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请稍后..

首套房贷款平均利率同比去年涨幅达22.15%!

发布日期:
2018-03-15
浏览量:
81872

6d71-fyscsmv7223047.jpg

    

    最近,最新的报告显示:

    2018年2月,全国首套房贷款平均利率为5.46%,同比去年2月涨幅达到了22.15%!

    什么概念呢?

    以现在全国首套房贷平均利率5.46%贷款100万元、30年等额本息还款计算,仅利息就需要偿还约为103.50万元,而在去年同期所需要偿还的利息约为81.76万元,一年内利息支出就多了21.74万元。

    真是令人惊叹。好不容易看到房价暴涨熄火,甚至有些地方总价还能微降几万,没想到房贷又要多掏几十万。

    想买个房,却看到了各种各样的收割姿势,也成了很多人难以迈过的坎。

    消灭中产,穷人希望在哪里

    高房价让中产变成噩梦。

    在房价面前,所有行业的利润指数都黯然失色,所有个人的努力加薪都苍白无力。房市猛于虎,这里没有温情,不相信眼泪,只剩冰冷的数字一往无前。

    从2006年到2017年,北京纯商品住宅价格从7877元/㎡涨到43839元/㎡,房价足足增加了5倍多!而还只是官方的统计数据,真实的上涨幅度一定更加惊人,核心区域房价十年上涨十倍也并不稀奇。

    十年一晃而过,有人庆幸自己当年果敢出手,如今资产翻了几番笑看潮起潮落。而对于没有买房的人来说,这却是一场无法忍受的惊悚之旅。

    十年前,有一个男人毅然以60多万元卖掉了自己在南山的房子,拿着这笔钱去创业,经过十年努力打拼,公司走上了正轨,赚到了400万元纯利润,然后他用全部利润再加上部分银行贷款,把自己当初卖掉的那套房子又买回来了,毕竟小孩要上学。在深圳,明明可以买房致富,他非要装逼创业!

    结果倒好,十年奋斗赶不上房价升天,还白白搭进去了十年青春!当然也不能全怪他傻,回头再看,这些年来狂奔的房价,实在太过逆天!

    畸高的房价让穷人早就绝望了,他们连梦想的资格都没有,而中产是房地产的最大消费者和最刚需的人群。他们所处的地位很尴尬,拼一拼咬咬牙差不多也能买套房子,然后就是背负沉重的房贷,失去了生活的色彩。他们不敢放松,不敢任性,为银行打工,为政府打工。即便房价继续上涨,这对于他们来说也只是一个虚妄的数字,并不比一顿饭来得实在。

    但大家还是抢着买房。现在一线城市房价疯涨后产生的社会恐慌,本质上变成了一种对房价上涨而导致的“阶层锁定”的恐慌。很多人担心,自己现在买不起房,以后就再也买不起了,在一线城市,可能再也无法突破现在的社会位置了。而且还会通过财富、教育机会把它传递下去,传到二代身上,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无论是阶层固化,还是身份剥夺,这些都让人感到无比恐慌。

    划定阶层,房价否定努力

    阶层就是那一笔首付。

    买不买房子、买什么样的房子,选择的一步之差,可能导致今天身家财产相差十倍、几十倍以上。大城市里是否买得起一套房,可能让同一起点的两个大学生在毕业十周年的聚会上,资产判若霄壤,成了两个阶层。

    这事我深有体会。我有两个同学,甲毕业后进入证券公司上班,兢兢业业,真的做到了把办公室当作自己的家,每天起早贪黑,就为了早点在职场上混出头来,这劲头我非常敬佩。有时候出差赶项目,忙起来只睡三四个小时也很正常。几年过后,也确实升了主管涨了薪,贷款在上海买了一套七八十平的房子,算是完成了自己的一个小目标。但买了房子后,生活就变得紧巴巴的,出来聚个餐都很难约了。

    而乙就幸运多了,他的家境好一些,刚毕业不久家里就帮他贷款买了一套一百多平的房子,吃上了这波房价上涨的红利。虽然他在国企干财务,每天朝九晚五,工资也不高,但是他在房子这事上并不需要承担太大的压力。这两年孩子长大了要上学,他索性就把大房子卖了换了两套小点的房子,还有一套学区房。

    很努力,但甲工资上涨的速度依然跑不过房价上涨的速度,最后终于凑出了首付,但生活从此变得紧张。而乙很幸运地省下来这么多年来的房子溢价,工资少点又算什么呢?

    房子,成为了参与阶层向上流动的入场券。有了这个入场券,你才有机会跟着资产价格飙升的风口,从小房子置换成大房子,从区普通到市中点。

    最近魔都的买房者很多都是置换客。出一套,入一套,自己承担的是税费和多出来的面积费用,用贷款对付过去。比如卖一套30几平米的,入一套80平米的。然后他的上家卖一套80平米的,入一套120平米的。上家还有上家,卖掉120平的中环房,入了套郊区别墅。而真正需要自己攒钱出首付的,可能只有最后的下家。四套房子的买卖,全靠最底层资金进入以及贷款,这就是一整套的食物链。

    对于一个纯靠自己的小白领来说,首付就是一道门槛,跨过这道门槛,你才有资格来玩这个游戏。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城市,你付起了一套房的首付,可能一只脚就迈入了另一个阶层。

    而没有房子,便永远是无产阶级,手中可怜的那点货币在房价蹭蹭蹭上涨中实际上在快速贬值。现在买不起,以后更买不起。有房者和无房者,实际上就是有产阶级和无产阶级。而房价的上涨,使得阶层间的壁垒更加坚不可摧。

    当房价和工资之间的比例越拉越大,年轻人的努力和奋斗显得苍白无力,这时又有什么梦想可言?

    现实凶残,财富掠夺时代

    从改革开放以来,我国三十余年的经济发展出现了天量的上流机会,巨额的新增财富让无数无产阶级实现财富累积和阶层晋升,并在大中城市逐渐形成了一批数量可观的中产阶级。与此同时,不同的社会利益群体也隐然出现。

    而当社会财富的增长远远小于货币数量的增长,每一次货币超发都是对货币持有者的财富掠夺,并以此形成了财富的平移再分配。财富由中西部/东北向东南沿海转移,由三四线城市向一二线城市转移、由货币持有者向资产持有者转移。

    从2010年之后开始的房价上涨主要体现为货币现象。2010年之前中国经济增速基本处在上升通道中,2011年经济下行,一直延续至今,但是货币增速依然较高。水涨船高,房价汹涌。

    而当中国城市房价分化,一二线城市房价暴涨让其持有者财富膨胀,并由此形成了“有房”和“无房”两个阶层,没房的这辈子似乎已无财富翻身的机会,买房演化成一二线城市的家庭财富保卫战。

    经济发展到今天,快速增长已渐远去,L型经济渐成常态,不同的利益集团已然形成并进入利益博弈阶段,社会阶层也有固化的趋势,阶层晋级的机会也在变少,这也是许多国人焦虑的原因所在。

    不过说起来,伪砖家还真没有见过哪个国家,一套房子就能够决定社会的阶层,影响几代人的命运。而当工资上涨的速度无法追赶房价,工匠精神又有谁去精湛?当阶层上流的路被堵死,我们又怎么诉说孩子们接受教育的意义?