未来知识密集型的信息产业将成为主导产业。中国已经投身数字经济的蓝海,未来值得期待!


1.全球数字经济时代到来

近来数字经济在全球范围内强势崛起,发展成果已走进千家万户,极大地改善了人们的生活水平,而究竟什么是数字经济?与我们生活息息相关的数字经济在全球和地区间的发展现状又如何?这些问题值得投资者关注。


1.1什么是数字经济?

一般认为,数字经济概念最早在1995年由唐· 塔普斯科特(DonTapscott)提出,早期这一概念常被认为是互联网经济或信息经济的代名词,而随着技术的不断发展,这一概念的内涵不断扩大,根据《G20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的定义,数字经济是指“以使用数字化的知识和信息作为关键生产要素、以现代信息网络作为重要载体、以信息通信技术的有效使用作为效率提升和经济结构优化的重要推动力的一系列经济活动”。

虽然对数字经济的概念定义不一,但对其特征理解却大同小异,概括起来看,主要包括“一要素二部分三基础四形态”。“一要素”是指数据成为新的生产要素,对数据的价值挖掘是数字经济发展的源泉;“二部分”是指数字经济构成包括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两部分,数字产业化主要是指信息产业,而产业数字化是指数字技术对其它产业的改造,即“互联网+”;“三基础”是指数字经济的基础设施由以往的互联网扩展到“云-网-端”三位一体;“四形态”是指经济组织形态呈现平台化、共享化、多元化和微型化。




1.2全球数字经济迅猛发展

对于全球数字经济规模的估算,不同机构意见不一,但均包含以下几点共识:一是全球数字经济发展较快,发展前景优越;二是美国和中国在数字经济规模上位居前二名;三是中国数字经济发展势头迅猛。

根据埃森哲的测算,16年全球数字经济规模17万亿美元,约占全球GDP总量的23%,而据其预测,2021年全球数字经济规模将达21万亿美元,年平均增长率约为4.3%。其中中国16年数字经济规模约1.2万亿美元,而21年预计将达1.9万亿美元,年平均增长率约为9.1%,增速领跑全球。




从结构上来看,数字技术服务成绩卓著,已在全球贸易中占据一席之地,在全球服务出口占比中,信息和通信技术服务不断提升,由02年的25%升至16年的31%。而新兴技术有着广阔的市场前景,如全球大数据市场规模呈现飞跃式的增长,11年至17年短短的6年间,由73亿美元跃至485亿美元,年平均增速高达46%。



虽然全球数字经济方兴未艾,但各地区间数字经济发展仍存在着严重的不平衡性。有些欠发达国家,其网络基础设施建设尚存在不小的短板,数字经济的发展更是无从谈起。如从互联网普及率上来看,16年发达国家已近80%,而发展中国家只有40%,仅为发达国家的一半,对最不发达国家而言(LCDs),更是只有区区16%,只有发达国家五分之一,且近来其增速存在收敛趋势,区域失衡仍制约全球数字经济发展。



2.强势崛起的中国数字经济

中国在数字经济的表现上尤其亮眼,不论从总体产出上、产品及服务创新上以及公司实力上,均取得了令全球瞩目的发展成就。

2.1经济占比提升,产业数字化加快

数字经济在我国经济中的比重不断提升,17年3季度,仅代表性的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增加值占GDP比重已由11年的2.1%升至3.6%。并且,数字经济部门吸纳的就业也日益增加,仅从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数上来看,16年已达364万人,是07年的2.7倍,年平均增速10.3%,而数字经济中私营单位更具活力,其创造的就业岗位更是远超于此,据测算,仅阿里平台15年就为社会创造3083万个就业机会。




2.强势崛起的中国数字经济

中国在数字经济的表现上尤其亮眼,不论从总体产出上、产品及服务创新上以及公司实力上,均取得了令全球瞩目的发展成就。

2.1经济占比提升,产业数字化加快

数字经济在我国经济中的比重不断提升,17年3季度,仅代表性的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增加值占GDP比重已由11年的2.1%升至3.6%。并且,数字经济部门吸纳的就业也日益增加,仅从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数上来看,16年已达364万人,是07年的2.7倍,年平均增速10.3%,而数字经济中私营单位更具活力,其创造的就业岗位更是远超于此,据测算,仅阿里平台15年就为社会创造3083万个就业机会。




根据《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白皮书(2017年)》对数字经济规模的测算,我国数字经济增长较快的主要是产业数字化部分。05年-16年,数字产业化部分经济规模增长3.9倍,但GDP占比稳定在6%-7%这一区间,而产业数字化部分经济规模大幅增长13.5倍,其在08年就已超过数字产业化的经济规模,占GDP比重更是从05年的7%加速攀升至16年的23%。



2.2网络消费成亮点,服务技术超速度

我国数字经济中产业数字化部分的较快增长得益于“互联网+”战略的实施,17年2季度,我国网络经济营收规模达4710亿元,同比增速35%,而其中移动互联网表现突出,营收规模达3416亿元,占比约为72.5%,同比增速高达48%。

而我国网络经济的最大亮点在于电子商务的发展。不论城市农村,不论男女老少,网络消费作为零售消费的新形式在我国得到广泛的认同和普及。16年以来,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累计同比增速维持在8%-9%左右,网络零售累计增速则在25%-35%这一区间,增速约是社消总额的2.8-4.4倍。17年前10月,网络零售占社消零售总额的比重已达到14%。即使同数字经济发达的美国相比,我国也有明显优势,16年以来美国网络零售总额增速在14%-15%,仍比我国低10-20个百分点。




除电子商务领域外,我国在数字经济带来的许多新型服务领域也保持着较快的增长。16年在线视频和第三方网络支付领域市场规模平均增速均在60%以上,移动游戏领域更是高达90%,网络广告领域也有30%以上的增长。在数字经济技术领域,我国的发展速度同样不容小觑。16年我国大数据市场规模增速高达62.4%,云计算和物联网市场规模增速也普遍在25%以上,数字经济发展如火如荼。



数字服务和数字技术的推进离不开数字产品的支持。我国智能手机出货量全球占比由11年的不足20%已攀升至17年至今的30%以上,超过我国在世界人口占比10个百分点左右。而我国移动电话普及率也从99年的每百人3.5部跃至16年的每百人96.2部,基本达到人手一部的水平。数字产品的普及不仅带动了数字制造业的销售和利润增长,也构建了数字经济发展必要的基础设施。



2.3优秀公司涌现:规模强,成长快

数字经济的蓝海成就了我国一大批优秀公司。根据KPCB的玛丽·米克尔(Mary Meeker)统计,1995年前15名市值最大互联网公司中,美国占据13家,市值占比85%,且其中无一家中国公司,而到了2015年,虽然美国依然占据绝对优势,但中国公司已能够分庭抗礼,前15名市值最大互联网公司中,中国占据4家,且市值占比22%,开始蚕食美国份额。




除上榜公司之外,我国数字经济中还有一批发展速度极快的公司紧随其后,像新浪、微博、迅雷和网易等中概股公司,16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速均在15%以上。更不用提我国还有已覆盖ICT全产业链的科技巨头华为,在四五千亿的销售收入水平上15年和16年仍保持着30%以上的增速。



3.三大动力:政策鼓励,人力资本,风投助力

横向比较来看,中国数字经济发展规模和速度均已处于全球领先水平。以互联网行业为例,2016年中国互联网用户已达7.1亿人,位居全球第一,遥遥领先排名第二的印度(4.6亿人);互联网消费规模高达9670亿美元,仅次于美国(1.13万亿美元),是第三名德国(3520亿美元)的3倍;互联网行业增加值占GDP比重6.9%,位居全球第二。而考虑到中国互联网用户普及率仅52.2%,不仅低于G20中发达国家的均值85%,也低于新兴市场国家中的俄罗斯、阿根廷,未来中国互联网市场潜力依然巨大。




为什么全球范围内,中国数字经济“后来居上”?除了人口基数、潜在市场较大外,我们认为还有以下三个方面的原因。

3.1政策鼓励:从战略新兴产业到建设数字中国

一是政策鼓励,政府对数字经济的重视与日俱增。“十二五”规划中,将新一代信息技术列为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而“十三五”规划中,更是明确提出,形成新一代信息技术等5个产值规模10万亿元级的新支柱。

李克强总理在15年初全国两会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首次提出“互联网+”行动计划,在7月签批并由国务院印发《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并在15年底世界互联网大会上表示,中国正在实施“互联网+”行动计划,推进“数字中国”建设。而发改委也在16年5月印发《“互联网+”人工智能三年行动实施方案》。

而随着我国开始更多从经济视角观察数字化问题,数字经济开始升温,在16年的世界互联网大会、G20杭州峰会、中央政治局网络强国战略集体学习、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等重大场合,数字经济都大放异彩。今年3月,数字经济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而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就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第二次集体学习时强调,应审时度势、精心谋划、超前布局、力争主动,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加快建设数字中国。




3.2人力资本:工程师红利显现,正反馈机制形成

二是人力资本的持续积累。虽然中国劳动人口总量在13年前后见顶回落,人口红利逐渐消失,但工程师红利的效果逐渐显现。目前全国高校每年毕业的理工科研究生总数已上升至25万人,占总研究生毕业生人数比重稳定在45%左右,而招生人数更是上升至30万人。各高等院校和研究机构正不断为业界持续输送技术人才。




大量科研人才的培养首先是在学术界形成产出。以“深度学习”、“深度神经网络”领域为例,根据《美国国家人工智能研究和发展战略计划》,14、15年中国在这一领域的学术文章发表数量、被引用次数均已超过美国并跃居世界第一。



其次是在产业界形成产出。从最新数据看,16年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年人均工资12.25万元,在各行业中位居第一。而从就业来看,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过去十年就业人数年均增速11.3%,仅次于房地产业(11.9%)和建筑业(11.6%)。



而持续的高投入、高回报正不断形成正向反馈。数字化相关行业不仅持续产生大量就业需求,也成为近几年来最受高校毕业生青睐的热门行业。根据智联招聘《2016年秋季中国雇主需求与白领人才供给报告》,求职需求最多的十大行业中,数字经济相关行业占据三席,其中互联网超过金融、地产,位居第一。



3.3资本市场:PEVC持续为初创企业输血

数字经济更依赖资本市场融资。而从融资结构看,传统工业多为重资产属性,具备抵押品,因此较易获得银行融资。而人力资本和创新,更多体现为无形资产和轻资产,缺乏抵押品、银行放贷较为有限,更多是依靠资本市场来获得融资。




而在正式登陆股票市场前,私募股权和创业投资成为企业融资的主要来源。互联网行业获得的PEVC融资额,从11年的27亿美元,一路飙升至16年的162亿美元,今年前10个月已经达到197亿美元。而数字经济也成为PEVC投资的主要投向之一,16年IT、互联网、电信三个行业获得的PEVC融资占比也已接近40%。



2016年中国对关键数字技术的风险投资位居世界前三,其中金融科技领域投资额为世界第一,虚拟现实、自动驾驶、可穿戴设备、教育技术、机器人与无人机以及3D打印等领域投资额均为世界第二、仅次于美国。



4.拥抱数字经济蓝海

供给侧改革是短期内主导中国经济的核心政策,而政策主线则经历了从14/15年降成本、16年的产能,到17年去库存的轮动。我们认为,18年的政策主线应该是去杠杆和补短板。其中补短板旨在提高供给效率,从而增加经济增长潜力。而无论是资本层面的发展资本市场,还是技术层面的鼓励创新,都意味着数字经济发展有望提速。




回顾以往,我们从农业经济时代迈入工业经济时代,与之相应的是,核心生产要素从土地和劳动力转为资本和能源,主导产业从劳动密集型的农业转为资本密集型的工业。现如今,全球数字经济时代已经到来,未来知识密集型的信息产业将成为主导产业,中国已经投身数字经济的蓝海,并激流勇进,而未来也充满期待!



结语:

蓬勃发展的数字化技术正在不断改写现有格局,重构行业价值链。数字化带来的创造性颠覆将席卷全球。在中国,由于传统行业效率低下、新技术和业务的商业化潜力巨大,这一转变在中国将显得尤为迅猛和激烈。随着数字化的推进,中国经济将变得更具活力。相信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将有能力参与到全球竞争中去,甚至可以出口“中国制造”的数字商业模式。从一些传统的衡量办法来看,目前中国的数字化程度在全球仅位居中游。但是,考虑到中国非常活跃的行业动态及消费市场,其数字化发展前景十分广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